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亦旋静静地坐在一旁,就这么看着孟瑞,孟瑞也不说话,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和自己记忆中差别太大的女孩子。

  “你……”

  “我……”

  两个人同时开口,说话的瞬间又相视一笑。

  陈亦旋看着他如黑夜星辰闪耀的眼眸,笑着说:“你先说。”

  “你怎么在泰山?来玩的吗?”孟瑞把刚刚的话语咽下去,换了个问句。

  “我也想问你呢,你不是出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陈亦旋不答反问。

  “你知道我出国了?”孟瑞看着她,眼神中藏着波涛,“那时候走得匆忙,谁都没有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后来自己偷偷去查了下学校的档案。”陈亦旋眨眨眼,像以前一样捏了捏他的脸。

  孟瑞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谁知刚刚还温婉如小家碧玉陈亦旋突然扯着他的耳朵大声吼道:“小弟竟然偷偷跑了,我这个老大的脸还要不要了!”

  “小旋子,你先放手。”孟瑞没想到陈亦旋来这么一招,多年被威压的奴性显露出来,连连告饶,“小旋子,我错了,我不应该不告而别的。”

  “你还知道求饶,还有没有点良心。”陈亦旋揪得更用力了,另一只手也扯着他的耳朵,把他折腾得像个大耳朵图图。她笑得前仰后合,不经意间跪坐到他跟前,跟他面对着面。

  两个人的距离只有十厘米,孟瑞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眼中的快乐,现在不止耳朵,他的脸也跟着红了。

  阿卡今天对孟瑞的认知再一次刷新,他拿着手机的手哆嗦着,又让另外一只手固定这只手,镜头依然晃来晃去,也不知道拍没拍进去。

  天色渐渐黑了,因为地势高,即使云雾层层,天边的点点星辰还是探出头来。

  因为走的是小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阿卡有点担忧,他不得已跑过来打断这两个沉迷叙旧的人,不,应该是甜蜜再相逢的老情人。

  孟瑞给两人做了个简短的介绍,他指着阿卡对陈亦旋说:“阿卡,我表弟。”又转过头对阿卡介绍:“陈亦旋,我……朋友。”

  阿卡看着他挤眉弄眼的,孟瑞直接无视。

  两个人微笑着打了个招呼,算是正式认识了。

  陈亦旋问:“你们订的酒店在哪里?”

  “我们没有订酒店。”阿卡嘴快,立马答道。

  陈亦旋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那眼神像是在说:你们逗我呢!没定酒店这么晚才上山,还非得走小路登顶!

  孟瑞见她神色不对,赶紧解释:“之所以没有订定酒店,是因为朋友在顶上有家酒店,我们就是去看看朋友的。”说着还在阿卡背后轻轻推了推他,示意他赶紧替自己圆回来。

  阿卡会意,连忙说:“弟……那个美……姑娘……”自从感受到陈亦旋和孟瑞之间不一般的气场,他就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陈亦旋了,他又不知道她的名字,叫弟妹,好像不对,太早了点;叫美女,好像对自己兄弟的女人太轻浮;和孟瑞一样叫她小旋子,会被孟瑞打死吧!

  他辗转了好几个称呼,气得孟瑞直翻白眼,好在陈亦旋被他这抓耳挠腮的模样逗笑了,说:“你叫我名字就行。”

  “陈亦旋,你不知道,我们这朋友啊,寻仙问道的,非要在泰山顶上开个酒店,然后邀请我们过来进行开业大典……”阿卡如蒙大赦,絮絮叨叨地胡说一通,成功地转移了陈亦旋的注意力。

  陈亦旋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她对泰山很是熟悉,直接领着他们往上走,摸黑前行了约摸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商业化程度比较高的山顶。

  陈冬在这里有一家小旅馆,陈亦旋带着他们往那边走,边走边给陈冬打电话,问还有没有空的房间。

  阿卡一听有地方住了,开心到不行,直夸陈亦旋美若天仙。

  孟瑞强忍住爆粗口的情绪,心中暗骂阿卡是个智障,他扭头看了一眼目不斜视往前直走的陈亦旋,就知道刚刚说的话她半个字都没有信,一如少年时的强势,直接安排好了一切。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要是知道她在泰山,他一定不会答应阿卡的上山要求。

  人渐渐多了起来,孟瑞将羽绒服的帽子扣在头上,将一张脸捂得严严实实的。

  “很冷吗?”陈亦旋看着他突然的举动有些奇怪。

  “嗯,有点。”孟瑞的回答透过厚厚的羽绒服,轻微得几乎听不见。

  刚刚上山的时候明明还热得脱了羽绒服,这才多久啊,就冷成这个样子了。阿卡看了他一眼,瞬间领会了他的意思,走到他身边,让他隐没在自己的阴影里。

  陈亦旋看着这两个人有些奇怪的举动,没有说什么,只是步子稍稍快了些,原本十分钟的路程,他们走了不到五分钟就进了陈冬的旅馆。

  陈冬的太太怀孕即将临盆,他下山去陪她了,小旅馆里只有两个服务员。其中一个对陈亦旋很是熟悉,见她来了直接将钥匙递上去,说:“陈小姐,只有最后两间房了,在三楼的走廊尽头。”说着又扫了她身后的两个男人一眼。

