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妃忽然被处置一事,引起了朝廷的轩然大波。

  王家才刚刚倒台,文妃就出了这种事,据说是毒害十七皇子,包藏祸心,然而谁也不敢肯定这是不是龙腾跃借此机会收拾文妃。

  不管如何,文妃忽然被处置,都给了所有人一个警示,那就是太子虽然倒台,可四皇子同样不被看好!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十皇子龙行天身上。

  然而,此刻的四皇子龙御维却没有那些心思了,他听闻文妃被处置,慌里慌张地进了宫,此刻的文妃正被放置于广场中央,她的几个宫女被吊了起来,龙腾跃甚至派了人将文妃的宫殿里的东西全部搬了出来,并在其中找到了一颗醉生梦死的毒药。

  人心惶惶不安,龙御维看着文妃那失去了平日里的嚣张气焰的颓废模样,立刻跪在了龙腾跃面前,焦急地大喊,“父皇,求求您放了母妃吧,母妃一时冲动,害了十七弟,然而母妃这一切都是为了儿臣,儿臣愿替母妃受过!”

  龙腾跃冷冷地看了龙御维一眼,蹙紧眉头,“你起来,这件事与你无关!”

  “不,这件事是儿臣做得,是儿臣害得十七弟,和母妃无关,求父皇开恩呢!”龙御维跪着朝龙腾跃跑去,抱住龙腾跃的腿大哭,“父皇,您要惩罚就惩罚儿臣吧!求求您,放过母妃吧!”

  龙腾跃眼眸一沉,盯着龙御维那张哭得不能抑制的脸,不由一阵恼怒,这就是他龙腾跃的儿子,当众哭成这样,还当不当自己是皇子了?

  一脚把龙御维踹开,龙腾跃冷哼,“来人,把四皇子带去御书房,文妃打入冷宫,这几个宫女,全部杀了!”

  齐芳菲是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她微微皱起眉头,总觉得龙腾跃最近越发嗜杀,从太子一党的覆灭,再到文妃,不知道文家会如何?

  龙御维被人拖到了御书房,他想到自己的母妃,就是一阵伤心。

  这龙御维其实并没有太子那么大的野心,只不过文妃一直和当初的王皇后作对,并且撺掇他和太子争夺,龙御维这才开始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然而,龙御维这几日却是彻夜难眠,去年的三皇子,今年的太子,这前后一年时间内,龙腾跃处置了多少人?他觉得心里惶恐难安,甚至于打算退出了!

  只不过,这件事一开始就没有退出的可能,从文妃到文家,上下都在逼迫着他,令他不知如何是好。直到今天……文妃终于出事了!

  龙御维在御书房内想来想去,越发不安,看到龙腾跃进来之后,慌忙跑向他跪在他面前,“父皇,儿臣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争了,只求父皇饶了母妃吧!”

  龙腾跃一愣,不管是最初的三皇子,还是太子,他们在皇位和亲情上面,都作出了令人失望的决定!不,不应该称之为失望,因为龙腾跃自身为了这个位置,也是差点将亲情都抛弃了。

  而今日文妃确实是让龙腾跃极为生气,恨不能立即杀了她,但是龙腾跃却没想到龙御维竟然会为了她求情。

  “老四,你该知道,你母妃心狠手辣,麒儿那孩子天真活泼,朕极为喜爱,但是朕不糊涂,你母妃连这么小的孩子都敢伤害,朕如何能放过她?”龙腾跃厉声一吼,愤怒地说,“朕的女儿多过儿子,你也该清楚!你母妃这次做得太过了!”

  龙御维面色一变,想到龙腾跃对文妃的处置,竟是打入冷宫!冷宫是什么地方,龙御维就算是没有去过,也十分清楚!因为先前的王皇后就因为在冷宫呆了一段时间后疯了,文妃和王皇后没什么两样,她们都极为骄傲,龙御维担心文妃会受不了。

  “父皇,儿臣知道母妃做得太过了,然而母妃也只是因为儿臣才会犯下这种错误,一切都应该由儿臣承担!”龙御维一脸痛苦地说,“因而,儿臣想去山东!”

  “你要去山东?”龙腾跃惊愕地看着龙御维,山东那个地方极为平困,时常有些人闹事,一般人是不愿意去那个地方的!龙御维忽然提出要去山东,看来是真的决定放弃了!

