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霸道总裁宠萌妻 第两百一十章:一尸两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来刚才电话里传来的占线声是楚沐燊打来的。

  “沐燊哥,我很好,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这些荣腾都会处理好的,恩恩……谢谢。”

  梅凌没有再多说十分简洁的挂了电话,蒋雯雯刚才的电话她已经彻底想开了,剩下她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彻底相信她的男人能够处理好、能够解决好,给他充足的时间。

  楚沐燊听着急促的嘟嘟声,嘴角泛上了自嘲的笑容,一早上他得知了直播的事情,特意调用了权力,办了私事,结果整整一个上午没有丝毫的效果,怀疑背后那个人一定大有来头,最终他不放心拨出了早就想打出去却迟迟未敢拨出的电话,听到凌儿与他说话时冷淡的语气,他事先做好了承受准备可听到后心依旧不受控制的抽着疼。

  看来这一切不过是他的自作多情,他该试着放下了。

  但爱情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东西,若真是那样,这么多年过去他的爱情也不会依旧还在原地踏步。

  一通电话,荣腾听完心情格外的爽,恨不得立马丢下手中忙着的事情跑到休息室把他的小女人抱到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可惜,现在不是时候。

  天色暗淡下来,荣腾终于把手上的事情全都处理完了,起身看了一下时间,这才发现早就到了晚饭点了,连忙大步赶到休息室,随着往里走进,一股菜香味扑鼻而来,接着听到了小女人与秋眉对话的声音,说着的都是些小女生们喜欢聊的话题。

  他蹙着眉头大步流星的往开放式厨房而去,目光紧锁系着围裙,左手抓着锅边,右手拿着锅铲的小女人,乌黑的长发随意的用花色头花扎着,松松垮垮的耳边漏下一小撮,额前又漏了几小撮,凌乱而又不失美。

  “荣腾,你来的正巧,这是最后一个菜,快来洗洗手吃饭。”

  男人直接跨进开放式厨房,双手环过她的腰肢把她揽入怀中,鼻尖吸着她特有的芬芳。

  “哎呀……你这样我不好炒菜?”男人的举动,梅凌的耳根处一下子红了,看到这里秋眉知趣的端着刚刚炒好的两样菜往餐桌去,临走前,特意朝梅凌那边羞涩的看了一眼,冲着梅凌眨巴着双眼,似乎再说,羞羞,羞羞。

  被秋眉这么一看,梅凌的脸更红了,手放下锅铲朝着环着她腰肢的大掌打过去,“松开,别闹了。”

  “说好的,以后不准再下厨,怎么又做起菜来了?”男人责备中带着浓浓的心疼,丝毫不掩饰。

  许是空气中到处洋溢着暧昧的气氛,许是看见他劳累了一天心底涌出的心疼,她彻底不要了脸皮说起了情话,“我就是喜欢做菜给我心爱的人吃。”

  大掌直接关掉了火,把面前的小女人掰过来,正眼看着,满满的宠溺中迸发出似烟火灿烂的光芒,戏谑道,“谁是你心爱的人?”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面对着荣腾那双可怕的似乎要把她一个吞吃掉的目光,梅凌没有办法再不要脸皮,得还是把丢掉的脸皮再次拾起,推了男人一把转过身点火迅速炒好了菜盛起来,递到了光站在那边不动的男人手里,“去把它端到餐桌上,洗手吃饭。”

  饭桌上,谁都没有主动提起今早上的事情,直到晚饭到了尾声,荣腾放下了筷子开了口,“凌儿,早上的事情再给我一些时间,我还在处理这段时间,我们就住在这里,等一会,让秋眉给你那些常穿的衣服过来,其他的这边样样都有,我们也不用来回跑,好吗?”

  男人的话令她一震,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都没有时间回别墅了,还是……

  很快,梅凌就发觉到了荣腾做了这个决定的原因。

  饭后的碗筷有男人在自然不会让她来洗全部交给了秋眉,秋眉弄好后,萧锦被叫了进来,荣腾直接让萧锦带着秋眉离开了休息室回别墅一趟。

  在云腾休息室住和别墅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小了点,但反而更温馨了。

  下楼的窗边一道刺眼的强光引起了她的注意,大步走到窗前,俯瞰着云腾大厦楼下刺眼光线处,正看到了荣腾的车被拦在了大厦的门外,黑压压的人藏在光线处,由于黑夜她看不太清楚,但被堵着的两人瞅着光线下被照出的身形应该就是萧锦和秋眉。

  看到眼前这副场景,男人晚饭后的话回荡在她的耳边,难怪荣腾会忽然决定和她在休息室住不会别墅原来是因为云腾大厦下一直有着无数潜伏的记者,男人是担心他们在被记者围堵时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令她伤心难受吗?

