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一睁开双眼,就看见了南丁格尔的脸。

  周围还有其他的人影在晃动,但是那些人影周围都浮动着残影,他们的面容模糊不清,她勉勉强强地能看清楚他们的嘴巴在动,但是听不清楚他们的声音。

  “!…………”

  她用力地闭了一下双眼,再次睁开眼睛,听力和视力才开始随着她清醒时间的延长,变得逐渐稳定下来,“——”

  “!”

  围在她床边的一堆人,看着她的苏醒,先是不约而同地集体暂停了一下,接着便争着朝床边涌去,同时又注意着不会使人类御主和负责治疗的天(恶)使(魔)护士感到负担。

  ……看来之前起码被南丁小姐镇压过一次了啊……

  人类御主费力地勾起唇角,同时,南丁格尔拿掉了她的氧气罩,又拿起了一个记事板,写着什么。

  “烧已经退下去了。肠胃炎正在治疗中,患者需要易于消化的食物,良好的生活作息,以及平静缓和的心境、切忌情绪激动——”

  红色的双眸注视的目标从记事板转移到了病床上的那个人,南丁格尔说,“当然,最根本干脆的方法,我建议把胃切除掉——”

  人类御主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我开玩笑的。”

  南丁格尔笑着摸了摸人类御主的狗头。这位天使是想让病人放松一点,不过,明显的,她并没有多少开玩笑的天赋。

  “吓我一跳,嘿嘿……”

  黑发少女要不是正在打着点滴,一定会摸着自己的头发傻笑起来的。

  “Emiya,”南丁格尔看向红色外套的弓兵,“Master她的饮食方面就交给你了。”

  “好的,没有问题。”Emiya自然是一口答应。

  “……那个,Emiya?……”

  “?”被呼唤到的男性立刻转过了头,“怎么了吗?”

  “你昨天晚上做的火锅,究竟放的是什么原料的辣酱啊?”

  脑袋陷入了柔软无比的枕头中,黑色的头发蓬开,越发显得人类御主的脸瘦小可怜了起来。此刻她脸上正挂着心累的苦笑,一只没有挂着点滴的、虚软的手摸着自己的嘴唇:“太猛了吧?直接把我送进了病房不说,我的嘴唇到现在都还肿着呢。”

  嘴唇到现在都还肿着呢。

  嘴唇还肿着呢。

  嘴唇肿着。

  ……

  “——!!”

  Emiya倒吸了一口冷气。

  “……Emiya?”

  人类御主担忧地蹙起眉头。原本她只是想诈一波Emiya,来一回强行碰瓷,来换取诸多的美食福利。但是看一向冷静从容的Emiya一脸反应不过来的模样,她又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用自己的病来诈Emiya太过分了……

  “记、记忆还会自动弥补漏洞,吗……”

  一整个房间,除了帕拉塞尔苏斯在学术精神之下、勉勉强强地用颤抖着的手记录着亚种爱之魔药的效用,估计就只有工作狂魔南丁格尔能冷静地给人类御主换用完的药水了。

  “……?怎么了,大家?”

  发现房间里所有的人,基本上都和Emiya一起进入了暂定模式;原本急迫地看向她的、或者焦急地询问着“你没事吧”的人,都瞬间两眼发直……人类御主越发地坚信起这都是自己口无遮拦的错了。

  ……仔细想想,在关心自己的人面前,夸张一点打个比方,这种话就和“子女在父母面前开玩笑说自己短命”一样恶劣嘛。

  她越发地愧疚、又无措。完全认定自己今天晚上是吃了变态辣的火锅、才导致肠胃炎复发扑街的人类御主,一点儿也想不到,真相是自己陷入了情感恶性漩涡,由于失眠的作息不正常、情绪起伏过大,才导致了肠胃炎对她的第二次拜访。

  至于嘴唇到现在还肿着什么的,不如去询问一下来自法兰西的老兰同志、他专业的法式舌吻,是不是已经达到了可以把樱桃梗打结的地步:)

  ……因此在人类御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站在床脚位置的兰斯洛特·Saber,与被昏迷中的少女一直握着手、此时才能占据有利地位地站在床头的兰斯洛特·Berserker一起僵硬了。

  “……前辈……”

  玛修简直心疼得要死,尤其是她来在病房之前、还去监控室看了事件发生的全过程。

  差点被喜欢的人捅一刀是什么感受呢?玛修光是换位思考、想想自己被喜欢的前辈推开的场景,都心悸到不行。如果她是那一班监控事态的其中一位的话,她绝对会最快地赶过去的、就算会被前辈怨恨,她也会……!

  “前辈!……”

  垂在身体旁边双手捏紧,镜片之后的双眼氤氲起了雾气,偏偏又说不出安慰人的话,玛修只能抿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呜咽的声音。

  “……玛修……”

  冰冷的液体不断地滴进了身体,原本就畏寒的人类御主双手冰冷,她用没有打点滴的左手牵起了薄色头发少女的手,弱小却也是玛修不会拒绝的力道打开了她攥紧的手,“……嚯啦,你看只是肠胃炎哦,在妙手回天的南丁小姐的治疗下,我很快就能好啦……不用那么紧张,呐?”

