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彩灯高悬的大厅里,虽人流如织,但大多数人都压低了嗓音交谈。孟瑞跟在孟南山身后,对面站着几个上了年纪的男人,那几个人都是一副西装革履的精英模样,只是那呼之欲出的大肚腩,暴露了他们平日里的生活习惯。

  孟瑞朝着他们微微点头致意,又伸出手与之一一交握,孟南山举着酒杯很是得意地说着些什么。

  陈亦旋看着那些人,都是北山集团的各个董事,这孟南山看起来似乎是真的有意将北山集团交给孟瑞一般。

  她挑起一块蛋糕往嘴里送,看到李郁从对面走廊里出来,正想上去打个招呼,就见孟诚晨微笑着挽上他的臂弯。

  周围的人都纷纷看过来,孟诚晨拉着李郁走过去,和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地举杯闲聊。相比较孟诚晨的热情,李郁此刻的兴致显然不高,勉强的微笑,转头时冰冷的扑克脸,好似周遭都欠了他一个亿。

  陈亦旋对上这样的李郁,不自觉地缩回已经迈出去的脚。她有些瑟缩地双手环抱着,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李郁的目光越过陈亦旋,直直地锁定在孟瑞的方向,那种赤裸裸的欲望,让人想要忽视都难。

  陈亦旋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孟南山端着酒杯正和北山集团的一干董事聊得正开心,时不时拍拍孟瑞的肩膀。

  正在和人交谈的孟诚晨发现了李郁瞬间透出来的阴狠,有些茫然,手却不由自主地紧紧握着他的手,皱着眉问:“怎么了?”

  李郁低头看她,一身的戾气消失无踪,他温柔地揽着孟诚晨的肩,吻了吻她的额头:“没事!刚刚看错了,以为之前那个因为职务贪腐被警方逮捕的张兵回来了。”

  孟诚晨松了手上的力道,大拇指轻柔地抚着他的手背:“你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等小瑞适应了这边,我们就去美国定居,你说好不好?”

  她看着他,弯起眉眼,那干净纯粹的笑容像一阵春风拂过李郁郁结的心房。

  李郁在心里叹了口气,捏了捏她的脸颊:“不去美国,去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新生活,你说好不好?”

  “好啊!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反正你这辈子是跑不掉了!”孟诚晨脸有些红,借着酒劲靠到李郁身上。

  两人一副神仙眷侣的模样,羡煞旁人。

  甚至已经有人在恭喜孟南山喜得佳婿了。

  孟南山也举杯回应,但是人太多了,于是他站在大厅中央,敲杯示意众人看向这里。

  众人闻讯,将大厅围成一个半圆,孟南山便是那个圆心。

  见众人聚集得差不多了,孟南山拄着礼貌棍缓缓开口:“诸位,今日算是孟家家宴,感谢各位亲朋光临。”他顿了顿,环顾四周,清了清嗓音接着说,“当年,大哥突发恶疾离世,大嫂带着孟瑞远走他乡,鄙人在一片慌乱中走马上任,接管北山集团,所赖各位愿与北山集团共进退,才有了今日的北山集团……”孟南山说着说着,眼角隐隐泛着泪光。他朝着孟瑞招了招手。

  孟瑞立刻上去,一手扶着孟南山,一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

  孟南山拍拍他手,掏出前襟口袋里的手帕拭泪:“大哥在天有灵,北山集团在这几年里不退反进,我也是能够下去跟大哥有所交代了。”他拉着孟瑞的手,朝着众人道,“小瑞回来了,我也是终于能够卸下重担了,早点退休,颐享天年……”

  说完这话,刚刚和孟瑞聊天的几位董事纷纷笑嚷:“孟董正当年,何来颐享天年一说啊!我们当年可是跟着孟董你,才有了北山集团的今天啊!”这群人虽然是在和孟南山对话,却是明摆着给孟瑞难堪。

  孟南山神色一肃,礼貌棍轻轻敲击着地面,发出的嘚嘚声瞬间响彻整个大厅,刚刚说话的几位董事面面相觑,统统闭了嘴。而周遭一群看戏的江城名流微微笑着,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孟瑞神色淡淡的,看起来仍旧有些腼腆,像是很不适应这种场面的样子。

  孟南山再度开口,神情已不似刚刚那般威严:“各位,各位,小瑞初来乍到,各位叔伯,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都应该不遗余力地协助他的工作。年轻人需要机会,需要犯错,这样才能成长嘛!”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只是又有人跳了出来:“这还是得看人啊!像我们执行CEO李郁,李总年轻有为,来北山集团才短短两年,北山集团的业绩可是连年攀升啊!”说完,很是赞赏地看了李郁一眼,当他的目光扫到孟瑞时,就像看到一块木板立在那儿一般,冷冷冰冰。

  孟南山刚准备接话,一直未露面的孟东莱高声道:“张总的眼光真是不错,不过可惜呀!这李郁可是我孟家的人了,张总就别想在这儿明送秋波了!”

  刚刚说话的那人,虽然一直和北山集团有合作,但却一直不甘心江城航运被北山集团垄断,原是想借李郁羞辱一番孟瑞,戳戳北山集团的痛处,泄泄火,反正孟南山这会儿肯定是不好说话的,只是没想到孟东莱却跳了出来,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陈亦旋对这一出却是看出了些许端倪,孟南山口中的亲朋,看来问题多多,今天晚上的戏也是足足的。

  孟南山的发言被这样一打断,该说的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于是众人纷纷散开。

  陈亦旋还在想自己在这儿就是个多余的人,刚想问问孟瑞有没有办法下船,他就已经消失在她的视野了。

  陈亦旋走到边缘,现在船到了江心,也无法下去,她只想找个地方清静清静。她边走边看,刚刚消失的阿卡却突然出现在她身边。陈亦旋一脸茫然,刚刚还没开口,就被他拉着去了下面的客舱。

  她搞不懂阿卡为什么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刚想问他,就看到孟瑞正半躺着坐在那儿。她走过去,发现孟瑞竟然失去了意识,疑惑更甚。

  阿卡示意她不要说话,对着她长话短说:“有人蓄意报复,你看好孟瑞,不要让任何人接近他,我去处理上面的事情。”

  陈亦旋刚想再问,阿卡很是严肃地道:“记住,任何人,是指除了你我之外的所有人。”说完,两米高的大个儿闪身出去,动作迅捷无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