  “还请父皇成全!”龙御维一脸肃穆地说。

  “你真的做好决定了吗?”龙腾跃冷冷地问。

  “是,儿臣已经做了决定了!还请父皇网开一面,不要将母妃打入冷宫!”龙御维心疼地说。

  龙腾跃见龙御维已经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去吧!”

  挥了挥手,示意龙御维离开,龙腾跃才疲惫地靠在椅子上,年纪大了就想要儿孙满堂,然而几个儿子先后为了这个位置你争我夺,难道这个位置就真的那么好么?

  曾经的龙腾跃也和他们一样,然而渐渐地,龙腾跃才觉得这个位置让人失去了太多东西!

  哎……

  “皇上!”喜公公见龙御维离开,赶紧跑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喊着。

  “喜贵啊,朕老了啊!管不动他们了!”龙腾跃长叹一声,“哎,拟旨,四皇子龙御维为文妃求情,贬文妃为美人,从此以后……让她自己安分点!”

  喜公公诧异地看了龙腾跃一眼,四皇子做了什么,竟然能让龙腾跃改变主意?

  当然,他是不会问出口的,收回了诧异的表情,出去宣旨,于是文妃已经成了过去式。

  翌日的早朝,龙御维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请旨去山东,文家大力反对,奈何龙御维坚持,于是龙腾跃封龙御维为镇东王,驻守山东。

  龙御维甚至不曾向文美人和文家人道别,当日就带着几个随从离开了京城,令人一阵唏嘘。

  随着龙御维的离开,几个皇子中唯独能够担当大任的就是龙行天。

  龙腾跃册封龙行天为太子,并且将太子册封大典安排在几日之后,皇宫中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之中。

  往事,仿佛随风而去,再也没人提及!文家人也安静了下来,没了龙御维,他们再怎么蹦跶都没用。

  ——

  太子的册封大典选择在天坛举行。

  距离龙腾跃上一次出现在天坛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上一次祈雨的事,充分证明了龙腾跃就是真命天子,故而这一次的太子册封大典吸引了众多的百姓参观。

  百姓们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坏心思,他们不过是瞻仰龙腾跃和龙行天的风姿。

  然而,百姓们太多,为了彰显皇帝和太子的仁慈,又不能将他们赶走,因而那一日,侍卫倍增,龙御宁和韩行睿更是共同担任起保护他们的重任。

  这一日,天坛四周人潮涌动,祭坛上,龙腾跃一身明黄的龙袍,显得格外威严,他带着文武百官举起三根香,祭拜上苍和先祖。

  龙御宁和韩行睿将所有侍卫都部署好,这才站在远处看着册封太子。

  “哎,终于快要结束了!”龙御宁看着这一幕,感到十分欣慰。

  韩行睿点了点头,却是一脸凝重,“别忘了前太子还没抓到,很有可能会在今日出现!”

  龙御宁自信地笑了笑,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两人一直在四周巡逻,却不知道前太子龙御世并没有出现在这个地方,他不是笨蛋,更非傻瓜!今日这里这么多人,他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不会讨到任何好处,因而他绝不会以卵击石。

  龙御世现在最恨的就是韩行睿,当初以为韩行睿真的被关进了天牢,岂料那不过是一场戏,因而在他们冲入皇宫的时候,本来是有机会杀了龙腾跃的,最终却因为韩行睿的出现,使得他功亏一篑。

  龙御世现在就是丧家之犬,他也不会去以卵击石,但是他要报仇,要韩行睿痛苦一辈子。

  如何才能让韩行睿痛苦一辈子?那就是去杀了春慕锦,不,他不仅仅要杀了春慕锦,还要当着韩行睿的面毁了春慕锦。

  情绪已经接近崩溃的龙御世设计好了一切,就等着抓住春慕锦了。

  春慕锦最近还一直住在春家,因为养胎,所以不曾出过门。

  雪莲和雪雁毕竟嫁了人,所以还是各自回了府,伺候春慕锦的就是雪云等四个人了。

  正如韩行睿所想的,春慕锦也认为龙御世为出现在天坛,因而她一直显得很不安。

  “夫人,外面有人给您送了一封信!”雪云忽然拿着一封信进来,递给春慕锦。

  春慕锦疑惑地看了雪云一眼,奇怪地接过信,“什么人送来的?”

  “一个小孩子,说是一个老婆婆让他送的!”雪云摇了摇头,她也不清楚究竟有谁会给春慕锦写信。

  老婆婆?

