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男人阳刚的狂笑声,不但能让鬼蝙蝠们害怕,还给了柳初吻强大的安全感。

  她趴在沈岳背上,彻底忘记了被他赐予的那些羞辱,只想就这样静静的……过一辈子。

  沈岳的笑声,停止了。

  柳初吻立即问:“怎么不笑了?快点笑。你的笑声,很好听。”

  她说的真心话。

  她从没想到过,这个恶棍的笑声,能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感染力,让她仿佛置身于暖阳下的小河边,被徐徐的轻风吹拂着,闭上眼,嘴角噙着笑的想睡去。

  沈岳又笑了起来。

  淫笑……

  这个恶棍,不但淫笑着,还抬手在柳初吻的绝世美、臀上用力抓了把。

  抓过后,沈岳就做好了她发怒,说不定会扯他耳朵,咬他肩膀的心理准备。

  没有。

  柳初吻好像没感觉美、臀被袭,只是静静的趴在他背上。

  沈岳以为她吓傻了,恰是上下其手的好机会啊,刚要继续……却皱眉看向黑暗中。

  柳初吻也抬起头,看向那边。

  只是还没等她看清什么,沈岳忽然猛地转身抬手!

  “啊……”

  柳初吻吓了一跳,失声尖叫时,鬼蝙蝠凄厉的叫声,惊雷般在她耳边炸响。

  紧接着,她就听到啪嗒一声轻响。

  暗红色的火机火焰,照亮了咫尺之内,让她看到沈岳右手中,抓着一个毛茸茸的黑灰色东西。

  这个东西,应该有毛线球那样大小,很像小猫咪。

  只是谁家的猫咪,会这样的丑陋?

  一双大大的招风耳,两个眼球都突出了眼眶,吊在外面,能一口吃掉烟盒的嘴巴里,锋利如刀的牙齿,在暗红色火苗下泛着寒光,两只从翅膀里伸出来的爪子,还在机械性的伸缩着。

  柳初吻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蝙蝠,一时间吓呆了,半张着小嘴。

  这只蝙蝠偷袭而来的目标,是柳初吻脖子上的动脉。

  幸亏沈岳预警功能相当牛皮,才能在它悄无声息飞过来时,及时出手化解危机。

  但他在成功击杀这只蝙蝠后,却没任何的欣喜意思。

  鬼蝙蝠的个头,比白色、鬼蝙蝠确实小了很多,简直是不堪一击,刚出场就被沈岳掐死。

  问题是,黑暗中,隐藏着多少只这种蝙蝠?

  沈岳能及时掐死一只,两只,十只好吧?

  那么忽然有二十只,上百只甚至更多这种蝙蝠,都一起对他们展开凶狠的猎杀呢?

  他们除了被活生生撕成碎片,还能有啥下场。

  “这,这是什么?”

  柳初吻明明认识这是蝙蝠,可还是这样问,声音沙哑的厉害。

  “蝙蝠。”

  “怎么会,会有这么大的蝙蝠?”

  “比这还大十倍的蝙蝠,我也见过,你信不信?”

  沈岳抬手,把死蝙蝠扔了出去。

  蝙蝠尸体还没有飞出火光照耀的范围,几道黑影就迅疾的一闪而过。

  吱吱的凄厉叫声,在前面十多米的半空中传来,却没东西落地的声音,反倒是有浓郁的血腥气息,迅速在潮湿的空气中弥漫。

  不用谁来解释,他们都能确定,那些黑影,就是悄无声息间接近他们,试图偷袭他们的吸血蝙蝠。

  那只被扔出去的蝙蝠尸体,吸引了它们,来不及再偷袭他们,迅速去争抢同类的尸体。

  很快,就把尸体撕成了碎片。

  柳初吻抬手捂住嘴,发出干呕的声音。

  沈岳左手又在她臀瓣上游走,淡淡地说:“放心,没事的。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不惧这种鬼蝙蝠,那么这个人肯定是我。”

  他说到最后一个字时,火光灭了。

  火机,没气了。

  “唉,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沈岳打了几下,叹气,随手把火机丢了出去。

  同样,火机刚被扔出去,就有蝙蝠迅速划过黑暗的呼呼声传来。

  别看沈岳说话时轻描淡写,那都是装出来的。

  他确实见识过比当前蝙蝠大十多倍的吸血蝙蝠,而且在屡次交手后,占据了一定的上风。

  但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他才比柳初吻更清楚这东西的可怕,更害怕。

  他故作平静淡然的样子,无非是安慰柳初吻罢了。

  火机灭掉后,柳初吻就像失去了最大的精神依靠,娇躯剧颤着问:“我、我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沈岳忽然抬手,重重拍在了柳初吻的臀瓣上。

  吱!

  一只鬼蝙蝠被拍了个肚烂后,发出的凄厉叫声,听起来像锥子在扎柳初吻的耳膜。

  “奇怪,这些鬼蝙蝠怎么总袭击你?是你的肉香?”

