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妈站起来掀开门口的厚帘子,陈亦旋顺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离门约摸半米处,站在那儿的人正是孟瑞。

  陈亦旋呆呆地看着孟瑞,孟瑞也看着陈亦旋,两人四目相对,他的眼神有片刻的不自然,不过一会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张妈是经验多丰富的一个人,一眼扫过去就已经看出这两人关系不一般,有点后悔刚刚时机不对,对着陈亦旋说了那番话。她很是识趣地笑道:“阿旋,这是你朋友吗?”

  陈亦旋不知怎么的,腾的红了脸,嘴里还叼着面条,机械般地点点头。

  孟瑞礼貌地朝张妈颔首致意,眼神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秒就转到了陈亦旋身上。

  张妈看着情况好像不太对,找了个理由要出去,穿过帘子时,转身冲陈亦旋笑着道:“外面人多,我去帮忙,你有啥事儿尽管叫我,张妈耳朵好使着呢!”

  陈亦旋点点头,继续埋头吃面。

  狭窄的过道里,张妈朝着孟瑞走过来,在他跟前停了一会儿,别有深意地看了他几秒,孟瑞就站在那儿,随她打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在张妈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侧了侧身体让她通过。

  过道外的大堂里熙熙攘攘,人声鼎沸,过道内的员工休息室里安安静静,悄然无声。

  两个人隔着帘子无声的对峙。

  最终是孟瑞败下阵来,他掀了帘子进屋,扫了一圈后,坐到刚刚张妈坐的椅子上,一脸无奈地看着她:“还吃呢?差点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陈亦旋不搭话,夹了一大块牛肉往嘴里送。

  孟瑞继续尬聊:“你怎么吃什么都这么香啊?这家牛肉面不好吃啊!你的味觉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陈亦旋仍旧不理他,自顾自地端起大碗喝汤。

  孟瑞嘴角弯起来,着看她,露出一脸讨好的笑:“你慢点啊!没人跟你抢。”

  陈亦旋吃完面,“哐”的一下把碗重重地搁到桌上,正准备起身去拿纸巾擦嘴,孟瑞已经一副乖巧的模样递上了纸巾。

  陈亦旋瞥了他一眼,没理他,径自走到桌边抽了张纸,看到旁边还有牙签,又倒了根牙签出来剔牙。

  她穿着脏脏旧旧的军大衣,带着破破烂烂的雷锋帽,掀着嘴唇剔牙,表情狰狞。她站在那儿斜着眼睛看孟瑞,一副看神经病的神情。

  孟瑞看着她这副犀利的打扮,眼神中难掩嫌弃,但更多的是忍俊不禁:“小旋子,你这模样上街,一定会成为网红的。”

  陈亦旋啐了一下,缓缓开口:“孟瑞,你说你是不是有病?”她扔了牙签,一手叉腰,一手捂着肚子,一副泼妇骂街的模样,“我喜欢你的时候,可劲儿往里身上贴的时候,你跟块千年不化的冰山一样。老娘现在看开了,不想在你这歪脖树上吊死,你又颠颠儿地跑过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嗝儿,这嗝直接把她酝酿好的话全赶跑了,脑子里只剩一片空白。

  孟瑞轻轻一笑:“是啊,我有病。昨天还去看医生了。”

  “哦,那医生怎么说?我看你病的不轻,没让你住院治疗?”陈亦旋随口问道。

  “医生说,药不在他那儿。”孟瑞看着她。

  “那在哪儿?”陈亦旋被他看得不自在,脑子有点短路。

  “医生说在我心里。我想了许久,我心里只有一样东西——”说着他拉住陈亦旋的手,“那就是你。”

