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萌宠乖乖,少主追妻火葬场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这样就结束了哦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流景冲过去之后,见到的是昏迷不醒的苏锦之和手忙脚乱的苏锦之。

  蠢鸟见到流景好像是看到了主心骨,直接把怀里的人往对方手里一塞,语速飞快道,“这事儿不怪我,是她自己任性的,性命无虞,只是什么时候能醒我就不知道了,或许你应该去问问南荣清雅,毕竟这是她孩子。”

  “还有一个好消息,”苏锦之的求生欲很强,“沐沐也有宝宝了,大宝贝加小宝贝你可抱好了,摔了不冤我。”

  怀里的人儿很珍贵,所以流景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怪罪苏锦之,而且很难说苏锦之到底有什么错,毕竟有些秘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苏锦之小心的抬头瞄了瞄流景,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流景的眼神苏锦之可谓是相当的熟悉,因为几个月以来,他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的爱人和孩子的。

  这意味着自己不会被怪罪,这是个好消息了。

  其实苏锦之很想打沐蓝梦一顿,有些人任性起来就是不管不顾的,带着孩子也敢冒险,真是绝了!

  随后而来的南荣清雅第一次慌了神,也是第一次流露出对沐蓝梦的关心。

  她蹲下来小心的碰了碰沐蓝梦,随后故作厌恶的甩了甩手,“真没出息,牺牲自己给别人谋福祉,蠢货!”

  的确是很蠢了,一直以来都说自己不是圣母的性子,到最后还是毫不犹豫的先把自己牺牲了。

  想来沐蓝梦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付出了什么。

  苏锦之说不清楚她的身体情况,南荣清雅却是一眼看透了,“好好等着吧,少说也要千年岁月了。”

  把自己当祭品啊,真是好大的担子。

  南荣清雅的心情很复杂很复杂,她都没做好当母亲的准备,现在外孙都要有了!

  越是在意,面上越是不显,南荣清雅看着苏锦之,笑问,“说说吧,她许下了什么愿望。”

  把自己折腾得半死不活,要是成不了大事,南荣清雅很可能当场甩她两巴掌。

  不知道爱惜自己是人生观世界观的错误,大错误!

  流景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宝贝,沉默不语,南荣清雅那一句千年岁月差点让他直接哭出来。

  不到万不得已,沐蓝梦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肯定有什么事情是大家都不知道,或者还未想明白的。

  其余人也是面面相觑,一句话说不上来,千年岁月意味着无尽的变数,他们莫名其妙过了七千年,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否拥有未来,千年之后物是人非,想来也是一场感慨一场唏嘘了。

  沧蓝雅倒是得意得很,她趾高气昂的对南荣清雅说,“现在还觉得是我对她做了什么吗?不要把所有的错误都往别人身上怪,是她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

  这话苏锦之可就不爱听了,“当年你的死讯传出来的时候,真希望所有人都说你是咎由自取,活该!”

  千年就千年吧,离死亡很远呢,沐蓝梦没有当场咽气,便是苍天的垂爱,说明她命数未尽,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南荣清雅没有说的是,神祭苍穹,作为祭品的神会回归天际,她都做好了沐蓝梦死亡的心里准备,甚至来的路上想好了怎么对付可能发疯的流景。

  漫天的紫色流光之中,有一处黑漆漆的空洞之处,在那里还有一点白色的微光,这是沐蓝梦的希望,也是她许下的愿望。

  苏锦之不明白沐蓝梦为什么要做这些,单手沐蓝梦说给他听的话可是一字不差的全部记住了。

  “本不该和你这种人多言的,只是还有些话你必须要听。”

  “既然你一直在找借口,一直在用别人来掩饰自己的目的和野心,那边让你见个人,好好看看你的真是模样吧。”

  “对了,”说到最后苏锦之调皮的眨眨眼,“提醒你一句,到最后千万别哭啊,不太好看!”

  这也是沐蓝梦的原话,苏锦之算是客气了,沐蓝梦说这两句的时候,可是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恐惧。

  千年的沉睡给沧蓝雅换一份大礼,这是一场dubo,沐蓝梦胸有成竹。

  那点点星光,随着苏锦之的话落,渐渐现出了自己的真是面目,那是个年轻的女人,和沧蓝雅的长相一般无二!

