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耶布思安静的走到菲妮的身边,在菲妮的周围绕了一圈,然后把自己的手伸向菲妮胸前逆时间转动的钟表,谁知还未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定论,他整个人就被一股强大的感知力弹开了。

  菲妮错愕的看着黑色的感知力自钟表中倾泻而出,滴答滴答,仿佛是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耶布思从地上抬起头来,钟表上的感知力已经和菲妮融合的太过紧密了。

  “发生了什么?”菲妮走到耶布思的面前,她急切的等待着耶布思告诉她一切的真相。

  “这个时针……”耶布思一开口,声音就沙哑的不成样子,耶布思自己也意识到了,冥冥中,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是无法变更的了,如同死亡,如同消散,菲妮沉默的站在他的面前,宛如一个在黑暗隧道中捂住自己身体前行的人,冰冷而迷茫。

  “信在那里?”看着耶布思绝望的眼神,菲妮垂下自己的眼帘,她累了,她也不想知道这些的过去会如何,如果命运无法变更,至少先保住现在。

  耶布思遗憾的摇了摇自己的头“镜的手里!”

  菲妮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转身就想走,然而耶布思却一把拉住了菲妮“别去!我……我还有事情要你的帮助!”

  柔软的金发在风中飞舞着,菲妮疑惑的望着这个不久前自己还恨不得杀了他的老人。

  挽起菲妮的手,一步步走在飘散着落叶的森林,耶布思最终把菲妮带到了一个散发着光芒的水晶棺边,灵动的感知粒子环绕在水晶棺身边,菲妮有些吃惊。

  耶布思放开了菲妮的手,走到了水晶棺边苍老的跪下,对着菲妮招了招手。

  菲妮一走进,当她看到水晶棺中少女的那一刹那,痛心的灼烧仿佛再度袭来。

  “她果然来找过你!”看到菲妮表情的变化,耶布思理了理水晶棺少女的长发“那本是不该存在于世的东西,事情比我们想象的都要严重!”

  “她是谁?”菲妮瞪着这个少女,心里有些发慌。

  “她……她是第五代神”耶布思毫不避讳的开口说道“每一代神,被赋予了感知力之后,都会不同程度的发疯、发狂,到了她这一代,为了避免自己的发疯,她封闭了自己的感知力!”

  “那惊尘呢?”第五代神和第六代神并存?菲妮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一些什么。

  “惊尘是后续的第六代神,神之力被封闭之后,会不安分的寻找下一个寄生者……而惊尘,是被选中的那一个!”耶布思皱眉“对于人体接受感知力,到底是天生的,还是后续赋予的,我一直都在研究!”

  “感知力?……”菲妮发出的声音,像是通通落到了地上,渺茫的让人听不见,耶布思摇摇头,他也不明白感知力的由来,仿佛这群感知者们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世界上。

  “我只关心我弟弟……其他什么我都不在乎!”菲妮望着跪倒在地上的老人,往事太过繁琐,她不想去听。

  “你弟弟……就是关键所在!”耶布思不安的揉着自己的手“菲妮……你得亲手杀了你弟弟!”

  ……一阵儿大风吹过

  “哈?”菲妮歪着自己的头,她听不懂耶布思所说,甚是荒唐可笑。

  “菲妮,你弟弟已经去世了!”耶布思再强调了一遍。

  “所以呢?”菲妮忽然恨不得拿出胶布贴上耶布思的嘴巴。

  “所以,你现在的弟弟……只是一个混沌的纯力量产物,他没有生命力,也不可能存活!……就像是……就像是活在你意识中的一个梦!”耶布思没有停下自己的解释。

  “一个梦!”菲妮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那个会哭会笑的信,只是一个梦?

  “惊尘呢?神呢?”菲妮咆哮了起来,神在做什么?神是不是……什么都做不了?

  “相信惊尘很快也会意识到了!”耶布思却只是轻轻的呢喃道。

  “你做了什么?”菲妮咆哮着,却发现耶布思已经把她困在了一个结界中。

  “耶布思,你这个骗子!”菲妮挣扎着,却无法离开这个结界,耶布思则在结界中,逐渐消融了……

  “谢谢你,耶布思长老!”信在结界外,望着惊尘手里的结界和站在不远处喘着粗气的耶布思,由衷的感谢道。

  “我不会忘记你的!”惊尘眷念的看着信“我已经忘记过你一次,这一次,不会再把你忘记了!”

  “说的那么肉麻!”信却朗声笑开了“我也忘记了你,这一次,我们扯平了!”

  认识到自己早已经不存于人世的事实,然后亲手去粉碎这一个梦境,耶布思看到了信身上闪烁出的最亮的光芒。

  “拿好符咒,那是分开你和你姐姐契约的钥匙!”耶布思一掌把一个符咒打入信的手心,信望了望自己手心闪耀出的金色光芒,灼烧的疼痛,那也是菲妮一直都在承受的么?

  信对着惊尘最后微笑了一下,接着双手插入口袋,看似悠闲无比的离开了学院。

  学院四周的结界轰然崩塌,亚娜出现惊尘的身边,用手拍了拍惊尘的肩膀,惊尘的手抖了抖,最终却没有吭声。

  从菲妮离开学院之后,信就察觉到了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他迷茫的找寻着原因,最终耶布思在察看了信后背的契约之后,找出了问题所在。

  信……只是被寄生的感知力强制留在了身体里而已,算不上生命,虽然表面上与活人无异,但一旦离开自己宿主太远,就会有灵魂与身体不契合的情况发生。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罢!”惊尘垂下自己的眼帘,手心里的结界,菲妮还在声嘶力竭的破坏着,耶布思早就料到镜不简单,从镜对水晶棺少女的渴求程度来看,极有可能,他是被降神失败的那一个感知者。

  水晶棺少女,曾经在封闭自己的感知力之后,还阻止了这些感知力降临在一个男婴身上,然而这个男婴是谁,就连耶布思也不知道。

  惊尘捧紧手里的结界,努力的想要安抚内部躁动的灵魂,然而他感受到的,只是无止境的绝望。

  “你要相信你现在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亚娜拍了拍惊尘的后背。

  “正确的……”惊尘呢喃了一句,觉得亚娜的话,有些可笑,又有些无解,到底什么才算是正确的?

  当初他没有救下信,如今又要目送着信再次死去么?

  什么是正确的?

  对于神来说,正确,不是应该仅仅只是一个词语而已嘛?

  呯的一声,惊尘一个没留意,菲妮蛮横的打破了结界,她发狠的脸上,写满了对于惊尘深深的失望。

  一眨眼,菲妮已经消失在了惊尘他们的面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