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晋江独发·唯一正版]

  祁六珈昏睡了3天这才醒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是晚上, 墙上壁灯发出暖黄的光, 她浑身有些僵硬, 而且很累, 好像打了一场大仗, 从鬼门关里出逃,分不清现在是现实还是进入了死人之地。

  头脑还是十分混沌。

  她睡在床上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她感觉到好像有人在她身边, 那人的呼吸很轻, 但是气息分外熟悉。她的胸前也有些凉, 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什么, 眼珠移动往侧面看去,男人高大的身形果然近在眼前。

  “霍斯羽, 你在干什么?”她艰难说出一句话,声音沙哑。

  她对上了他沉寂的眼睛。

  霍斯羽正拿着一条温热的软布巾想帮她擦身,刚刚帮她擦完脸部,想要帮她擦身体, 解开了两个纽扣之后, 她便醒来了。

  “你……醒了?”低沉嘶哑的一句话, 隐隐透着愉悦和悲伤, 听在祁六珈耳中让她怔了怔, 随即心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灌入四肢百骸。

  她侧头看到霍斯羽站在她身前, 宝蓝色眸子黯淡, 胡子拉碴没有剃, 脸上是惊喜又有些害怕的复杂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像看到他拿着湿布的手在颤抖,像是在疯狂压抑着一些什么。

  “我睡了很久吗?”祁六珈轻声问道,声音干哑得厉害,霍斯羽来不及对她说什么,只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目光近乎贪婪,然后按响了铃声让医生来。

  医生进来之后立即为她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检查出她暂无大碍,但是最近也只能喝点白粥清清肠胃。

  霍斯羽在旁边一直认真听着,偶尔问几个重要的问题,让祁六珈在旁边听着总觉得……很微妙。

  医生走了之后,他才给她捧来一杯温水,拿来一支吸管一点点喂她喝,他现在丝毫不敢大意,就连喂她喝一杯水都小心翼翼的,怕出了什么差错。

  “我是不是过敏了?”

  霍斯羽自医生走了之后就一直看着她,目光在她脸上一遍又一遍描摹,眼神沉默却又炽热,好像大团星云起伏缱绻,让她根本移不开目光。

  好不容易一杯水喝完了,祁六珈唇色也湿润了不少,让她看上去脸色也没那么苍白病态。

  然而霍斯羽还是不放心,又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让祁六珈都忍不住有些脸热了,“你究竟在看什么?”

  “看你。”霍斯羽翕动了一下唇瓣说道,声音温柔。

  “看我干什么啊?我现在这么丑,你是要把我现在的样子记住好以后取笑我吗?”祁六珈被他这样看着十分不自然,说话的语气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霍斯羽突然笑了,伸出指腹恋恋摩挲着她湿润的唇瓣,“珈珈,你还以为现在是高中吗?”

  “我没有……”祁六珈后知后觉发现他在说什么,想起以前的事情,脸上都要烧起来了。

  她是记得有次她发烧,烧了好几天,后来醒了之后霍斯羽也是这样看着她。

  她那时候已经搬回了家里了,他们也已经开展了不太正当的恋情,她以为他不会知道,那次他好像去了不知道哪里参加什么极限运动,要一周才能回来,她都病得浑浑噩噩了,一醒来就看到他这样严肃地看着自己,睡意瞬间全无。

  她有些害羞而且被这样看久了肯定极度不自在,他和她斗嘴,她不服气,直接说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啊?我现在这么丑,你是要把我现在的样子记住好以后取笑我吗?”

  语气和神态和现在如出一辙。

  霍斯羽禁不住笑了起来,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就知道她彻底清醒过来了,那时候他也是这样笑,现在也是。

  只是,心境已经是不一样了。

  祁六珈的身体状况很差,她的身体太虚了,这几天他一直都在照顾她,帮她擦身,帮她按摩,喂她喝水,让医生过来定时检查。

  他帮她擦身的时候看到她肚皮上有一条很难看的伤疤,接近腹部的位置,医生当时便问了一句,“祁小姐已经有孩子了?”

  ——那是剖腹产留下来的伤疤。

  她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又经历过什么事情,他一无所知。

  如果祁芣苡真的是他的儿子,不,排除这一点不提,从祁芣苡的年龄往回推断,他是在祁六珈受伤后的一年左右出生的,那时候她的双腿应该还没有完全好。

  她离开他的时候连走路都费力,1年后又能康复到哪里去?

