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经过了某些不可思议的变化。

  绝美变身,更像是喵喵未来的身影。

  她赤着足,让人惊叹,这亦是一双碧玉无瑕的美足!若是弘弈醒着的话,他心里一定会赞叹,在他的印象里只有一个女孩可以与妙若水相媲美,虽然他也没见过其他几个女生。

  足裹关节曲线修短合度,映衬着小腿,显得和谐自然,二十足指凌波而立,仿佛,似那凌波仙子,翩翩舞来,婀娜多姿,让这四方天地都生动了许多。

  此刻的妙若水,浑身散发着狂暴的气息,肆虐的能量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没入到妙若水身体内,强大的能量很不稳定,越来越强的气势隐隐与这片天地产生某种共鸣!

  妙若水突如其来的变化有点镇住了烈焰朱鸟,它也没见过这样的变化,隐隐的感觉让它驻留了一步,只是这一步就已经失去了先机,眼看着妙若水身上俞强的气息,它感觉不妙,现在要么立刻就战,要么立刻远遁,否则可能交代掉自己!

  刚才遭受了这个女孩的暗算,又与怪鱼大战早已经损耗了真力,伤了它的那滴真血,心中确实没底,所以烈焰朱鸟几乎没多想就远遁了,展翅翱翔。

  “噗!”

  正当烈焰朱鸟展翅回头,还没来得及张开翅膀,数道大力从尾羽后,也就是屁股后传来,顿时屁股开花,它痛的长嘶,只见几个人类手持宝兵。

  四个人,两男两女,两男是成年人,其模样大概有四十多岁,两女一个是妇人,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只是看不出来确切的年龄,还有一个大约十五六的姑娘,长得还算标志,标准的身材。

  而伤及烈焰朱鸟的是那两男和妇人,他们一律手持长剑。剑,吞吐剑芒,剑刃,凌厉而锋利,银光闪闪,有些渗人,还沾着滴滴妖艳的血液。

  那两男和妇人不给烈焰朱鸟留任何机会,大地划着剑芒,转瞬上去。

  其中一男,络腮胡子,鼻子挺大,眉毛粗犷,应该是一个性情直接的大汉,手持长剑,貌似很重,划过的土地都裂开了,他双脚跟点地,电射冲出,以剑为刀,持剑劈下。

  大汉从天临下,如长虹贯日,势不可挡,集聚全身之力,且他的神识已经锁定了烈焰朱鸟的气机,只有迎战。

  但下边另一男子已经蓄势待发,剑芒如蛇信子,丝丝地吐着。

  另一边,妇人观察战场,随机应变,她已经堵住了烈焰朱鸟在地上的所有退路,加上之前烈焰朱鸟所受之伤,败亡是迟早的事,只是他们也不敢紧逼,万一烈焰朱鸟临死反噬,疯狂起来,谁也吃不消。

  怎么说烈焰朱鸟也是拥有传说中的仙兽的一滴传承真血!不仅珍贵,而且极度强大,这么一滴真血拿出去绝对是各大势力争破头要争抢的东西!

  他们没有一丝松懈,每个人都是从万千修士中血滚血爬出来的,江湖经验和战斗技巧何其丰富,只要坚持一会,烈焰朱鸟泄了那股势,那么再而衰、三而竭,它就完蛋了。

  烈焰朱鸟再精,也精不过人类。

  在烈焰朱鸟心里想的却是等他休息一会恢复了一点真力就可以突围了,只是这只常年累月居住在原始森林的烈焰朱鸟何曾知道,那三个人类已经暗中布置了天痕,时间越久,烈焰朱鸟就越糟糕,根本不会恢复的!

  天痕,乃是不朽的宝术!更是一种传奇性的“法”!自遥远纪元传承至今,集大成,为瑰宝。

  天痕秘术,与神痕、魔痕等大同小异,都是借助天地间大道之力或者是天道之力凝成的一种神秘的纹络,这种纹络秘术可以借助血液为载体当场凝聚,也可以借助其他的材料“驻能”,比如之前妙若水偷袭烈焰朱鸟的天符。

  不过那种材料很稀有,所以很多情况下,修士们都是借助自己的一滴精血凝聚天痕,只不过精血很宝贵,根据每个人状况不同,精血没多少,重生长的时间也稍长。

  精血很宝贵,所以天痕只是在生命危急的关头才用来保命的,而且天痕更是珍贵,天痕秘术极少,一般都会被大势力垄断,只有他们的核心弟子才有机会学习。

  三人不惜消耗精血也要抓住烈焰朱鸟,可见,一只灵兽的真血到底有多么宝贵,如果他们把这只烈焰朱鸟上交,绝对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而凑巧的是,这四个人妙若水是认识的。

  妙若水很冷静,甚至是寂静,她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没有了刁蛮、没有了任性,有的是沉稳,还有可怕的杀意。

  这一会,她的杀意有增无减,集聚的力量越来越恐怖,甚至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从没见过有人类可以这样变化!

  “小姐?”那个十五六的姑娘一脸茫然地跑到河边,接过妙若水抱来的小男孩,从她的眼睛中能看到许多疑惑,只是长得很像,而且那双尖耳朵不会错的,所以女孩才脱口而出“小姐”。

  “照顾他!”妙若水冷冷说道,不着感情色彩,甚至女孩感觉到自己的胆怯,妙若水一开口,她周身的温度似乎瞬间下降了不少,这还是她平时认识的那个萌萌的有点泼辣的丫头吗?