  沈岳喃喃说着,手腕一抖,死蝙蝠就飞了出去。

  居然多达十多个呼呼的翅膀鼓动声,立即响起。

  接着,就是死蝙蝠被同伴撕碎了的刺啦声。

  再次听到这种恐怖的声音后,柳初吻胃部又剧烈翻腾起来,连忙用力咬住牙关时,感觉左臀上传来火烧般的疼痛。

  她连忙抬手,按住了那儿。

  那只突袭她左臀的鬼蝙蝠,虽说被沈岳抢先拍死,可牙齿却刺破了皮裤,在雪臀上刺出了一道血口。

  血口不大,但冒出的鲜血,已经足够挑起蝙蝠群的嗜血天性。

  沈岳刚从水里爬上来时,耳朵也曾经被抓破过,但那时候蝙蝠们还不知他是个啥玩意,不敢轻易突袭。

  随后,他被柳初吻扑到了水中。

  海水还是有一定消炎止血功能的,让沈岳耳朵不再流血,也没了血腥气息。

  但现在,当柳初吻臀瓣上出现伤口后,就算她及时用手擦拭,也躲不过已经熟悉他们的蝙蝠嗅觉。

  新鲜的血腥气息,对那些靠超声波在黑暗中来去自如的蝙蝠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

  她不敢隐瞒受伤的事实,嘴唇贴在沈岳耳边,低声呜咽:“我、我的屁股受伤,出血了。”

  假如把这些鬼蝙蝠,换成是凶悍的敌人,柳初吻这个昔日的国安精英,绝不会吓成这样。

  沈岳听后,心中一沉。

  可他还是强笑着安慰:“别怕,你一定要相信,我们能平安出去的。我是谁啊?我可是向南天的学生,一号残魄的继承者,曾经独自踏碎黑风寨,抢走他们的老婆做压寨夫人……对付这些鬼东西,绰绰有余。”

  他嘴里胡说八道着,弯腰快步前行。

  他不能停下来给柳初吻包扎伤口,希望抢在遭遇鬼蝙蝠的群殴之前,能离开这鬼地方。

  坡度,越来越大。

  脚下的乱石,也越来越多。

  他们前进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离开这儿的出口,在哪儿?

  放眼望去,一片黑漆漆。

  他们好像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

  唯有不时在他们身边,上空迅疾回旋而过的鬼蝙蝠,陪伴着他们。

  半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沈岳忽然停住脚步,伸手从地上拿起来了一个东西。

  火机。

  他走了那么久,怎么又来到了扔出火机的地方?

  原来,他只是背着柳初吻,在黑暗中转圈子。

  这儿,竟然是个迷阵!

  无论迷阵是天然的,还是怎么的,沈岳都不关心。

  他是侧耳倾听周遭的动静。

  那些鬼蝙蝠确实够聪明,在两个同伴被杀后,居然采取了游击战。

  不时绕着他们转圈,悠忽飞来,不等沈岳做出任何反应,又迅疾折身逃走。

  它们,希望能把沈岳的力气,精神拖垮后,再进攻。

  啪的一声,拿着火机呆愣半晌的沈岳,松开手时,柳初吻从他背上挣了下来。

  走到他面前,右手轻抚着他的脸颊,低声问:“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沈岳虽然不想承认,却苦笑着点头:“柳美屯,你还有啥未完成的心愿没有?”

  “你要扔下我,独自逃生?”

  “我倒是想。问题是,我往哪儿逃?”

  沈岳很诚实的回答。

  柳初吻却没在意,只问:“那你干嘛要问我,我还有没有未完成的心愿。”

  沈岳随意踢了下右脚,邪邪的笑:“嘿嘿,有的心愿,现在我就能帮你做啊。”

  他在说到“做”这个字,故意加重了语气。

  柳初吻一呆,随即明白,刚要骂他恶棍,就听他说道:“放心,我们不会死在这儿的。这辈子,都不会死在这儿。”

  他说着,弯腰捡起一块石头,问:“柳美屯,你的屁股呢?拿来我用用。”

  沈岳用的,是柳美屯屁股上的鲜血。

  他把鲜血涂在石头上,在手里掂了下,猛地抬手砸了出去。

  立即,呼啸声四起。

  粘着些许鲜血的石头,在空中急促飞行时,划出一道长长的血腥气息,吸引了环伺在侧的鬼蝙蝠飞扑而去。

  沈岳没打算和柳初吻解释什么,扔出石头后,再次弯腰捡起一块,在她屁股上擦了擦,又扔出。

  沈岳看不到石头落在哪儿,却能保证往同一个方向扔石头,用残留在上面的一点鲜血,来吸引那些鬼蝙蝠,为他引路。

  当石头再次落地,更多鬼蝙蝠自黑暗中飞出飞向那边时,沈岳伸手就把柳初吻横抱在怀中,低喝一声:“走!”

  这次,他走的非常快。

  对着石头落下的方向。

  直线。

  接连被抛出去的石头,是不会转弯的。

  那些鬼蝙蝠争抢上面一点鲜血的声音,也不会转弯。

  无论迷阵布置的有多巧妙,只需按照一个方向走,总能突出去的。

  边走,沈岳不时停下,捡起石头在柳美屯……他第十一次这样说时,柳初吻低声说:“没、没血了。要不要,我再抓一条口子?”

  “你来大姨妈的就好了。”

  沈岳随口说了句,咬破了舌尖。

  他再怎么不是男人,也不会总用女人来流血。

  这块石头砸出去时,沈岳总算听到了他最想听到的声音。

  那是石头砸在洞壁上的咚咚声。

  这有效证明了,在鬼蝙蝠们的带领下,他们终于突出了迷阵。

  洞穴大的吓人,直径估计至少得有三百米。

  让他更开心的是,石头砸在洞壁上时,发出的咚咚空响声。

  只要洞壁是空的,后面肯定还有空间。

  确定走出迷阵后,沈岳不用再拿石头蘸血,砸出去时,故意让石头偏离了轨道。

  这次,他没听到咚咚声,而是滚动的回音。

  那边,有条巷道般的存在。

  “哈,老子的运气真好。一块石头,就确定了前进的路线。”

  沈岳大喜,拉起柳初吻就向那边跑。

  只是他跑出几步,柳初吻忽然惊叫:“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