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霸道总裁宠萌妻 第两百七十二章:碎了一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男人手指夹着烟,任由它烧着,烟雾缭绕下是他染上寒冰的脸,一双冰冷的眸紧锁着一门之隔的病房,似乎那双眼冷透过门看到里面昏睡中的小女人,碎点的光中夹杂着数不尽的哀鸣,恍惚间这不是单单的一墙之隔,而是“生离死别”。

  “少爷。”萧锦在浓浓的烟雾中,看到了面容沉如死灰的荣腾,借着散下来的灯光眼角处折射出闪烁的光芒,他第一次看见少爷的泪,心揪着,想要劝少爷放弃明日所准备的一切,但口始终难开。

  男人寒冰冷眸扫着手腕上的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倚了一个时辰下来了,薄唇勾起,弹指烟灰,碎了一地。

  两人出了市第一医院,刚进了银灰色保时捷男人身上的手机就响了。

  “荣少,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干得漂亮,不愧是令A市所有人闻风丧胆的荣少,哈哈……我很满意。”

  市第一医院大楼不远处,高楼上男子单手拿着望远镜,另一手拿着电话,神采飞扬的说着。

  面对凯伟的热情,荣腾整个人冷的只道了只言片语,“没事,我挂了。”

  “慢着,我还有一则好消息要跟你分享分享。”

  荣腾拎着眉,被压制下去的烦躁再次涌起,他伸手掏出了车上摆上的雪茄,大口大口的吸着,吐着单字,“说。”

  “之前给梅凌服用了小部分解药的事情,其实是……”

  凯伟是故意把后面的尾音拉长有意吊着荣腾,男人拧眉成“川”字样,却丝毫不催促任由凯伟吊着。

  “另一种毒药,以毒压毒。”

  “凯伟,你……”男人整张脸都变得铁青,手死死的碾着燃烧中的雪茄,手心那块肉被烫的吱吱作响,萧锦急的大喊着,男人这才松了手中被他捏扁的雪茄,雪茄头还在冒着白色的烟雾。

  “我说会给你解药,但没有跟你承诺给两种解药。”凯伟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身后的黑衣男人使眼色,黑衣男人屈身疾步离去,“药,我已经派人送过去了,至于最终梅凌的命,看明天你的表现了!”

  猖狂、嚣张的男音,刺穿他的耳膜,如针狠狠的刺着他的心脏处,昏暗的灯光下,男人冷笑着,“凯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不会让梅凌有事。”他们再怎么样,也不会要了他小女人的命,这点,从斯坦国回来他心底一直都很清楚,但就是不敢赌。

  不敢拿小女人的命去赌,因为他输不起。

  “呵呵……你说的没错,不过,那是霍特,至于我,你尽管可以试试,荣少,明天的戏码我很期待,你可别让我失望了。”

  凯伟丢下话,留下忙音,荣腾整张脸铁青着,导致整个车里的温度冷到了极点,外面是酷暑夏季,里面则是寒冬腊月。

  良久男人才冷冷道,“去基地,把谨言、汤涛全叫来。”

  “是。”

  银灰色的保时捷快速转头,坐着车后座的荣腾再次拿出手机,拨通了丛云儿的号。

  过了许久才被那边接通,“荣腾,这么晚了,莫非凌儿那边出事了?”听着丛云儿急切的声音,荣腾的耳边回荡着凯伟以毒治毒的话,不再废话直接询问道,“凌儿,到底中了几种毒?”

  “好了,我知道了。”

  这一夜,多少人难眠。

  夜岚看着镜子里穿着新娘装美美的自己,脸颊红扑扑的到现在都还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她反复的问着身后的化妆师,“少主,真的是说今天是我和荣腾的婚礼,不是那个贱人……不是那个梅凌的。”想到凯伟不喜欢她骂梅凌,夜岚连忙改口。

  “夜新娘,你坐坐好,少主就是这么吩咐的放心,少主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今天就负责当一个美美的新娘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不要乱想。”化妆师看着镜子里面并不比她漂亮到哪里去的夜岚有点嫌弃。

  要不是看在少主特意嘱咐的份上,她斯坦国第一化妆师才不要帮这个恶心的女人化妆呢。

  不过,过了今天这个叫夜岚的女人应该再也没有价值了,他们再也不用成天看着这个倒胃口的女人了。这么一想,化妆师的心情愉悦了不少,手上的动作也随着加快。

  皇家酒店,荣氏集团旗下的最高规格的酒店,富商云集之地。

  今个荣腾与梅凌大婚的日子就定在了皇家酒店,还没到时间点,酒店里面就已经来了不少宾客。

  身为梅凌的家人,林俊他们一大家子人也一起到场了,就连上官赫连都硬生生被上官婉儿从上官集团逼到了皇家酒店。

  眼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冷婉香蹙着眉头看着大门口处,手肘捣着身旁正在与老客户交谈的荣慕森,轻声道,“老爷,你派人去看看荣腾他们两怎么还没来的?”

