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想到这,楚河微微的抬脚,朝着影宗走了过去,虽然看似速度不快,但是却要比一般人要快很多很多,转眼楚河已经出现在影宗了,此时的楚河,修为绝对算得上惊艳,所以她的到来,血影帮主亲自前来迎接,站在影宗门口,血影帮主早早的就赶来了。

  楚河还是和以前一般,微笑着说道:“血影前辈,有劳了。”

  血影帮主赶紧把手一挥:“楚河姑娘光临,有失远迎。”

  楚河沿着血影帮主指的地方便走了过去,两厢坐定,便攀谈了起来,血影帮主还是很热情的,毕竟楚河现在的身份不一样,所以血影帮主说话也是非常的客气:“楚河姑娘,有些时日你没来我影宗做客了,不知今日所谓何事呀?”

  楚河笑笑,却并未直接进入主题,而是说道:“血影前辈,本该例行拜访,可是我本人性格寡淡,所以也不喜走动,冷落了前辈,是楚河的不是。”

  血影帮主赶紧说道:“哪里哪里,楚河姑娘客气,您现在已经是江湖风云会的令主,自然事务繁忙,若是风云会哪天重出江湖,还望楚河姑娘多照应。”

  楚河笑笑:“哪里哪里,虽然我已经接手了江湖风云会,但其中的门道,我还是不太清晰,至于以后血影前辈若是用的上,知会一声,我能做到的,那自然责无旁贷。”

  血影帮主再次感谢,此时楚河却把话锋一转,问道:“最近,血影帮主和朝廷走的还和以前那般热络?”

  血影帮主叹了口气:“先皇在位的时候,对我等江湖门派多有照顾,两厢牵涉虽然不多但也算热络,但是新帝登基,对我等江湖门派多有芥蒂,最近我们的弟子甚至发现,在门派外面竟然有了眼线。”

  “不至于吧?”楚河故作惊讶的样子。

  血影帮主摇摇头:“其实我们江湖三宗,也算得上是与世无争的,可是现在,情况却一点都不一样了。”

  楚河听到这里,基本上了解了情况,于是话锋一转:“这难道是因为小公子?”

  血影帮主一听,感觉皱眉问道:“小公子怎么了?”

  楚河仔细的看了血影帮主一眼,确定血影帮主对小公子的关心是真心的,才叹了口气说道:“小公子被她的那个哥哥给抓走了。”

  “你确定是抓?”

  “当然。”楚河回答到:“前辈也知道,新皇帝和老皇帝毕竟是不一样的,而且小公子的母亲是汉人,在他们那个朝廷不受待见,不然小公子也不会被放在影宗养大,汉人和胡人还是有区别的。”

  听了这句话,血影帮主顿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想的比楚河想的还要多,内心的紧张,在他的脸上一下子就表露了出来,像血影帮主这般的人,不说喜形于色,但也绝对善于伪装,可此时楚河却看到的是真诚,那就是对小公子的担心。

  不过看到这里,楚河倒是挺欣慰的,此时血影帮主已经顾不得江湖俗套,赶紧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楚河眉头微皱:“就在几天前。”

  血影帮主赶紧起身:“不行我得去救她。”

  此时楚河赶紧拱手:“我已经通知了天禅宗的陈二宝,他也有此意。”

  “多谢楚河姑娘,事态紧急,恕不奉陪。”血影帮主赶紧急匆匆的走掉了,他们一路集结,影宗的弟子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浩浩荡荡的朝天启城出发,此时楚河倒是有些后悔。

  看血影帮主已经出发,楚河便朝着影宗外面走去,此时她所要想的是需要更多的人,更多的人加入这些人的阵营当中,江湖中人本身都是有修为的,所以和正规军作战还是占有一定的优势,朝廷也是有不少高手的,但是朝廷中的高手自然都是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

  不是一般危急的情况下,是肯定不会拉出来用的,此时已经有天禅宗和影宗,若是在增加一些人,不说给朝廷造成多大的压力,起码把小公子救出来是没问题的。

  但仅仅是天禅宗和影宗是远远不够的,楚河在谋划还有哪些宗门能用得上的,正在她边走边思考的时候,忽然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楚河微微抬头,便看到一个满头银发,却器宇轩昂的老者在她的面前。

  楚河微微皱眉,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位前辈,您是?”