  “小姐?”女孩试探着问了问,只是声音有点颤抖。

  “我——让你好好照顾他!”妙若水眸光一转,落在了那女孩的身上,顿时女孩脸色苍白。

  “是……是——小姐,蝶儿会好好照顾他的!”女孩名蝶儿,只是被收留而来的孤儿,一直照顾妙若水,只是从没见过她这么吓人一面。

  “嗯。”妙若水此时的记忆和思维已经不可以以常理度之,她对着蝶儿微微点点头,冰冷的目光落到弘弈身上,只是让蝶儿诧异的是,小姐的眸光看向这个小男孩的时候怎么会那么温柔,温柔似水,几乎要融化了寒冰一般!

  刷——

  妙若水身形一动,如同移形幻影,瞬间遁到烈焰朱鸟前。

  “挡我者——死!”妙若水冷冷了环视了一周,目光撇过大汉、白脸男子、妇人,这个场景有点诡异。

  “小姐!”三人同时皱眉道,气息不会变,确认是小姐无疑,可是怎么长大了?这么快吗?

  突然,他们脸色一变,想起了族中一直的传言。

  此时的妙若水,银发肆虐地飘飞,没有一点节奏,她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纤腰上,千语丝带随风而舞,与她的长发“镜像”相映,相得益彰。

  现场四个“活人”都惊诧地看着他们的小姐,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子怎么会变这样?

  烈焰朱鸟已经察觉到异常了,以它的智慧和神通再不知道上当那它就可以立刻拿块豆腐撞死了,但是知道是一回事,逃跑又是另一回事,而这时,眼前蓦地又出现了一人。

  看见这个人烈焰朱鸟心猛一冷,它忽然觉得今天为什么会招惹这个女孩,刚刚自己还是追杀着,不过盏茶时间自己就变成了将被奴役者!

  这什么世道啊?

  就连烈焰朱鸟也忍不住长叹,世事难料啊。

  “啾啾,且慢动手,我有话说!”突然,烈焰朱鸟竟然开口说话了!

  哦,不是真的张嘴,而是神识交流。世间语言何止千万种,植物有植物的语言,动物有动物的语言,不同的种族亦有其语言,但各种语言共通之处就是其要表达的意思。

  也就是说,精神波动其实是一样的,而神识作为精神力量的能量化,可以直接神识波动进行精神层面的直接交流。

  烈焰朱鸟选择了臣服。

  这就是丛林法则,要么臣服,要么死亡。

  当然,臣服并不是那么简单说说就可以的,必须经过一些天地认证的仪式完成特殊的灵魂契约,否则难免臣服者反叛。

  感受着妙若水的气势和那三人施展的天痕,它就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并不简单,人类中有太多它惹不起的强大存在,在烈焰朱鸟看来,妙若水一定是大势力着重培养的少女。

  得到一位灵兽的臣服可不容易,那将是一股强大的战力,比得到其真血更有价值。

  “噗——”

  天地间突兀闪现一道阴冷的银芒,寒煞之气弥漫,那银芒一闪而过,只是伴随着一声“噗”和“嘭”!

  烈焰朱鸟到死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会动手,两只赤红的眸子根本没闭上,身体却要开始冷却,砰地坠落,砸出一个大坑。

  妙若水的眸子根本没有半点波动,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只是惊煞了旁人。

  妙若水右手有微微的冷光一闪现,她莲足轻迈,一步踏到烈焰朱鸟的尸体旁。

  妙若水伸出双手放到烈焰朱鸟的尾羽上,双掌心冷冽的寒芒再次出现,倏而,从烈焰朱鸟身上亮起淡淡的血光,猩红色漫出,妙若水直勾勾地看着烈焰朱鸟的七彩羽,双掌一用力,一道血光电射而出。

  血光出现的刹那,另一边,那个白面男子眼底一闪而逝一丝贪婪,而那个大汉和妇人倒没什么特别表情,只是震惊,没想到那个小丫头片子这么厉害。

  妙若水一步一步走向弘弈,蝶儿看状,适时退下,将弘弈交给妙若水。

  妙若水纤手一动,一颗散发着淡淡血光的丹丸喂弘弈吃了。

  然后,妙若水突然咬破手指,滴出鲜血,拿出月之玉瓶,她亲手在月之玉瓶上写了一个“妙”字,而“妙”竟然深深刻在玉瓶上,殷红娇艳,后将它放在了弘弈的心上!

  妙若水缓缓低下唇,那粉嫩的樱唇安静地贴到弘弈的嘴唇上。

  良久,妙若水放下了弘弈,转身瞥了一眼那白面男子,“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你们走吧,我还有事!”

  “砰”

  说完,妙若水忽然晕倒,蝶儿连忙扶着,可是妙若水却慢慢变小了,逐渐变成了她七八岁的样子。

  “既然小姐吩咐,那我们先撤!”妇人大喝一声招呼着大汉拥护着妙若水,说罢瞥了一眼白脸男子,“快走吧,那等东西不是我等可以拥有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大人的手段!”

  那白面男一听,浑身打个哆嗦,赶忙离开了。

  只有弘弈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