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冷王,你被捕了! 绝尘客栈(此章免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车经过繁华街道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零星细雨。

  鱼初笙掀开车帘看了看,外头苍茫茫的一片,烟青色一直蔓延至远山处。

  “下的大不大?”感觉有风吹了进来,正在假寐的洛云清突然问。

  “不大不大,一会儿还可以逛逛街再去客栈。”鱼初笙温声回答。

  “娘亲,那我可不可以吃一串糖葫芦。”洛玄笙顺着鱼初笙掀开的口子,看着外面的闹市,一脸期待。

  “就知道吃!”洛玄初顶了一句,被洛云清瞪了一眼。

  “娘亲你看哥哥,又说我!”洛玄笙委屈兮兮的。

  鱼初笙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着道:“好了好了,哥哥跟你闹着玩呢,娘亲一会儿就给你买糖葫芦。”

  郅州。

  这是一座人口少的小城,这一年一家四口去了很多地方,过得逍遥自在。

  买了东西之后,开始找入住的客栈,准备在这里游玩几天。

  古色建筑物隐在雨雾里,散发着一种朦胧美。

  有人道:“绝尘客栈出事了,还是不要入住的好。”

  鱼初笙心里,荡起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抬头,他们正停在绝尘客栈处。里头有官府的人,正在对客栈里的人进行排查。

  鱼初笙来了兴致,洛云清依着她,跟她一起进了客栈。

  “人绝非是我和我夫君所害。”清丽而又冷静的女声,让鱼初笙和洛云清都怔了一下。

  抬头望去,穿着素色衣衫的女子眼底一片清冷,不卑不亢地跟官府的人周旋。

  “尸体是在你们客栈发现的,桌子上摆着你们客栈的食物,经过检查,死者确实中了毒,而你们的饭菜里,也有毒,你们还想抵赖?”

  鱼初笙往前走了几步,道:“谁说这样就足以证明凶手是他们夫妇了?”

  无尘听见声音,猛的抬起了头,已经叫出了声:“鱼姑娘,六……”

  那个六殿下还没叫出来,已经被鱼初笙的的一个眼神给打回去了。

  原来这家客栈是无尘和她的丈夫开的,生意一直很好,客人总是络绎不绝。

  但昨天晚上,这里入住了一个中年男子,本来是好好的,今天早上,却被发现死在了客房里,男子昨晚点过菜,没有吃完,还在桌子上,经过官府的人检查,里面下了毒,而男子确实是中毒身亡。

  从男子的包袱来看,他应该是外地人,这里不应当有他的仇家,衙役发现男子包袱里没有一点盘缠,因此推断无尘和她的丈夫是谋财害命。

  鱼初笙瞧了一眼负责办案的捕快,一看就是个不认真的,想抓紧了事。

  往无尘旁边看,站着一个挺拔的男子,看起来温文尔雅。

  想必,她终于找到她的归宿了。

  “娘亲,你不是说,办案的时候,要先去现场看吗?”洛玄初仰着头问。

  鱼初笙摸了摸他的头,对着捕快说:“我保证一个时辰内破了这案子,现在请让我去现场看看。”

  听无尘的描述,鱼初笙已经猜到了几分了,不是什么大案子。

  捕快本来想拒绝的,但看到洛云清站在那里,犹如一座雕像,莫名的有种压迫感,竟然点了点头。

  这是一间靠街的房间,打开窗子翻出去是个露台,还可以看到对面的“徐家客栈”四个大字。

  方才他们过来的时候,外头也围了许多看热闹的客人,鱼初笙也稍稍注意了下,有一个衣着稍微上档次的人,仿佛有些幸灾乐祸。

  别人都在议论,不相信绝尘客栈会出事时,他却说,这绝尘客栈住不得了。

  鱼初笙回想完,又去看窗外,昨夜也下雨了,露台上面还有残留的水渍。

  “娘亲,那是脚印!”洛玄初道。

  虽然有水渍,也不妨碍那脚印的轮廓。

  “娘亲,你看,这里还有碎衣服片儿。”洛玄笙也参与了进来。

  窗台外摆放了盆铁树,上面钩挂着很小的碎衣服片。

  鱼初笙欣慰地朝两个小鬼笑了笑。

  又绕到床边看了看,下面有一些细屑。

  鱼初笙沉思了一会儿,道:“死者今早是在离门很近的地方被发现的吧。”

  那捕快虽然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

  “死者的包袱呢?”鱼初笙问。

  捕快递过来了一个包袱,见几面是一些换洗衣物,还有几本经书,没有值钱的东西,甚至连银子都没有。

  “咦,娘亲,这个是钥匙吧。”洛玄笙捡起从包袱里抖掉的钥匙说。

  鱼初笙接过来看了看,上面赫然印着一个“徐”字。

  “这种钥匙一般是客栈给房间配备的。”洛云清也看了几眼,道。

  无尘和她的丈夫也回答:“是的,不过我们客栈的钥匙不是这样的。”

  鱼初笙笑了笑,结合所有线索,她已经明白了。

  “无尘,昔日你帮我生下孩子,今日我和这两个孩子,也算是报答你了。”

  说罢,鱼初笙对捕快说:“你去抓人吧,凶手就是对面客栈的老板,昨日死者应该是现在他家办理了入住,但可能闹了什么矛盾,死者又来到了这家客栈。凶手可能一早就看中了死者的财物,再加上绝尘客栈经常抢他家的生意,他就起了杀心,他潜过来,趁死者睡着往死者嘴里塞了毒药,死者被弄醒以后,要求救,但是走至门口已经毒发身亡,凶手见桌子上有未用完的食物,就在里面也下了毒药,以嫁祸绝尘客栈,他走的时候又带走了死者的财物。”

  床下面的细屑就是凶手给死者塞毒药时留下的。

  而死者包袱里徐家客栈的钥匙足以说明,死者最先在徐家客栈定了房。

  “娘亲,你太厉害啦!”洛玄笙洛玄初齐声道。

  那捕快这才反应过来,愣了半天,才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跟我抓人去!”他叫了一声。

  “谢谢你,鱼姑娘,六殿下,这位是我的夫君,凌一绝。”无尘道。

  凌一绝朝他们礼貌地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都长这么大啦?”无尘道。

  “是啊,八年都过去了。”鱼初笙道。

  “当初多亏了你了。”鱼初笙又道,笑了笑。

  “不,你不知道,是你的勇敢,让我也也想试一试,去做自己。”

  话题似乎陷入了无限循环。鱼初笙眨了眨眼睛:“快为我们办理入住吧。”

  (有人说想看无尘的番外,但……她一直就是个打酱油的,从男打酱油的,变成了女打酱油的,实在没啥写,只写一个结局吧,你们说我敷衍,再加上我一直想为鱼初笙和洛云清写一个单独的番外,所以……我就……写了个案子……嗯,希望你们喜欢。

  这一次,真的要跟你们说再见了。

  陪你们走到这里,真是幸甚至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