  春慕锦一脸疑惑,打开信一看,竟然是许久不曾提及的春慕月送来的,原来春慕月母女如今已经沦落到做乞丐的地步,两人给春慕锦写信不过是要让春慕锦见一面!春慕月甚至于威胁春慕锦,若是她不去见她们母女,她就会找上春府。

  春慕锦蹙紧了眉头,一脸不悦!

  这春慕月母女久了没出现,到现在还出现来作怪!

  其实春慕锦并不怕她们母女上门闹事,然而春慕月毕竟是春泽海的亲生女儿,春泽海当初虽然赶走了她,然而这些年偶尔也会提及春慕月,到底是他的亲骨肉。春慕锦担心春慕月若真的找上门来,会让春泽海记起过去,也无端地惹出更多事情。

  “夫人,她们怎么还要找您啊?不如就送些银子给她们算了!”雪云也看到了信里面的内容,想起春慕月母女现在的模样,就是一阵恶心,根本不愿意春慕锦亲自去见她们。

  春慕锦当然也不愿意见到春慕月母女的,然而她也没有办法,谁让她们以此威胁呢?

  “算了,既然她都邀请我了,我就去看看吧!”春慕锦懒洋洋地说。

  “可奴婢总觉得她们不怀好意!”雪云可没忘记早春时,春慕月母子去韩府闹事,当初她们两人可是不遗余力地抹黑春慕锦呢,这一次前去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春慕锦唇角露出一抹冷冷地笑,“她们肯定是不怀好意的,可我若是不去,她们也会想其他办法搅得我们全家不安宁的,不如一次性说清楚的好!”

  雪云只能赞同地点点头,“那还是带着雪晴雪依还有雪寒去吧,她们三人有武功,若是她们母女有什么阴谋,也能及时救您!”

  春慕锦轻轻抚摸着肚子,她终于有了孩子了,说什么也不能有一点闪失,因而,她不会说不用了,反而因为前世的记忆格外慎重,“也不知道她们会有什么阴谋,再找些暗卫来吧,决不能伤害了肚子里地孩子!”

  雪云点点头,跑出去就安排了许多人暗中跟着春慕锦。

  春慕锦出府前给龙绿萍提及了春慕月的事,龙绿萍虽然十分担忧,却还是认为春慕锦前去没错,但还是不停嘱咐她一定要小心云云。

  按照信中所写,春慕锦来到了城东一家饭馆之中,这家饭馆十分隐秘,才走入其中就有一种腐朽的气息,令人作呕。

  春慕锦看到春慕月母子站在饭馆的门口,一脸焦急地朝外看着。这对母女如今都胖得不得了,春慕锦眼中闪过些许疑惑,不都成了乞丐了么?怎么还这么胖?不应该瘦下去才对么?

  尤其是两人神色之间的焦急,也让人觉得十分怪异,可春慕锦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儿有问题。

  “夫人,不如奴婢前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雪晴站在春慕锦旁边,冷冷地说。

  春慕锦微微拢起眉头,轻轻摇了摇头,“还是先在这里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雪晴几人只好点点头,只是几人没想到正在她们想先观察清楚的时候,四面忽然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张力,雪晴三人顿时冷了脸,站在春慕锦身边,将她保护在其中。

  不多时,十多个黑衣大汉冲着他们打来。

  春慕锦却丝毫不显紧张,她今日也算是有备而来,本来只是想看看春慕月母女究竟想做什么,如今看来,她们却是另有目的。

  暗卫还未动手,因为雪晴三人尚且能够应付。

  只是,正在春慕锦思考春慕月母女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她目光敏锐地看到春慕月母女忽然对着一个男人恭恭敬敬地弯了弯腰,那男人……

  春慕锦半眯着眼仔细打量那个男人,而那个男人背对着春慕锦,令春慕锦看不清楚。

  不想,那个男人忽然转过头来,一脸诡异地看向春慕锦!

  春慕锦吓了一跳,因为那人赫然是失踪已久的前太子龙御世。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春慕锦微微拢眉,十分惊愕。

  春慕锦脑子一动,很快就明了了过来,这龙御世只怕知道自己去搅乱太子的册封大典没有胜算,所以就来找她的麻烦了!

