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霸道总裁宠萌妻 第一百六十九章:不怕是会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怕,我是会员。”上官婉儿掏出一张崭新的VIP会员卡亮在了她的面前,一副我是会员,我做主的架势。

  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可爱的上官婉儿,摆着一早上冷冰冰脸的她也被上官婉儿可爱样给逗得嘴角扬起了弧度。

  有了上官婉儿这张最高级别的VIP会员卡,他们顺利的要了一间雅包,两人畅通无阻的随着服务员的脚步上了二楼,进了末字号雅间。

  一路上就听见上官婉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听,一会说这么的菜是如何的地道,如何的好吃,一会就告诉梅凌她手上的这张最高级别的VIP会员卡是她哥哥上官赫连给她的。

  提起上官赫连,上官婉儿不免多嘴了一句,“凌儿,你也别怪我哥,其实他是有苦衷的。”虽然作为上官赫连的妹妹她也不知道哥哥他是在为谁做事,但从他们到A市的这些天下来,隐约中她能感觉到她哥是在为别人做事,确切的说他们上官家族是在为他们人做事。

  梅凌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些什么,只是冷冷的勾唇,眼看着窗户外的车水马龙。

  包间的门再次推开,一名穿着正装的中年男人,神采奕奕的走到他们的面前,身后跟着两名服务员,各个脸上都带着职业性的微笑。

  “这位一定是上官小姐,上官小姐来本店,真的是令我蓬某人倍感荣幸。”蘑菇餐厅老板蓬含一听店员说有名女子用他前天刚给出去的最高级别VIP会员卡,立马猜到了来的人是上官赫连的妹妹上官婉儿,在A市只有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上官赫连最宝贵的就是他的妹妹上官婉儿,前段时间在楚少的订婚宴上两名女人惹上了上官婉儿直接就被上官赫连带出上官老宅毁了容貌,断了以后的生计,这一辈子就算彻底毁了。

  前天刚送出的卡,蓬含还担忧上官赫连看不上他们这些小餐馆,想不到今天上官婉儿就带着朋友来光顾了,正在餐馆后台看着各个大厨的蓬含一听说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又换了一套干净清爽的西装便领着两名服务员眼巴巴的赶来了。要知道,送上门的机会通常是可遇不可求的,他今个一定要好好把握,说不定,他今个一努力以后这蘑菇餐厅能开到国外去,成为全国连锁餐饮巨头之一。

  “嗯哼,你就我哥说的蓬含。”上官婉儿记得昨个上官赫连给她卡时有提过。

  “嗯,在下正是。”蓬含一紧张话都不会说了,白话文成了文言文,惹得婉儿直笑。跟在蓬含身后的两名服务员也想笑却不敢,硬生生的憋着,而坐在婉儿对面的梅凌,依旧表情冷冷的,头都没有正对着他们。

  “上官小姐,蓬某嘴拙,惹上官小姐生气,上官小姐莫怪。”刚刚蓬含确实是太紧张了,他没有想到上官赫连居然会在上官婉儿面前提到他的名字,更没有想到上官小姐居然记得他的名字,实在是令他受宠若惊。

  “哈哈,没事,没事。”上官婉儿抽过站在她身侧服务员手中的菜单,摊开道,“推荐一下你家的拿手菜吧。”

  蓬含连忙上前,一页页的翻着,为上官婉儿介绍着,他很注意分寸,纵使上前讲解也主动与上官婉儿保持一定的距离,让她既能听见他的讲话,又不会觉得他唐突。

  向来心细的上官婉儿也察觉到了蓬含的心细,心底默默的为他点个大赞。

  菜单向梅凌送了过去,指着图片上的干煸杏鲍菇道,“凌儿,这个爱吃吗?”

  上官婉儿这么一出声,让站在一旁的蓬含想不注意到对面的梅凌都难,梅凌在这么一侧头,看清容貌的蓬含吓个不清。

  一开始看着侧脸的时候,蓬含就想着上官小姐带着过来的朋友也是个美人胚,却再怎么也没有往荣少女人身上想。上官赫连一回来就向荣氏宣战这谁不知道的事情,而梅凌如今已打上荣腾荣少女人的标签,这也是家喻户晓的事情,上官婉儿带着梅凌过来,就相当与上官赫连带着荣少过来,两人和气的面对面一起用餐说出去谁信。

  “我随便,你点就行。”她哪有这份心情大吃大喝。

  “梅小姐,蓬某眼拙没认出来您,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单单几个字的话,到了蓬含的嘴边话才说到一半打起了结。