  此时那个老者仔细的打量着楚河,然后问道:“你是楚河?”

  楚河点点头:“是的,前辈有何指教?”

  此时那个老者陡然出手,一手探向楚河的脖子,楚河的反应是何其的灵敏,一个闪身,便躲开了那个老者,而且身子一侧,已经跃到老者的身后,老者赶紧闪身,转身面相楚河,将手一挥,一层气浪出现在楚河的面前,那气浪汹涌磅礴,一看就是内力深厚之人,而且其气势格外的强大。

  想必也是修炼过百年的人,楚河不解这么一个高手,为何要为难自己一个小辈,于是眉头皱起问道:“前辈...”

  老者不答话,将手一推,那气势磅礴的气浪便朝着楚河推了过来,楚河哪里会让他伤到自己,一个纵身,跳过气浪,接着一手推向那层气浪,这一掌推过去,一层一层的,如海涛一般,这时那个老者疑惑的说道:“玄天无相诀?”

  楚河点头,但那老者却好像并不是想知道答案,而是他早已经知道了答案,只是稍微的确认一下罢了,看到楚河的玄天无相诀已经使出,他的手顿时往回一收,然后朝着楚河往前一推,顿时一层更加强大的气势和楚河推出来的气浪撞在一起。顿时两人都往后一退。

  那中间的气浪顿时消散,楚河不解的问道:“前辈,你这是为何?”

  此时那个老者却说道:“你就这点本事吗?”

  楚河不解:“前辈,你的意思是?”

  老者却将两手一伸开,大开大合的模样,然后两手笔直,以胸膛为中心,开始画一个圆,那圆立刻成型,就如一个巨大的水滴一般,但老者的水滴,却远不是看起来的那么简单,随着他的手不断的画圆,那个水滴越来越浓郁,似乎是真的水滴,等那巨大的水滴一旦成型。

  他便将手一推,朝着楚河就砸了过来,那水滴看着像是水滴,但划过来的时候却好像是流星,此时楚河一个闪身,身子就如影子一般消失了,这就是柳含烟教的功法,闪身的速度异常的快,一点也不输于影宗功法。

  巨大的水滴落地,可就在落地的一刹那,却被老者给拽了回去,朝着楚河落脚的地方就砸了过去,楚河见那巨大的水滴又来了,上去就是一掌,一掌退出,再次闪身。

  经过再三闪躲,楚河已经感觉到自己真气消耗巨大,而那个老者却好像在玩溜溜球一般,这样自己的消耗迟早会跟不上,于是她眉头一皱,一个大胆的招式便使出。

  一套幻影分身步,身体立刻散开,此时老者带着饶有兴趣的模样看着楚河,像是赞许,又好像是不解,但楚河也不去管他,而是依靠幻影分身步左躲右闪,在时不时的空挡朝着那巨大的水滴一般的气团就拍上一掌,这一掌可不是简单的一掌,而是一掌拍上去,那水滴般的气团便一个涟漪。

  在涟漪中还散发着似乎能用肉眼看到的波纹,这可是四海魔音的一种,这四海魔音是一种声音攻击的功法,只要借助声音,而且操控的好,任何声音都可以成为攻击的武器,不然为什么又叫四海魔音呢。

  一阵气浪传开,那个老者赶紧连退数步,那巨大的水滴似乎就要散去,但老者却支撑着,此时楚河又是一掌,配合着轻快的脚步,那四海魔音不断散开。

  终于楚河再次出了一掌之后,那个老者的水滴形气团散去了,他也往后退了数步,此时高下立判,老者不是楚河的对手,但这个老者贸然攻击楚河,确实让楚河很是不悦,她刚想上前,那老者却单膝跪地。

  这一下楚河蒙了,在江湖上,气节是何等的重要,一个江湖侠士若是不要气节,那是会被天下人取笑的,这个老者虽然冒失,但楚河也不是随意要人性命的人,如此臣服确实奇怪。

  此时楚河疑惑的问道:“前辈,你这是何意?”