  龙御世看着春慕锦身边的三个丫鬟,不得不承认她们的武功不错,然而他带来的人不少,迟早会把春慕锦抓住的。

  春慕锦双手微微一动,却是给了暗卫们一个命令,外人不懂,可暗卫却是明白的,不多时暗中窜出来许多人,他们都蒙着面,各个武功卓绝,目光精烁。有几个已经朝着龙御世跑去。

  龙御世面色一变,慌忙逃开,才发现自己找的这个地方根本无路可退,只好抓住春慕月母女挡在自己前面。

  春慕月母女本来不过是想着帮前太子这个忙,可以除掉她们的心头大患,这下子却没想到春慕锦早有防备,她们却成了待宰的羔羊,不断挣扎。

  这两母女如今就是两个大胖子,那身材虽然肥硕的难以动弹,可力气也是惊人的大,两母女齐心协力抓住了龙御世,三人抱作一团,开始掐架。

  春慕月母女觉得她们被龙御世利用了,上当受骗的两人是绝对不会放过龙御世的,而龙御世何曾被女人欺负到这个份上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更是恼羞成怒。

  当然,春慕锦带来的暗卫是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的,他们自然认识龙御世是谁,自然不可能放掉抓住他的机会,所以,除了几个人去保护春慕锦以外,其余的暗卫全部都向龙御世攻去。

  龙御世身边还是有一些能人异士的,他们拼死抵挡来自暗卫的攻势,只可惜龙御世自己是个不争气的,这会儿正和春慕月母女打得昏天暗地。

  春慕锦只护着自己的肚子,冷眼看着那可笑至极的一幕,看着春慕月母子被打得浑身是伤,看着龙御世狼狈不堪,她没有丝毫同情心,这些都是他们自找的。

  “去把他们拉开吧!春慕月母女不用去管她们了……至于前太子,我想皇上定然想见一见他的!”春慕锦冷冷地吩咐。

  春慕月母女到现在还在起坏心眼,未免真的太不将她春慕锦放在眼中了。

  “夫人,她们今日有这种坏心思,以后还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呢!”雪晴站在春慕锦身旁,目光冰冷地看着春慕月母女。

  “那你说该怎么办?”春慕锦扬了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雪晴。现在才发现雪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看着冷冷的,可是似乎很喜欢整人呢!

  “最近我们又来了一个零,她……和雪灵差不多一样的,因为雪灵背叛了主子!所以主子又让人培养了一个零,这个零正好需要人试一试她制作出来的毒药!”雪晴冷冷地看着春慕月母女,“这个零试验毒药的时候不喜欢别人看着,所以夫人请放心,一定不会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儿!”

  春慕锦垂下眼眸,不作回答,却也没有反驳。

  雪晴知道,春慕月母女毕竟是她的亲人,她当然不能做决定,一旦被人知道了,一定会说她心狠手辣,连自己亲生姐姐都不放过!因而,雪晴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不过,这件事过后,春慕月母女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再也没人知道她们究竟去了哪儿……

  ——

  且说太子的册封大典上,除了人群有些拥挤以外,还真的是什么事都没发生,龙御宁和韩行睿一直紧绷着神经,最后却什么事都没有,那种郁闷可想而知。

  当龙腾跃和龙行天被安全送回了皇宫时,韩行睿就得到消息,前太子被抓到了。

  韩行睿一阵奇怪,最后才知道龙御世竟然想用春慕锦威胁他,结果被暗卫抓住了。韩行睿一阵恼恨,恨不能暗中弄死龙御世算了。

  当然,韩行睿不会这么做,他只是回去把龙御世带进皇宫交给龙腾跃而已。

  龙御世这会儿简直就是一猪头,那张脸被春慕月母女打得惨不忍睹。他一面痛呼,一面忐忑不安,终于在看到龙腾跃的那一刻吓得跪在他面前,大哭,“父皇,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知错了,求父皇饶了儿臣吧!”

  龙腾跃冷冷地看着龙御世,这个他曾经一直用心培养的儿子,竟然是这样软弱无能?

  龙腾跃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的韩行睿,无奈地挥了挥手,“子信,你先回去休息吧,最近你也累了,多休息,多陪陪锦儿,朕要和这个孽子单独谈谈!”