  很显然,梅凌没有心情吃饭,也没有心情搭理其他人,随意的哼哼,就想这么大方了去,她这么一哼却吓坏了蓬含。

  中年男人站在上官婉儿边,身子直抖着,还不如他身后的两个服务员的小姑娘家有胆量。

  当然,两个小姑娘与蓬含的情况不同,不懂其中的要害,只知道梅凌与上官婉儿是她们这等平常百姓惹不起的人物,至于怎么惹不起发却不清楚。她们不清楚不代表蓬含不知,就这是所谓的另一种无知者无畏。

  “蓬含,瞧你都吓成什么样了,我和凌儿两个小姑娘家还能吃了你不成,你说是吧,凌儿?”上官婉儿一个劲的向梅凌使眼色,凌儿在这么多人面前,你可别又顾装清高,不搭理我,让我大失面子。

  “嗯,我可不是老虎,至于某人,这个……我就不知了。”梅凌故意把声线拖长,双眸看向她对面的婉儿。

  哼,让你今天惹我,偏要拐我出来!

  面对如此补刀的队友,上官婉儿佯装轻咳道,“那个蓬含,你先是说自己嘴拙,又是说自己眼拙,想问你五官还剩几个完好?”

  “这个……”一句调侃的话,蓬含再笨也是能听得出的。

  “好啦,我就不为难你了,这些,还有这些都给我上上来,让我们尝尝,速度要快点。”上官婉儿指着菜单快速的点过,把菜单合起。

  “好的,多谢上官小姐,梅小姐,你们这顿算我蓬某人的。”蓬含万分感激,连忙给身侧的女服务员使眼色让她拿走餐桌上的菜单。

  “不必,我上官家一顿饭的钱还是吃得起的。”

  上官婉儿说了这样的话,蓬含不敢再说什么,领着两名服务员离开了包间。

  一刻钟,上官婉儿点的菜随着包间门的再次打开,菜肴一道接着一道的上上来,再过一刻钟,点的所有菜品已然上齐。

  此刻已到正午太阳最炎热的时候,蘑菇餐厅附近梧桐树下,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下面,男人四处张望确认没人才敲开车门,“头儿,确认过了,梅凌、上官婉儿他们都在。”

  黑暗中,女人冷笑着,眸中透着浓烈的杀气,“好。”两个贱人,你们的死期到了。

  巍峨的皇宫,主殿内,一片静寂,宫女们都忙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谁也不敢多言一句。

  唯诺年站在主殿门前,抬头望着天色,眼虚眯成了缝,合着的两手揉搓着。

  “报……”一名侍卫急匆匆的冲进主殿,看到站在门前的唯诺年,吓得一下撒住脚步,身子不稳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什么事,这么毛毛躁躁的?”

  侍卫连忙从地上爬起,“报,霍特公爵从A市传来消息,今天早晨荣少把事情交代了。”灰头土脸的侍卫将话一字不落的转速,只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却令皱眉头皱了一个上午的唯诺年露出了喜色。

  “在这等着。”

  唯诺年丢下话,快步走进大殿内,也顾不上那么多忌讳,直接敲门进了殿内的后堂。

  “国主……国主,霍特公爵来报……”他口对着讲话筒,手旋转着墙角一边的红色装饰物件,三两下,才停了手。

  主殿底下冰室中,纵然外面已是夏季,冰室依旧四季如冬。

  爱丁白·克卫华披着白绒大衣站在冰室正中间的水晶棺材处,宽厚的大掌经过岁月的洗礼已然刻上了沧桑的痕迹,手心轻柔的抚摸着水晶棺材,深眸溢出说不出的情愫。

  “诗画,我们的女儿长大了,长的和当年的你几乎一模一样,哎……”最后一声叹气,沉浸在冰室前头的响铃中。

  克卫华拧着眉头,放在水晶棺材上的手,随着外面唯诺年的话,慢慢收紧。

  “诗画,我这样做你会理解我吧。”很快男人,又朝水晶棺材处看了一眼,脚轻踏在五尺深的冰面上,走到水晶棺材的前头,看着沉睡在里面穿戴完好、保护肌肤没有一丝瑕疵的邵诗画。

  男人就这么深深的望着似乎抽干了全部的力气,最后响铃停止住,又是一声叹气充斥在整个冰室,叹出温热的气息还未飘远就已经被寒气侵蚀。

  “诗画,不管你会不会恨我,我都必须这么做。”

  克卫华坚定的吐出话,看似在对着水晶棺材里面的人说,其实更是在对他自己说的。

  他拖着已被冻僵的身子,像个迟缓的老人往冰室大门前走,随之指纹、密码的双重输入成功,紧闭着的门拉开。

  大殿内紧闭着的金色墙壁开启,克卫华出现在一直在墙侧等候的唯诺年的面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