  这时那个老者将两手一拱:“令主大人,总算找到你了,没想到令主大人修为奇佳,我风云会有望了。”

  楚河还是不解:“前辈,你这话是何意?快快起来说话。”说着楚河搀扶起那个老者,便问道:“前辈,你称呼我为令主,这是何意?”

  那个老者笑笑:“令主大人多有得罪,想必现在九天君已经有大部分人聚集了,不知道柳含烟老怪,和段浪到岗了没有。”

  “自然是到了,这么说,前辈应该是九天君之一,不知前辈是何称呼?”

  “钧天君。”那个老者不慌不忙的回答。

  楚河诧异:“前辈,你所言不虚?”

  老者笑笑:“令主大人诛天君,付三通,皓天君,段浪,幽天君,柳含烟,炎天君,薇草,阳天君,周墨,变天君,杨筱筱,是与不是?”

  楚河点点头:“前辈,您对我风云会了解的如此之多,想必你真的是钧天君,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此时那个老者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我姓甚名谁,一般人都叫我太师,其实我确实做过太师,但此时已经身在江湖了,所以令主大人也可以叫我太师。”

  “太师,那既然您是钧天君,那我风云会就却成天君和玄天君了,不知太师知道不知道,这两位到底身在何方?”

  太师摇摇头:“实不相瞒,有成不玄,有玄难成,所以成天君和玄天君是生死不会相见的。”

  楚河一听眉头很皱:“竟然如此,那我这风云会不是永远也不能重出江湖了?”

  太师却笑笑:“那道未必,到时候,令主大人自然知晓。”

  楚河点点头:“那好,托你吉言,您还是叫我楚河吧。”

  太师将头一低:“不敢。”

  此时楚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递给那个太师便说道:“他们几个前辈身上都有蛊毒,想必太师您身上蛊毒也未除去,所以这就是蛊毒的解药。”

  太师接了过来,大喜过望,他打开瓶子的盖子闻了闻,一下子就分辨出了这解药和自己体内蛊毒的联系,因为身中蛊毒,那蛊毒时不时会躁动,就像你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小虫子在到处乱爬一般,而这蛊毒的解药一闻,那些小虫子便陡然安静了下来。

  不过让楚河意外的却是那太师并没有急着服下那解药,而是将瓶子塞好,还给了楚河,楚河不解,他明明看到,太师看到解药的时候是很开心的,为何有这举动?

  楚河问道:“太师,这解药有问题?”

  太师摇摇头,任然很恭敬的说道:“令主大人,实不相瞒,这解药是真的,我也很想使用这个解药,体内蛊毒一除,一了百了,但是此刻却不能。”

  “为何?”

  “不瞒令主大人,一般人身中蛊毒,都想着怎么却化解,而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着的,但作为朝廷的太师,自然手中有些资源是江湖中人很难拿到的,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当中,我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是如何炼化体内的蛊毒。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摸索,其实那个人给我中下的蛊毒已经被我炼化了,此时体内的蛊虫是我自己种下的,所以这解药自然也就不用了。“

  楚河顿时大吃一惊:“天下还有这等功法?”

  太师笑笑:“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蛊毒虽然是毒,但也是虫,不管是蛊毒还是蛊虫,有他不好的一面自然也有他好的一面,就好像一把菜刀,好的一面就是切菜,而不好的一面,同样可以杀人。所以用得好的蛊毒,不仅对身体无害,还是修炼途中的一大裨益。”

  楚河点点头,像是受益匪浅的说道:“你确定不是歪门邪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