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全球热恋:封少,不准亲! 第24章 被咬的总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4章 被咬的总裁

  痛。

  忍受不住的疼痛。

  许小陶粉嫩的唇间发出一声痛苦的吟哦,缓缓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条输液管,微凉的液体缓缓地流入她的身体,呼吸之间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她痛苦的闭上眼,回忆一点点的重回她的脑海。

  她去濠天酒店应聘,喝了一杯咖啡后身体感觉到燥热……她被下药了,之后封辰冲进房间救了她。

  欲火焚身的她意识变得模糊起来,似乎记得封辰和什么人打了起来。

  听说被下那种药,必须通过……才可以。

  想到这里,她的心漏跳半拍,一偏头正对上一张漆黑如锅底的脸。

  “封行墨,怎么是你?”许小陶愕然的问道,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封辰。

  见她四下乱看,封行墨越发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见到我,你是不是很失望?”

  许小陶猛然掀开被子,看向被子下面自己的身体,一身宽松的病号服,身上的裙子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的裙子……你你……”许小陶怔然的望向封行墨,急切的声音都结巴起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坐在一旁的封行墨见状,脸色更加难看。她那是什么反应,唯恐他和她发生了关系。

  许小陶在期盼什么?

  “该死的。”封行墨骂了一声,站起来一脚踹在病床上,咬牙切齿的瞪着许小陶。

  许小陶躺在病床上,连同病床一起被踹出去一米多,呆呆的望着封行墨。

  他怎么又发火了?

  这男人一天要发二十小时的火。

  “那药是封辰给你吃下的,还是你们为了助兴吃的?”封行墨死死的盯着她,不放过许小陶脸上一丝的表情。

  药?

  许小陶这才想起,她意识不清醒的时候,是封行墨冲进房间,他还把封辰狠狠地打了。

  封行墨眼睛微微眯起来,一把握住她的下巴,狠狠地用力,“你竟然还在回味,是不是遗憾我破坏了你们的好事。”

  送许小陶到医院,在等待她醒来的间隙,封行墨才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

  许小陶暗恋封辰多年,恐怕封辰不用下药,她都会扑上去。

  说不定药是许小陶主动吃下去的。

  想到这里,封行墨更加怒火中烧,坐在床边,好几次忍不住直接把昏迷之中的许小陶掐死。

  “我……我没有。”许小陶艰难地说出来,下巴的骨头几乎要被捏碎了,封行墨没有松手的意思。

  “没有,呵呵。”封行墨冷笑,瞪向她的一张小脸儿,冷酷的问道:“你和封辰上过多少次床,用什么样的姿势?结婚之后开过几次房,有没有一边做,一边嘲笑我?”

  许小陶呆呆的望着他,听着他近乎羞辱的话,泪水不自觉地从眼睛里缓缓落下。

  “哭什么?以为昨晚我和你上床了?”封行墨看着她悲伤的哭泣样子,心莫名的不舒服起来,他皱眉按了按心口的位置。

  有些痛恨自己,到了此时还为许小陶的泪水而心疼。

  封行墨残忍的挑眉,伸手抚摸上她柔软的脸颊,慢慢的滑落到唇角,“放心,我不会碰你这种肮脏的女人,恶心。啊……”

  许小陶死死的咬住封行墨的手,怨毒的目光望向他,恨不得把他的骨头咬断。

  “你……松口。”封行墨痛的额头上青筋毕露。

  这女人下嘴真狠。

  许小陶仿佛听不到他的话,毫无松口的意思。

  封行墨的手高高抬起,始终没有打下来,他不舍得动手打她。

  即使知道许小陶和封行墨相约开房。

  封行墨双眸冷冷的扫向她,强忍着手上传来的疼痛,语气愤怒的吼道:“你给我戴绿帽子,还敢咬我……”

  话音落下,许小陶更加的用力,像是发疯的小兽。

  “咚咚。”

  房门被敲响,紧接着萧强从外面走进来,见到房间里的场景,他吓了一跳。

  “夫人,住手……住口,不对,松开,快松开。”萧强急匆匆的冲到床边,抬起手去拉许小陶。

  封行墨皱眉,瞪向萧强,“弄伤她一根头发,我弄死你。”

  这女人身上都是被她自己挠出的伤口,看着都让人心疼。

  萧强闻言,连忙松开手,不敢再乱动。

  血腥的味道流入她的喉咙,许小陶似乎感觉不到一般,只知道死死的咬住封行墨。

  双眼早已被泪水模糊,羞耻的感觉缠绕在心头。

  封行墨凭什么侮辱她,凭什么把她说的那么不堪?

  “说,查到了什么。”封行墨忽略掉咬住他手的某只,看向一旁的萧强,冷声问道。

  “所有的酒店没有夫人的开房记录,她……”说到这里,萧强看向病床上的许小陶,接着说道:“她和封辰没有亲密接触。今天去濠天酒店也是为了应聘,被人下了药,封辰路过……”

  封行墨胸口莫名的舒服了一些,随即又怒火中烧起来,冷冷的命令道:“查,查出是什么人下药,我亲自处理。”

  “是,总裁。”萧强应了一声,皱眉看着封行墨的手,被咬出血,这是有多恨啊?

  关键是许小陶没有松口的意思,似乎要一直咬下去。

  “滚。”封行墨朝萧强踹了一脚。

  还没看够,是要看他出多久的丑才满意?

  萧强连忙转身就跑,还细心地帮两人关上房门,吩咐守在门口的保镖不许进去。

  封行墨站的累了,在凳子上坐下,望着许小陶,“下巴酸了吗?歇会儿再咬。”

  靠,这女人是属狗的,一咬上就不松口。

  换一个人试试,封行墨绝对一巴掌打过去。

  “对不起。”封行墨大手轻轻的抚摸上她柔软的发丝,尴尬的道歉,“是我误会你。”

  封行墨第一次对人道歉,他这种人即使做错了事情,也从来不需要对谁道歉。

  许小陶松开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发泄着心底的委屈。

  封行墨抽出纸巾,帮她擦拭着唇角的血,闷闷的说道:“有这么委屈吗?还哭。”

  “我和辰哥哥是清白的,我们什么都没做,你凭什么误会,凭什么动手打他?”其他女人哭起来是梨花带雨,许小陶哭起来惊天动地,一点儿都不温柔。

  封行墨的脸色彻底黑了,瞪着她问道:“你是因为我打了封辰才咬我?”

  他后悔了,刚才就该把许小陶弄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