  连流景都吃惊的抬起了头,最后站在他们身边的人,不就是死亡七千多年的沧蓝月嘛!

  看到这个人,沧蓝雅的第一反应是向后推了两步,有恐惧有害怕有不甘心,就是没有一点激动。

  这可给苏锦之找到了嘲讽的理由,“不是说你出去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复活她吗?现如今人在眼前了,你为何会是这副表情?骗自己好玩吗?可笑。”

  激动的那个人是南荣清雅,她一个健步上前,想要抱抱那人,却扑了个空,狼狈的倒在了地上,然后她就哭了。

  像是个委屈的孩子,号啕大哭,眼泪不要钱的往外流,身体哭得颤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这个时候,她连声道歉的话都说不上来,自会哭了。

  生恩和养恩哪个更伟大?这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但是沧蓝月最先安慰的人是南荣清雅,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没看一眼。

  “怎么又哭了?越是后悔越要向前看,做错事情改了就是,谁都有走错路的时候,快别哭了。”

  沧蓝月是灵魂体,伸出手去才发现自己现在不可能黑自己养大的小姑娘擦眼泪了,只得叹了口气。

  “别哭了,本来没机会再见的,也没见你掉过眼泪,说起来倒是我的不是了。”

  当年是严厉的长辈,现在却是温柔的母亲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不想再管教孩子,只想在最后的时间里好好宠一宠,今日一过,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夜玖迟疑了一下,问,“她许下的愿望到底是什么?是让你和沧蓝雅谈谈吗?”

  “是,却也不是。”

  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就是真相了,因为沐蓝梦算是取了个巧。

  可能是有了孩子,有些东西隐隐约约就知道了,拿自己祭天的确是一时起意,但是许下的愿望却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说到底他们现在就是各种迷茫,不知道沧蓝雅的目的,更是对付不了她,所以沐蓝梦许愿让沧蓝月入世,并且是知晓一切真相重回这世间一次。

  这是天道降下的劫难,但若是不直接告诉他们真相,天道活退一步的。

  反正沧蓝月只能待几个时辰,也不会说出些什么,天道也就准许了。

  沐蓝梦的想法很简单,人死后大部分灵力都是灵魂继承的,沧蓝月在知晓其中缘由之后,定能把沧蓝雅闹出来的糊涂事解决掉。

  既然沧蓝雅的心结因母亲的死亡而生,那就让沧蓝月自己解决吧。

  是顺着他们的意思结束这一切,还是帮沧蓝雅隐瞒所有,都只看她的意思。

  沐蓝梦的眼里呢,孩子不是生下来就会亲,得是亲自养育过,才能有深厚的人感情。

  沧蓝雅这些年做了什么,南荣清雅稀里糊涂又经历了什么,现在沧蓝月是全部知道的,心里的天平会向谁倾斜可想而知。

  更何况沐蓝梦也不认为沧蓝月是个有私心的人,所以不会置天下生灵于不顾的

  事实上她算是赌赢了,沧蓝月笑着对所有人说,“你们可以离开了,让我们好好说说话,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是了,不用担心。”

  沧蓝月留下来南荣清雅和沧蓝雅二人。

  让大家意外的是,沧蓝月的修为高到离谱了,他们根本就是被强制丢开的,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第二天天明之后,是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地上的积雪融化的很快,春日该有的景色也一点点出现了,好像天下太平,一如往年的春日,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天亮之后,沧蓝月沧蓝雅南荣清雅都失去了踪影,天月家的后山也好想被隔离到了另一个世界,再也看不到了。

  崇山峻岭成了茫茫原野,所谓的沧海桑田大抵如此吧。

  沉睡中的人也接连苏醒,他们只知道睁开眼一切都结束了,不知是谁结束了这一切。

  别说是世间生灵了,就是那个时候苏醒的那些家伙,都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他们想过太多种可能,沐蓝梦沉睡已经是最小的代价了,只是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才会醒,南荣清雅那句千年似乎不是白说的。