  韩行睿恭敬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走出皇宫,韩行睿忽然觉得疲惫极了,连日来他都在龙腾跃周围保护他,始终不敢合眼,如今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全身上下的疲惫感顿时涌了上来,尤其是内心的疲惫,更令他觉得自己不是十几岁的人,而是已经七老八十了。

  韩行睿苦笑了一下,他如今年纪轻,竟然会有这种想法,倒是和一般人的想法不同。

  韩行睿本想着往将军府走,走到一半才想起来春慕锦如今是在春府里住着,一想到今天春慕锦有可能会有的遭遇,韩行睿就一阵惶恐,匆匆赶往春府。

  春府的人一看是韩行睿来了,激动地跑回去通报,将韩行睿领进了屋子。

  迎接他的不是春慕锦,而是多多。

  多多这孩子如今越长越可爱,圆圆的脸蛋,大大的乌溜溜的黑眼睛,唇红齿白的,说话也奶声奶气的。

  “姐夫,姐夫,多多可想你了,姐夫……”一听说姐夫来了,多多那个激动啊,终于有人陪他一起玩了,哈哈!所以,多多赶紧冲了出来,朝着韩行睿扑去。

  多多个头小得可怜,韩行睿害怕他摔倒,赶紧上前一把将他抱了起来,看着她眉目之间有些肖似春慕锦,心头竟是一阵温暖。

  “多多,最近乖不乖?有没有听你爹娘的话?”韩行睿一手抱着多多,一手捏捏他的鼻子,这个……比他小了十多岁的弟弟,他甚至有种看得不是弟弟,而是儿子的感觉。

  “姐夫,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多多神气地嘟着嘴,“我是乖宝宝,可听话了!爹娘都喜欢多多,大哥大嫂喜欢多多,姐姐姐夫也喜欢多多!”

  “鬼机灵!”韩行睿一阵苦笑不得,抬头就见春泽海龙绿萍和明月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爹、娘、明姨!”韩行睿朝他们点了点头。

  龙绿萍看着韩行睿一脸疲惫的样子,一阵心疼,“子信,你来了!多多,快下来,你没看到么?你姐夫累得很,快点!”

  多多眨巴着大眼睛,一个劲得朝韩行睿看着,终于确定韩行睿是真的累了,这才勉为其难地从他身上下来,跑向龙绿萍,由她牵着自己的小手,“娘,姐姐呢?”

  “你也累了,锦儿今天也不大舒服,正在屋里休息,我让人送你过去吧!”春泽海淡淡地说。

  韩行睿点了点头,跟着丫鬟朝春慕锦住的小院子走去,门外站着雪云几个丫头。

  她们几人看到韩行睿后刚要喊出口,韩行睿赶紧做出一个小声的动作,轻声地说,“不要吵醒她了,我进去看看!”

  几人赶紧点了点头,看着韩行睿走进去。

  韩行睿轻手轻脚地走进屋子,来到床边,春慕锦睡得不太好,柳眉紧紧蹙着,想是做梦都不安稳。

  韩行睿的指腹轻轻滑过她的眉头,眼眸映出浓浓的深情和满足,看着春慕锦熟睡,他也觉得自己有了睡意,索性轻巧地上了床,将春慕锦轻轻搂入怀中,鼻息间是她清雅的幽香,他的唇角露出满足的笑。

  缓缓地,韩行睿的思绪足见模糊,直到他也静静地睡去……

  韩行睿的这一觉睡的很香,梦里没有杀戮,没有血腥,淡淡的想起萦绕在他周围,哪怕是在梦中,他似乎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

  张开眼睛的那一刻,韩行睿发现自己正一个人躺在床上,春慕锦已经起身,不知道此刻在什么地方。

  韩行睿坐直身子,狠狠伸了伸懒腰,浑身舒畅极了。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春慕锦从门外走了进来,抬头就看见韩行睿坐在那里,一脸笑意和宠溺,不由扬起一抹甜蜜的笑容,“你醒了?饿了吗?就快开饭了!”

  韩行睿伸手示意春慕锦过来,春慕锦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朝他走去。来到床边,韩行睿猛地一把将春慕锦搂入怀中,柔声地说,“锦儿,我想你了!”

  春慕锦浑身微微颤抖,细细柔柔的声音,“嗯,我也想你了!”

  说完,春慕锦伸手轻轻抚摸着韩行睿瘦削的脸颊,眼眸隐隐含着泪花,“子信,你辛苦了!”

  “没事!”韩行睿一想起今天春慕锦差一点出事,就紧张地再一次将春慕锦搂入怀中,语气充满庆幸和满足,“我听说他去找你了,真的吓坏了,我真的很怕你会出事,好在……好在……你没事了!”