  陈亦旋对她点头致谢,领着两人就上了楼。

  嘀的一声,房间门开了,两间都是大床房,说是大床房,但是两个大男人,尤其是个子还这么高大的,一起睡还是显得有点拥挤。

  阿卡倒进床上摆了个十分舒坦的姿势,便再也没有孟瑞半点地方。孟瑞踢了踢他,让他滚到一边去。

  阿卡哼唧两声,死活不让,说要自己一个人睡,气得孟瑞要打他。

  “你一个人睡,我呢?”

  “你不去隔壁啊!小别胜新婚,久别就……干柴烈火啊!”阿卡说着说着笑得邪魅起来,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你知道我回国来是干什么的,你不要犯浑。”孟瑞冷冷地看着他。

  阿卡干笑了两声,说:“开个玩笑吗!你怎么就生气了呢?”说着爬起来去洗漱间洗漱去了。

  外面的又刮起了大风,吹得玻璃呜呜作响,孟瑞半躺半坐地靠着床头,思索着这突如其来的相逢该如何收场。

  阿卡从浴室出来,拿浴巾擦了擦身上的水,一边甩头一边笑:“我算是明白了,这么些年你为什么一定要过得跟个苦行僧一样,原来心里住着个白月光呢!”

  孟瑞拿枕头扔他,白了他一眼:“就洗了个澡,你连脑袋里面都洗了一遍吗?”

  “不是,我就问问为什么人家叫你吉祥物啊?”见孟瑞是真的有些动怒了,他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这么活泼可爱的名字,和你不是很搭啊。“

  孟瑞不说话,站起身翻了翻自己的背包找换洗衣物,神色变得无比沉静,他轻声说:“因为我妈。”

  陈亦旋因为在他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帮他打跑了两个地痞流氓,又教训了他一通。她就非说是孟瑞的救命恩人,还大言不惭地说:“以身相许就算了,就收你当我小弟吧!以后我罩着你,出门报我的姓名,保管没人敢惹你。”一副豪气干云的样子。

  孟瑞没有回她,他还在消化刚刚的事情呢,等他反应过来,陈亦旋已经不在他旁边念叨了。孟瑞四处望了望,就看到陈亦旋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她对面有个油炸小摊子,老板正在炸香肠呢,油炸串串的香味四溢开来,陈亦旋更挪不开步子了,眼巴巴地瞅了好几眼。

  孟瑞看她那眼馋的小模样,又扫了眼她的九分袖衣服,心下了然,走过去买了根炸香肠递给她。

  陈亦旋一开始还特别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说:“无功不受禄啊!“

  孟瑞看得好笑,把裹了纸巾的竹签子给到她手里,随意地说:“嗯,不是要保护我吗?算是保护费了。“

  “小伙子,很上道啊!有前途!“陈亦旋听得眉开眼笑的,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一拍不要紧,孟瑞半边身子都被她拍了下去。

  就这样,在陈亦旋的武力镇压下,原是哄她的一句戏言成了真。

  因为两家住得近,陈亦旋便天天等他上下学,还美其名约履行大哥的义务。

  就这样一来而去的,孟瑞似乎真的变成了陈亦旋的小弟,两个人成天勾肩搭背地到处跑。

  孟妈妈知道儿子在这里交了朋友,让他领到家里来做客。

  这一做客不要紧,陈亦旋是彻底赖上孟家了。

  陈亦旋自小就没有母亲,父亲常年在外面工作,她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奶奶年纪大了,做饭做菜火候掌握得不是很好,她成天吃了上顿不想下顿。而孟妈妈的手艺不是一般好,而是特别好,并且孟妈妈会做很多精致的小菜,和西北的大碗大盘不一样,透着一股子江南的水灵。于是陈亦旋常常厚着脸皮来蹭饭,那个时候正值北京奥运会刚刚推出了吉祥物,她一开心起来就拉着孟瑞的胳膊喊吉祥物。

  孟瑞一脸疑惑:“我明明和那什么贝贝、晶晶不一样好吗?干吗老叫我吉祥物?”

  “因为你叫孟瑞啊,瑞就是吉祥喜庆的意思,和吉祥物一个道理啊!你来了之后,我都长胖了!”说着,陈亦旋撸起袖子给他看自己长了肉的胳膊,又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还舒服地打了个长长的嗝。

  孟瑞一直很好奇,是怎样的父母才能养出这样没心没肺的孩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