  “在看什么呢?”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吓得她整个人一震,往后倒,倒在了男人结实的怀抱中。

  书房内,荣腾看着离去有段时间的小身影还没有回来,眉头蹙起,不大放心的丢下了手中的活,起步往外走,刚一下楼就看见了站在窗台边往外看着的梅凌。

  “荣腾,是不是事情越闹越大了?”都这么晚了,居然公司门口还有记者在哪里蹲守着。

  “嗯,有点棘手。”

  毕竟,夜岚那场戏加上之前于世伟为她很好的分析与解释做的很足,几乎现在所有A市的市民都在被那个女人说话。才一天的时间过去到处都是关于梅凌的舆论,有些有心人甚至把她小学、初高中的事情都深扒出来了,骂她从小就是个会勾人的狐狸精……

  很显然这么短暂的时间,这么快的速度就能够扫遍整个网络,调动整个舆论的方向,明显幕后人准备的很充足,就是摆明冲着他们来的,不想让他们过安生日子,更不愿意看着他们顺利举行婚礼仪式。

  “好了,别看了,时间不早了去睡觉,乖。”

  男人给她盖好被子,大掌轻抚过她的额头,“别多想了,一切有我,快睡。”

  “荣腾,你也别忙到太晚,早点休息。”

  “好。”

  看着他带门离去,脑子却久久不能平静,一直都在高速运转着,可是眼皮子好困,昏昏沉沉的感觉传遍了整个身子,头也开始重了起来,不一会她沉沉了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人抱了起来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轻微动了一下换了个姿势再次睡了过去。

  深夜的书房内灯光通明,男人深吸了一口雪茄,又想到了今个午后小女人因为呛人的烟味在她怀里咳嗽,蹙着眉头硬生生的把雪茄正在燃烧的头给掐断,吐着起良久才道,“检查的怎么样?”

  文浅看着灯光下,烟雾中的荣腾,没有说话,把一旁坐着的江席给急着了。

  “老婆,到底结果怎么样,你倒是说句话呀,别一声不吭的。”

  晚上原本荣腾是喊了他们荣家专门的私人医生到别墅去帮梅凌做个全身检查的,后来他还是不太放心把小女人一个人丢在别墅里明早他一人来公司,于是在得到梅凌的点头下他决定两人全都留在了休息室暂住一阵子,直接让萧锦把晚上来别墅的医生给回了,趁着她睡觉大半夜的把江席和文浅两口子叫了过来。

  “身体是没有问题,但还是那句话,现在不适合要孩子,否则……”

  听着文浅的话,江席也蹙起了眉头。

  “还要多久?”这些天,他一直都让秋眉给做些滋补的食物,希望能把小女人喂胖点,两人也好早点要个孩子。

  “难说,也许明天,也许一年,也许一辈子。”一辈子说的格外的轻,但荣腾的脸色已经彻底冷下来了。

  “你别这种表情看着我,你也知道梅凌的血型特殊,又从小带着宫寒的特制,这种宫寒的人本来就难怀上再加上她的血型搞不好很容易大出血,到时候就是一尸两命。”

  文浅说到一尸两命的时候,荣腾放在身侧的两手握成了拳,脸色变得铁青。

  “等等,老婆,你说梅凌宫寒?”江席忽然想起第一次在医院看到梅凌时候的场景,忽然脑袋里有什么东西闪过,随着文浅的点头,他的疑惑更大了,“老婆,你确定梅凌有宫寒的症状?”

  “嗯,查的是有的,而且她这种是从娘胎中带下来的,不容易治好。”

  文浅的话,令荣腾想起了当年他很小的时候邵诗画的死,那时荣慕森醉酒的时候漏嘴提起过。难道那时候邵诗画就是因为这样生下了梅凌死的。

  “还有荣腾你也别太失望,她现在把身体调理调理好,还是很有希望的,毕竟只是宫寒,没有其他的问题,是难怀孕并不是怀不上。”文浅的安慰显得有点苍白无力,就算现在梅凌怀上了孩子,中途也很有可能流产流掉,而一流产就容易出现大出血,再加上她稀有的血型万一供应不上小命都很难保住。

  流产后的身子想再经过调理,慢慢恢复就更难了。

  “老婆,你先到外面等我一会,我和荣腾说一会话。”

  文浅一手支撑着小腹,一手插着腰,疑惑的看着江席,“怎么还有事瞒着我不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