  而且,她走的时候还在用药,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的话,肯定会极度担惊受怕吧。

  可以想象到的是,她一个女人在陌生的国度承受了许多不应该承受的恐慌和痛苦,而他一直没有在她身边。

  他几乎有些不敢想象,甚至是不敢去问她,因为,每让她回忆一次,就相当于在她伤口上撒盐,他做不到这么残忍。

  “肚子饿不饿,已经让你准备了粥,要不要想喝一点儿?”霍斯羽没有再开她玩笑,态度较之前也温和了不少,让祁六珈觉得他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事情。

  她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看向他,“霍斯羽,你不必为我做这么多事情,过敏是常事,我这次回来可能是不适应气候,所以才看着这么严重,平时我小心点就会没事的了。你也不需要那么紧张。”

  她看着他青黑的眼底,还有明显憔悴了不少的面容,知道他这几天肯定是持续担惊受怕了,她有些不忍。而且她也觉得他没有义务这样做。

  他太忙了,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怎么能来照顾她呢?

  “我喜欢。”霍斯羽听着她又想和自己撇清干系的语气,还是按捺住自己的坏脾气,一字一顿地对她说道。

  祁六珈似乎被他说懵了,靠在床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表情有些困惑,“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照顾你,一点儿都不觉得累,就只是希望你不要再睡在床上这么久了,我真要伤心的。”霍斯羽双手按在被面上,宝蓝色的眸子完完全全攫取住她的视线,不让她有任何逃避的可能性。

  他离她极近,几乎将所有情绪都袒露在她眼前,毫不掩饰,坦诚得让祁六珈不知所措。

  “你……你是有受虐倾向吗?刚刚那样的话,你不应该对我发火吗?”祁六珈想要推开他,但是她的手一丝力气都没有,腕子上密密麻麻都是针口。

  有新的也有旧的,淤青了一大片。

  霍斯羽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依然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他伸手握住她抵在他胸膛上的那只手,将她的手给完全包裹进去,举到唇边虔诚地亲了亲,眸光深邃得让人无法忽视。

  “珈珈,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永远都照顾你,对你不离不弃。”

  他极少说这些承诺的话,他只会用实际行动去履行心中的理念,而不会将这些话说出口来,在祁六珈耳边听来,他这话真的算得上是甜言蜜语了。

  眼前的男人给她的感觉过于陌生,他说出来的这句话也不知道让她该怎样回答,最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的承诺我经受不起,你都看到了,我身体真的不是很好,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无谓误人子弟。”

  霍斯羽看着她这张轻松又有些疲惫的笑脸,还是没有反驳,但是还是从口中说出一句话,“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祁六珈被他噎了噎,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他也没有多说的意思,勺了粥给她喝。

  现在都已经是晚上8点了,这个点吃饭都过气了。

  “你这几天都没吃什么,医生也嘱咐你不能吃太油腻的,先喝点粥,过几天再弄点有味道的给你吃。”

  “好。”祁六珈无法再和他说一些什么,只是安静应答,但是心里总觉得有些慌,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她这昏迷的几天里又发生了一些什么。

  她的手实在是没有力气,只能让霍斯羽先将粥给放到桌子上,她歇一会儿再吃。

  霍斯羽似乎看出她力气不继,打趣道:“没力气?”

  祁六珈脸红,以往和他相处时的一些微小的表情都出来了,她噘了噘嘴,“我睡了这么久没力气也是应该的。”

  “嗯,那我喂你吧。”霍斯羽点了点头,从善如流地说道。

  “不需要……”

  “怎么就不需要?”霍斯羽一口打断她的话,“是我给你做的饭菜与你所服用的药物产生过敏反应,你之所以突然过敏也是因为我的原因,很应该由我来负责。”

  “但是……”

  “没有但是,”霍斯羽语气有些凶,“再吵的话我不介意亲自堵上你的嘴。”

  祁六珈:“……”

  她还真的被他威胁到了,在他喂自己喝粥的时候,祁六珈看着他认真柔和的眉眼忍不住这样想道。

  不得不承认的是,她还真的是有些沉醉于这样的温柔乡里,仿佛过去6年分离的岁月不曾存在过。

  祁六珈足足喝了两碗粥才停了下来,霍斯羽见她胃口不错,心中也微微放下心来,嘱咐她先休息,他先收拾东西去洗个澡。

  而她此时才发现,病房里添置了不少男性用品,霍斯羽的衣服也放进了衣柜一角。

  她这样看着,不知怎地有些心酸,视线也一直跟随着他,直至他进了浴室才回过神来。

  手机里躺着儿子发来的信息,粗略一看还发了不少,不仅有文字还有照片,甚至还有未接通的视频电话,十几二十个。

  大概,是真的让他担心了吧?