  按照到底不该的呀,今天是他们两人大喜的日子,她昨晚还给荣腾通过电话,让他早早过来迎接宾客呢,这孩子忙没来也就算了,怎么凌儿也跟着忙的没赶上来。

  “等点到了,人就到了。”荣慕森语气格外的冷寒,冷婉香蹙眉却没有多想。

  直到良辰一刻已到,一身白色新郎装的男人挽着一身白色新娘装的女人踏入布置的喜气味道浓厚的大殿中,吸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冷婉香一直担忧的心才压下去,随着荣腾挽着夜岚的手腕走近,女人的脸看清,她化了淡妆脸瞬间变得煞白,手下意识的抓住了身旁荣慕森的手腕,难以置信的问着,“老爷,告诉我,是我看错了。”

  她难以想象荣腾挽着的人,即将迎娶过门的人不是一直以来的女主角梅凌,而是夜岚,Avril。

  不单单是冷婉香震惊了,在场的所有宾客都震惊了,齐齐把目光他们两个人的身上转移到夜岚一个人的身上。

  荣慕森虚眯着眼,冷厉的目光射向挽着荣腾的夜岚,“你没看错,就是那个女人。”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是不是?”冷婉香狠狠的甩开荣慕森的膀臂,被男人大力反扣着,大掌握着她软弱无骨的手,“我昨天才知道。”

  如果一早知道冷婉香和梅凌两人辛苦策划的婚礼是为了夜岚这个贱女人做了嫁衣,他绝对不会让他们这么辛苦,更不会把婚礼定在皇家酒店,简直侮辱了他曾今一手打造的酒店。

  迟来的楚沐燊站在大殿门口看到众人全部围堵着新郎、新娘,似乎那边还传来了小声的交头接耳声,他忍不住蹙眉快步上前想当面看看这些人又在背后议论梅凌什么话。

  当向前的他看到一身白色新娘装的女人不是梅凌,而是夜岚时,楚沐燊的脑袋哗的一片炸响。

  谁能告诉他,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路上过来的时候,其实他早早就到了皇家酒店门前,只是一想到里面是荣腾和梅凌的婚礼,脚驻留在了车前生了根,怎么地也移不开了。

  最终他努力说服自己,要努力微笑给他最心爱的女人送上祝他们百年好合的祝福,可笑的是,眼前男人却挽上了他的前女友。

  没看到梅凌,上官婉儿忍不下去了,一把甩开上官赫连拉着的手,上前一步走到荣腾的面前质问着,“荣少,凌儿呢,凌儿去哪里了,告诉我,凌儿才是你的新娘。”

  “上官婉儿,在场各位宾客你们都没有看错,今天我荣腾的新娘就是眼前这位与着梅凌特别相似的Avril小姐。”男人全部被一层寒冰笼罩着,僵硬的挽着身侧的女伴夜岚,然而就算这样听到荣腾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她的身份、她的地位,夜岚激动的手往下去触碰男人冰凉的大掌,手指刚碰到就被男人轻易闪躲开,她只好放弃乖乖的挽着男人的臂弯。

  随着荣腾的话声落地,在场哗然一片。

  上官婉儿更加气愤了,直接不顾场合的直呼着,“荣腾,今个我算是看清你了,亏凌儿那么喜欢你,现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不配。”

  听着上官婉儿的话,男人孤傲的勾唇,冷笑,“算你一份的功劳。”

  “时间已到了,婚礼正式开始。”站在台上的司仪看着荣腾的眼神,对着在场所有人说着。

  男人挽着夜岚的手大步的向前走着,上官婉儿却因为荣腾的话愣在了原地,而上官赫连却这话蹙了眉头,“赫连,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听到婉儿询问的话,上官赫连更加觉得今天就不应该带着婉儿出现的,他预料的没错。

  而随着婚礼仪式的开始,荣腾与夜岚上台走过红地毯,台下的冷婉香再也看不下去了,荣慕森也扭头直接带着冷婉香走人。

  荣老这么一走,碍于荣老面子的一些记者们纷纷蠢蠢欲动,同时台下一直隐忍着的楚沐燊看着夜岚那刺眼的笑脸,还有荣腾那张欠扁的脸,他直接一口气冲到了台上,不等荣腾开口说话狠狠一拳上去。

  男人硬生生的吃了楚沐燊这实打实的一拳,没有躲闪,口角冒出鲜红的血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