  陈亦旋被他这番话说得心痒痒,刚刚装腔作势的泼妇模样全都不见了,只剩一副小女儿家的娇羞。

  孟瑞笑着把她拉到怀里,两个人在这逼仄的空间里你侬我侬。

  “喂!喂!陈亦旋,你的口水!”陈冬暴躁的声音如一道惊雷炸在她心上,孟瑞的怀抱成了幻影,旁边只有一床破破的棉被。

  陈亦旋茫茫然睁开眼,看到陈冬那张脸在她眼前不断地晃动,瞬间清醒了几分。

  “你吃个早饭就算了,吃到张妈的床上去了是怎么回事儿?”陈冬一脸地不敢置信。

  意识渐渐回溯,陈亦旋想到刚刚张妈跟她说什么来着,哦,说她儿子挺好的,然后呢,她吃完了,感觉特别满足,又不想继续和张妈聊这个话题,于是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闭着眼睡着了。

  昨晚熬夜打游戏,精神不济,玩物丧志啊,玩物丧志,陈亦旋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耳刮子,一脸尴尬地看着陈冬。

  “还不起来呢?要不是我刚刚上来看看,你还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去!”陈冬拍拍手套,冲她招手,“走,跟哥回去睡。”

  陈亦旋老老实实地爬起来,整理好床铺,跟张妈道完谢,跟着陈冬往外走,走的时候还环视了一圈大堂,早已经没了阿卡的身影。

  路上,她一边走还一边想刚刚那个梦,多希望刚刚那个梦是真的呀,可惜,孟瑞撒娇的表情只会用在演戏上。这样一想,陈亦旋觉得他们孟家人的才能还真是别致,个个的演技都是影帝影后级别的。也难怪孟诚晨能再娱乐圈扎根,除了有北山集团的财力支撑,她自己能撑起一部剧的演技,也着实没有浪费一身好基因。

  昨天陆长明说李郁没有回家过年,看来是留在了江城和孟家人一起。想到李郁,陈亦旋惊得一拍脑门儿,昨天忘记给义父拜年了。

  陈冬被她这一惊一乍吓到了,按着太阳穴:“丫头,你可别这么闹,哥昨天酒喝多了,今天还有点头疼呢!”

  “嗯嗯。”陈亦旋连连点头,雷锋帽的帽檐也跟着晃动。

  太阳照着大地,温度已经上来了些许,陈亦旋将这身犀利的装扮卸下,掏出手机看时间才发现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连忙给李建国去了电话,刚接通,她就甜甜地喊道:“义父,新年快乐呀!”

  电话那头是李建国中气十足的回应:“臭丫头,今天都初二了,你说你干什么去了?”

  “义父,我昨天跟冬哥拼酒,喝多了。”陈亦旋瞎找着理由。

  李建国继续咆哮着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这么好骗?你昨天都给陆长明打电话了,怎么就不知道给我打?你是和李郁那小崽子一样,出去看了花花世界,就忘记家里的老人吧!”他还想说些什么,被旁边的中年女声呵斥着打断了:“旋旋呀,在山东过年好玩吗?”

  “义母,挺好的,过两天我回去看你们啊!”陈亦旋甜甜的笑道,只是电话那头仿佛传来木桩碎裂的声响,心道义父是真被气着了,她吐了吐舌头,又和义母闲聊了两句家常才挂了电话。

  这边说完,想了想,她给李郁打了个电话:“郁哥哥,你今年怎么没回家过年啊?”

  李郁的声音冷冷淡淡的,情绪没什么起伏地道:“公司有事,所以没时间回去。”

  这么公式化的回答,陈亦旋当然不信,随口反问道:“我怎么没听说公司出事了?”

  “南美港口的船被扣押了,还有一艘小货轮出了事故。”这下轮到李郁有些惊讶了。

  “……”陈亦旋惊讶得没说出话来,怎么都没有人告诉她?孟瑞没有,阿卡没有,就连陆长明都只字未提!

  “行了,不跟你多说了,孟总不在,我这边忙着呢!”他意识到自己似乎多嘴了,立刻挂断了电话,连个新年祝福都没有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