  “嗯,我真的没事的!”春慕锦抬头冲韩行睿笑了笑,一脸甜美,“子信,我只是庆幸,幸好他没去天坛,否则若是出了事,不管怎么样你都会……我真的很庆幸……”

  韩行睿感动于心,一把将春慕锦搂入怀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锦儿,以后不会有这种事了!”

  春慕锦轻轻点了点头,唇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意。

  韩行睿起身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春慕锦让人给他准备了一套新衣裳,两人清清爽爽地去了主院。

  “好了,如今子信也回来了,锦儿也不用再担心了!将军府还没修缮好,你们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春泽海笑眯眯地说。

  “怎么?难道将军府修好了,你就要赶他们走不成?”龙绿萍挑了挑眉,一脸调侃。

  “哪儿能啊!”春泽海嘿嘿笑了笑,“要是愿意住着,就一直这么住着也可以啊!”

  “嗯,就是的!这样姐夫就可以一直陪着多多了!”多多开心不已地说。

  “傻小子,你姐夫要陪着你姐姐的,陪着你做什么啊?”龙绿萍轻轻点了点多多的额头,一脸好笑。

  多多大眼睛委屈地看着龙绿萍,嘟着小嘴,一脸不悦地嘟囔,“姐夫为什么要一直陪着姐姐,姐姐有雪云雪晴她们陪着,还要姐夫陪着做什么?可我就只有一个香香姐姐,我就要姐夫陪着我!”

  “扑哧……”春慕锦一阵好笑,轻轻拍了拍多多的脑袋,“傻瓜,你姐夫是我的相公,当然陪着我了!等多多长大了,就娶一个娘子回来,这样就有人陪着多多了!”

  多多疑惑地眨着眼,“娘子是什么意思?”

  “唔,娘子就是……能够一直陪着多多到老的人!”春慕锦无语,这小孩子怎么那么多问题啊?

  “那我不要!我不要老,我就要这样,有爹有娘,有大哥大嫂,有姐姐姐夫这样的!”多多赶紧声明,“我也不要长大……”

  “可上次你还说快点长大,才能跟着你哥哥去大坏人啊!”春慕澜的妻子一脸好笑地说。

  多多皱着小眉头,一脸担忧地看着几人,久了才说,“那好吧,那我长大但是不变老……”

  众人一阵好笑,弄得多多十分惆怅!

  他不就是年纪小了一点嘛,为什么他们都笑话他?实在是讨厌啦……

  呜呜,他一定要快快长大,娶一个娘子回来,再也不要他们笑话自己了!

  哼哼!

  ——

  龙御世被抓以后,不知道和龙腾跃在书房内谈了些什么,最终,龙腾跃并没有处死龙御世,反而是把龙御世发配到了西北,让他做了一个伏西王。

  满朝皆哗然,然而龙腾跃年纪大了,再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一个个死去了!

  死了一个三皇子,走了一个前太子一个四皇子,五皇子也被他贬去西南做了王爷,如今剩下的几个儿子要么不成气候,要么已经知道自己没了希望,定然不会争夺皇位了,龙腾跃这才满意。

  不错,当初皇太后临死以前,他在皇太后手中写了一个字,那个字就是天!

  龙行天的天!

  龙行天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比起其余人,龙行天年纪虽小,却十分有魄力,又能够爱民如子,相信他登基以后一定会好好管理这个国家。

  自从前太子离开京城去了西北,龙腾跃的身体每况愈下,饶是有无名这个神医坐镇,他依旧没有逃过病痛的折磨,渐渐陷入了昏迷。

  朝堂上的事基本上都是由龙行天管着了,他年纪轻,有魄力,做出了几件很像样的事,令人十分欣慰。

  同时,龙御宁、韩行睿和莫子威这些好友,也都成为了他的亲信,一时风光无限。

  龙腾跃的身世越来越差,终于在他临死以前,他将皇位传给龙行天,遣散后宫,自己则带着齐芳菲和龙御麒离开了皇宫,失去了踪影。

  韩行睿和春慕锦得知此事,并不感到意外。

  其实,龙腾跃并没有生病,他也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厌倦了皇位的他不想再留在皇宫,决定演这么一出戏,尽早将皇位传给龙行天,而他也能带着齐芳菲和龙御麒母子到处游玩。