  转眼间时间往前走了九百三十年,人族早就重新繁荣起来了,其它的家族强盛了起来,还是尊卑有别的世界,也就带着淳于梓夜在外边转悠着,偶尔回来一趟和大家说说外边的趣事儿。

  只是他们口中的趣味,都收人族争权夺利之事,总少不了血腥和伤亡,让人很是感慨。

  厉鬼入世让人族十不存一的事情已经写进了历史,成为人挂在口边的一句笑言,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这事情是真是假。

  魔境森林的兽族也换了一批,只有最中央那颗枫树,常年红叶不落。

  月倚秋不知道自己怀了个什么东西,九百多年了还没有降生的意思,让人倍感无奈。

  这一年,这孩子总算是落地了,没有沐蓝梦担忧的那样,不是半人半兽,更不是四不像,这孩子出生是颗蛋,孵化出来之后直接是人形。

  初为父亲的喜悦,在看到自己女儿用人形把蛋壳全部吃掉之后,就都没有了。

  苏锦之有点发愁,自己孩子牙口实在太好了,有点可怕。

  不愧是怀胎几百才生出来的,这孩子可是机灵的很呢。

  某一天的早晨,苏锦之从自己哦的女儿嘴巴里拉出一只沾了口水的娃娃,额角直抽抽。

  “这东西谁给你的?”

  这完全不是魔境森林该有的东西,而且这娃娃和沐蓝梦还有几分相似呢。

  说起沐蓝梦苏锦之就觉得发愁,怀着孩子睡了几百年的沐蓝梦根本没有睁眼的意思,流景都沉默了几百年了,也是糟心事儿。

  胖娃娃眨眨眼,奶声奶气道,“昨晚来了个漂亮姐姐,说了一些我不懂的话,然后给了我这个娃娃,还给了我一条项链。”

  孩子手心的吊坠散发着蓝色光芒,苏锦之回忆了大半天,才想起来那是流景当年送给沐蓝梦的,后来南荣清雅回归之后就到了她的手里。

  如今吊坠在这里,说明南荣清雅还在人世,而且昨晚回来过了。

  “还记得她说什么了吗?”

  几十岁了还是奶娃娃的宝宝歪着脑袋回忆了半天,然后道,“姐姐说,有个人以为自己的娘亲有掌控世间万物的本事,所以杀了自己的母亲,然后又要把自己的母亲复活,最后被母亲骂了一顿之后,一蹶不振。”

  “姐姐还说,那位母亲的能力是净化邪恶之物,最后却把能力用在了自己女儿身上,好可怜哦。”

  “姐姐送了那个娃娃给我,告诉我可以任性可以调皮,却要听话,不要乱跑,这里有很可怕的地方呢。”

  “爹爹你说那个姐姐是什么意思呀?”

  苏锦之沉默了很久,只是轻轻的摸了摸女儿天真的小脸儿,柔声道,“那不是姐姐,下次见了要叫姨母,知道吗?”

  小孩子心里单纯,点点头,“好的,崽崽记住了。”

  流景听到这些的时候,只是叹了口气,把目光放回来爱人身上。

  至于其他人,也只能道一声,“可悲,荒唐!”

  很久之前沐蓝梦曾好奇过,这世间的天地宠儿会是什么人,正确的答案是沧蓝雅。

  至于那一天沐蓝梦想明白了什么?

  她在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想到了孩子,想到了还有孩子弑母的可能,毕竟沧蓝雅只是一直没化人形,心智早已成熟。

  蓝烟作为养母,能为沧蓝雅把事情隐瞒下来,沧蓝月作为生母,也可以为了孩子隐瞒下自己死亡的真相。

  世人皆以为沧蓝月为南荣清雅而死,实际上还有沧蓝雅这一层因素在里面呢。

  这也是为什么沐蓝梦始终觉得沧蓝雅的死亡不甚清楚。

  死者为大,不去议论这么多,沧蓝雅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也是最大的打击了吧,死了还是生不如死,都收惩罚了。

  “天月,你说我们的孩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降世呢?”

  流景低头,对上的是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所有的情绪尽在不言之中,未来会如何,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最起码到现在,他们一切顺遂……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