  “■■……”

  罗玛尼语气复杂。正是因为知晓事情不是什么根本就不存在的变态辣火锅的错,他才更加的感到无力。

  “医生,你好歹也算是医生嘛,”因为恪守职责的南丁格尔是绝对不会在患者的病情方面撒谎的,所以人类御主只好朝罗玛尼使眼色,“你能看出我这次只是小毛病的,很快就能好的吧?”

  “……嗯、嗯……”

  在南丁格尔的默许下,罗玛没有像平常那样吐槽“什么叫我好歹也算是个医生啦”,而是勉强地笑着,说出谁也不会相信的话,“玛修,■■她很快就能好的哦。”

  “……嗯。”

  “……”就算是读不懂空气的人类御主,此刻也能看出现场的氛围相当不妙,“我说——我又不是罹患绝症,你们这么一副沉痛悼念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

  “前辈,不要说这种话啊!……”

  玛修难过地低垂着脑袋,好让脸颊旁边的头发垂下挡住她的表情。

  “诶、对、对不起!我错了!”

  然而躺在床上的少女,以她的那个仰视的角度,除非站在兰斯洛特·Berserker旁边的玛修用手臂遮掩着脸,她是一定能看清楚她的表情的,“唔哇——不要哭!那个、我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以后也会规律作息,太辣的东西,我、我——”

  说到这里,她露出了一副肉痛的神色,但是咬咬牙,这个嗜辣的人居然还是狠下心说:“——我也不吃了!……唔、呃,所以别哭啦?我以后也不会进除了战斗之外的原因进病房了?玛修,玛修~——”

  “我、我没有哭……”薄色头发的亚从者小声地说,“我是前辈可靠的后辈,也是Master可靠的Servant——虽然只是Demi·Servant……所以,我没有哭。”

  “……真的?”人类御主侧过脸,睁大了眼睛打量她。

  “——当然是真的!”

  玛修抬起脸,认真地说道。

  “……”让人类御主放心的是,她虽然双眼被泪水浸润得闪闪发光,但是好歹没有真的哭出来,“呼……那就好……我当然是相信玛修的啦!嘿嘿~”

  因为生病,身体就比平常的时候要虚弱一点,松了一口气的少女不经意间便露出了些许的疲态。

  Emiya帮她掖了掖被角:“Master,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等一下,”深吸一口空气,少女再度露出了无事的笑容,“先等等啦妈——E、Emiya,咳!……医生,明天的训练强度可能要稍稍减一下、灵子转移到特异点处理异变可能不行……要麻烦你们了……抱歉……”

  “……现在就不必说抱歉什么的,一直以来都靠你冲锋在特异点的第一前线,”医生露出了让少女安心的微笑,“……这次,也正好趁你生病的时候,展现一下我们Staff大人的风采啦!哈哈!”

  “……大人的、风采,不是用在这里的吧?”于是人类御主内心躁动着的、不知为什么无法平息的不安,稍微地缓和了一点,也跟着他一起微笑起来。

  “呜!”

  “玛修?……”

  “呜……咳……、咕呜!——”

  前辈。

  被命运耍弄的,被敌人设计的,被同伴无意亵玩的,前辈。

  ……本来应该有更加温柔的人生的。为什么,明明自己都已经这么虚弱了,还在思考着“拯救人理”“顾全大局”呢?

  ……明明,稍微任性一点也没有关系的啊啊!!

  “唔哇啊——怎么、好端端的为什么又哭起来了啊啊啊?”

  人类御主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罗玛尼好端端地谈论着她生病不方便期间的行程安排,自己的恋人就又哭了起来。左不过她就知道那个心肠柔软的孩子是在心疼她……但是——

  “……玛修,过来,”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慌慌张张的,她可是玛修的主心骨啊——这么对着自己说的人类御主,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来。”

  黑发少女的眼瞳是深棕色的,流转着温润的光。她朝人造人张开了怀抱,提出了她无法抗拒的邀约。

  “呜……咳!……前、前——辈!?……”

  玛修努力地想要止住自己的哭泣,因此便哽咽着朝人类御主伏下了身,却被病床上的那个人一下子抱住了,“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怎么样都无所谓,小女孩儿,”大块的深棕色在玛修的眼前蔓延开来,让她联想到了冒着袅袅上升的热气的热可可,“你可别哭呀。你一哭,我就觉得全世界都在下雨,身体就像是得了关节炎那样隐隐作痛啦!”

  “——”

  她亲了亲玛修的额头,又用鼻尖碰了碰她的鼻尖,姿态自然又亲昵:“……所以,就算是为了我着想,请别哭。”

  “我也很难过的!所以……”一旁的静谧对着手指,“那个!……Master,也请……”

  “诶?”人类少女看向了静谧,脸上露出了抱歉的神色,“不好意思,静谧……不可以。因为,这可是恋人之间特有的互动。”

  接着,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看向了在场的圆桌们:“父亲大人、高文叔叔、崔斯坦叔叔,我这次生病不是身体虚弱,应该还有从前的旧伤的因素吧、不过对日后的战斗以及生活一点影响都没有的!所以,请务必放心地把玛修交给我!……——咦、等等,父亲大人,你怎么鼻青脸肿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