  然而,来不及回复儿子,她便接到了她父亲祁昭的电话。

  祁六珈接到祁昭电话的时候有一瞬的惊慌,主要是她住院已经有一个星期了,除却第一天打了电话告诉他,她会在戚琦里住一小段时间之外,其余时间她都没有联系他。

  她昏迷了好几天,都不知道她爸爸知道到哪个程度,所以在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做好了心理准备再接起。

  “喂,父亲。”祁六珈轻声说道,声音还有些哑。

  “六六,你是不是住院了?腿有没事?过敏症好了没有?”祁昭这一周都在外面出差,本来还不知道祁六珈受了伤,后来他回国打过来却是霍斯羽接的电话,霍斯羽也没有隐瞒,一下子将全部事情告诉了他。

  祁昭不玩儿微博一类的社交媒体的,知道祁六珈发生的事情之后立即注册了一个微博上去观察情况,没想到网上已经闹得这么如火如荼了。

  祁六珈的身份被人人肉出来,当初崇明私立她和霍斯羽的事情其实闹得很大,两家人基本都闹僵了,而这件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演变成恶毒父亲和母亲生生拆散一对鸳鸯,让他们变成了怨偶的戏码。

  总之,他和霍斯羽的妈妈都被骂得很惨。

  【跳舞的小红鞋】:图片中的女主角,我敢打包票,绝对不是那个心机婊马思思。这张照片拍得模糊,如果你们真的看到我同学真人,你会惊叹于她身上沉静的气质。我和她做过2年同学,你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能对舞蹈热衷到某一种程度,她将舞蹈当作生命,同时也进行自我修养,她出身名门大家,但是并不浮躁,相反地,你能从她身上看到百年气质的沉淀,让人意外至极。

  当时她和霍总分开的时候我们都很惋惜,惋惜了不知道多久,因为,霍总和她的气质、生活环境、性格都很不一样,他们能在一起本来就是奇迹……

  哎,不说了,再说我都要哭了,现在看到霍总和她重新在一起,祝福他们,笔芯!

  【戴着帽子的大灰狼】:楼上的,我赞同你的说法,据知情人士说话,他们俩高中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完全分离,而是在家长的眼皮底下继续在一起,有人看到他们在学校的舞蹈室里亲吻呢。啧啧,你根本想象不到看起来这么禁欲冷漠的霍总当年居然会这样……

  【小姐姐的粉】:这位祁小姐以往跳舞的视频我已经扒了一些出来了,我天!天仙!真的,说她是天仙真的不为过!眼神实在是太撩人了!还有她的身材太好了!不过我最喜欢的是她的红唇,艾玛,看到都想亲一口,ps:我可是个女的,而且我也不敢和霍总抢女朋友。嘻嘻,希望他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窥屏的咸鱼】:楼上的,你的进度也太快了吧?不过!现在这个小姐姐是腿受伤了吗?最近都没看过她跳舞啊。但是,不论怎样说,我很喜欢她啊!小姐姐没微博吗?@霍氏执行霍总不让你女朋友也开通一个?现在正主出来了真的是神清气爽啊!

  没错,我就是不喜欢马思思!巴巴地抱着人家的大腿不放,还要抢我们小天后呦呦的资源,还真是作了反了!

  ……

  网上的评论实在是太多了,祁昭看到自己变成了“恶毒父亲”之后总有些心虚,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明目张胆地早恋真的可以吗?当然是不可以!而且说什么自由恋爱那压根是不可能的,霍家那样的家族,嫁进去的话六六能幸福高兴吗?

  祁家近年来和霍家其实是没什么来往的,他和霍斯羽更加是没打过电话沟通,贸然从他女儿的手机里接到听到他的声音,还要听见他十分尊敬地叫他“叔叔”,他心里是崩溃的。

  当年知道祁六珈和他在一起的事情之后,他曾经失手打过他,霍斯羽那么骄傲的人,从来都是他打别人的,而没有别人打他的,当时他看他的眼神……简直了……至今回想起来都有些心惊。

  时隔经年,前几天他还对祁六珈说让她去相亲,不要再和霍斯羽纠缠一起了,没想到过了几天,居然直接和对方接上头了。

  祁昭想,这天底下所有的父亲大概都将想自己女儿抢走的男人都视为洪水猛兽吧,他的妻子去世之后,他将他们的一双儿女当成了宝,当成了眼珠子那般疼爱,哪里能轻易将祁六珈交给霍斯羽?