  通行的人竟然还有龙腾宇和无名,这两人如今都是孤家寡人,但是大概年纪都大了,一直留在京城也不太可能,索性作陪出游。

  有了无名,韩行睿和春慕锦也不会太担心。

  龙行天当了皇帝以后,从来不曾向韩行睿问过关于暗部的事,他仿佛一无所知,然而,他心里却十分清楚这件事。

  韩行睿和春慕锦也拿不定注意他究竟知不知道,因而始终很低调,令人抓不住他们的把柄。

  奕风和倾世两人不再是暗卫,因为深得韩行睿的信赖,也让龙行天十分欣赏,因而两人被委派进了皇宫做御前侍卫。

  奕风因为救了雪云,两人久而久之有了感情,奕风是孤儿,雪云也无亲无故,因而奕风请龙行天做主娶了雪云!

  当然,雪云此刻是作为韩行睿的妹妹的身份出嫁的,韩雪云三个字也被写入了韩家的族谱。

  对此,雪云十分感激韩行睿和春慕锦。

  她始终记得当初自己是多么羡慕雪莲和雪雁,然而,现在的她已经不需要再羡慕其他人了,因为她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孟楚凡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他将龙泉山庄改作了一个旅游的最佳圣地,和穆云昙一起经营着他们的家庭。

  孟楚凡和穆云昙一直很感激韩行睿和春慕锦,因为他们两人,他们才能获得新生,因而平日里总爱去将军府找他们玩耍。

  如今,韩行睿和春慕锦身边只有雪晴、雪依两人,至于雪寒……

  韩行睿自然知道了她当初出卖了自己的事,虽然他将消息告诉了龙行天,而龙行天并没有怀疑他,但是这种人他是绝对不会留在身边的。

  因而韩行睿将雪寒招了回去,雪寒选择进宫,陪伴着龙行天。

  春慕锦的日子闲了下来,肚子也越来越鼓,雪晴雪依拿惯了刀杀光了人,哪儿能够照顾好她?两人都是一阵惊慌失措,最终龙行天不得不把留在宫里的素雅给了春慕锦。

  别以为素雅年轻,然而,素雅曾经伺候过不少娘娘,对于这事儿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哦,在这里不得不提的是莫子威和春慕橙的事了!

  在龙腾跃离开以前,春慕锦曾向龙腾跃求情,因而龙腾跃最终才会遣散了后宫,而不是让所有人殉葬。

  外面传出去的消息是龙腾跃病重而亡,宸妃娘娘和十七皇子伤心过度,跟随龙腾跃而去。

  实际上,除了他们母子两,还有一些后妃出了宫,又重新嫁了人!

  春慕橙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莫子威不能以任何借口休了正妻和其他几个小妾,春慕橙是以平妻的身份嫁了过去。

  莫家不喜欢春慕橙,但因为春家和韩家的关系,不得不对春慕橙好。

  春慕锦其实并不愿意看到春慕橙再一次陷入宅斗当中,但是能够找到一个爱她也愿意接纳她的人,又谈何容易?

  好在,春慕橙经历过很多,她是不会吃亏的那种人,因而春慕锦也不担心她。

  当然,就算是春慕锦想要担心,也是力不从心了!因为她的肚子已经大得不行,十月怀胎,十月怀胎,如今已经是满了十月。韩行睿天天在家里陪着她,龙绿萍和明月也住进了将军府,也不知道她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出生。

  这一天,韩行睿正陪着春慕锦散步,还没走两步,春慕锦就感到肚子一阵阵的痛,她面色苍白地抓紧了韩行睿的胳膊,痛呼,“子信,我好像……要生了……”

  韩行睿吓了一跳,再一看,春慕锦的羊水都破了,赶紧打横抱起春慕锦就往回跑。

  “娘,明姨,锦儿要生了……”韩行睿早没了平日里的镇定。

  龙绿萍也是一脸惊慌,倒是明月很镇定,有条不紊地指挥众人做事。

  韩行睿焦急地想要冲进产房,几次都被龙绿萍和明月拉住。耳畔传来春慕锦痛苦的叫声,恨不得代替春慕锦生了孩子。

  因而,当春慕锦终于生下一个儿子后,韩行睿决定以后定然要这个儿子好看!

  这一次经历,使得韩行睿发誓,以后再也不让春慕锦生孩子了!

  可惜,春慕锦始终念着前世那几个无缘的孩子,总想着儿女成群,当然,这是后话!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