  更何况,那些都是他们年少时候的事情,现在他们都是成年人了,难道还不知分寸吗?

  但是没想到兜兜转转……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这一通电话由霍斯羽来接已经很能说明一切了。

  “六六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祁昭问道。

  “腿部受伤,后来药物过敏,现在在住院,他还没有醒来。”

  听得出,男人的声音带了一丝疲惫,祁昭突然有些不忍心责问他,但还是说道:“你陪着六六?你们重新在一起了?”

  “叔叔,我和她根本没分开过,我心中只认定她一个,她出了事儿,我自然会陪在她身边。”霍斯羽的语声很坚定,没有一丝动摇的痕迹,他仿若像一座山,发出让人振聋发聩的声音。

  大地回响,他的话语直直坠入他的心头。

  祁昭听得出他话里的认真之意,霍斯羽这个人的能力如何,品性如何,这些年来他都有目共睹,说是绯闻满天飞,但是那也只是新闻媒体写的,当不了真。

  然而,承认了他的能力和品性,并不代表他要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他,祁六珈刚刚回来没多久,他其实也不是十分着急。

  “你这话也是说得好听,”祁昭不置可否,“杜家的那位又是怎么回事?你这里说只认定六六一人,转头就要和别人订婚,我无法相信你。”

  “杜家那边的事情我会处理好,请你给我一些时间。”霍斯羽顿了顿,直觉祁昭应该是不知道祁芣苡的存在,不然祁家那边一早就闹开了。

  而他也已经让陈维文去调查这次的事情了,不日也会有结果。

  “你们想怎样做我并不掺和,”祁昭并没有被他带动情绪,霍斯羽是一个谈判高手,生意场上无所披靡,他并不接招,“但是,任何有伤害六六的事情出现,祁家必定不罢休。”

  “叔叔,我知道的,”霍斯羽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穷极一生,我都珍她爱她,我会将所有最好的全都给她,不让她再受半分的伤害。”

  “我的承诺或许在你的眼中没有任何效力,然而,我会用行动会用事实去证明,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她一生一世。”

  这话说出来其实十分肉麻,也一点儿都不适合霍斯羽的性格,但是他的语气过于郑重和严肃,神圣庄严的一面超过了祁昭所能感受到的违和感。

  最后,他只能在电话那头暗叹了一声,“我说了什么不作数,最重要的是六六能不能接受你,你们毕竟……”

  霍斯羽听他有要松口的痕迹,心中也微微松了一口气,“有叔叔支持,是我最大的荣幸和助力。”

  “你小子……”祁昭后知后觉也反应过来被他变相套了话了,不由失笑,“年轻人啊,太过奸诈可不好啊。”

  霍斯羽在那边也只是高兴地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而这次是祁六珈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他还在机场,一时之间无法赶回来,可是心中始终是记挂着自己的女儿,在临上飞机之前还是打了个电话过来问候情况。

  “爸爸?你什么事情都知道了?”祁六珈听他的语气就已经听出来了,有些心虚。

  “嗯,怎么就这样不会照顾自己?”祁昭的语气里没有责备,有的只是关心和一丝丝的无奈,让祁六珈听了,觉得特别窝心。

  “对不起,爸爸。”她轻声说道,不知怎地,鼻子有些酸。

  “霍斯羽已经和我通过话了,六六,遵循你的心意去活,不要考虑计较太多,做你想做的事情。”祁昭说道。

  “爸爸……霍斯羽是不是和我说过什么话?”祁六珈惊讶于她父亲态度的转变,明明一周前他还是那种雷厉风行视霍斯羽如洪水猛兽的态度,怎么一下子就变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他是和我说过一番话,六六,按照你自己的心意去活一次吧,你还年轻,不要给自己困下死局。”祁昭说着又浅叹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

  祁六珈这回是彻底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哽咽着哭了出来,她不想让祁昭知道,所以哭得无声。

  祁昭的一句话戳中了她长久以来痛点和无法排解的地方,这六年来她活得惶惶恐恐,害怕家人知道她一切的任性妄为。

  而现在,她的父亲所展现出的包容的一面,让她倍感惊讶的同时也感到一种被关心被体贴的心情。

  她开始反思,自己这些年来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