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亦旋又借着闲逛八卦的名义去了同层的财务部,那里的几个年轻姑娘早已与她交熟,见她过来,都从屏幕前抬起头来,笑着与她打招呼,桌上有啥好吃的的也都拿过来一起分享。

  此刻孟东莱不在,一干大小主管也不在,既不是工作繁忙的季度结算时刻,她们也变得悠闲了许多。

  “你们知道吗?大小姐要结婚了?”其中一个姑娘道。

  “啧啧啧,黄金单身汉又少了一枚。”

  “瞎说,李总一开始就不是单身,哪来的单身汉?倒是年前入职的孟总,那才是单身汉好吗?听说他才是北山集团的法定继承人,现在的孟董不过是代管而已。”又一个姑娘八卦道。

  这世上没有透风的墙,所以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陈亦旋暗戳戳地想,估计没个几天,她和孟瑞的事情就该传遍整个集团了,她还是好好跟孟瑞再说说,在公司可得注意着点。万一她成了整个公司的焦点,还能有谁能这么放心的八卦,让她好收集信息呢?

  陈亦旋吃了一块小饼干,笑着问:“你们怎么什么都知道啊?那请问你们知道上半年的奖金会发多少吗?”

  “还早呢!你怎么不惦记惦记这个月的工资呀!”

  “我这要还信用卡,还有好多想买的东西呢!每个月都是月光女神,好想问问啥时候能涨工资呀!”陈亦旋苦着一张脸。

  提到工资和想买的东西,姑娘们又都开始伤感了,毕竟这世界上好东西太多,想多收的数不胜数,然而工资只是杯水车薪啊!

  其中一个留着齐耳短发姑娘叹道:“都说做得好不如嫁得好,年前的时候,我整理船运公司的财务报表,看到我认识的一个姐姐,她老公是大副,虽然常年出海,但是连带着她都有津贴,并且去年年底,给她发了一大笔奖金呢!”

  “奖金?不应该啊?不是正式职员才有奖金吗?你说的那个姐姐不会是那个咋咋呼呼成天都只知道打牌的船运公司的文员吧?”另外一个长发姑娘一脸疑惑。

  “你怎么知道?就是她!”刚刚那个短发姑娘一脸震惊地望着她。

  “我上次和甄主管去船运公司走了一次,见过几回,有点印象。”长发姑娘喝了口水,又扭头看了眼四周,将脑袋凑到人堆里,小声道,“她的工资一直有问题,但是甄主管假装没看见,我当然也不好说啦!反正是公司的钱!再说了船员本来就辛苦,人家给自己老婆谋个好差事,也是人之常情。我干吗要去打破人家的幸福生活呢!”

  众人闻言十分惊讶,根本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尤其是陈亦旋,终于找到了那个确定的人,稍稍缓了口气,等下得去通知陆长明。

  只是孟瑞这边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呢?她有些纠结,毕竟这是财务部出了问题,她有些担忧孟瑞执拗又激进的性格,会让他直接拿财务部开刀。本来北山集团就是他的,他迟早有一天会走到这一步,但这一步不是现在,他必须将南美事业部做起来了才能考虑往后的事情!

  她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此前已经有跟他提过船员工资不单纯,想来以他的聪明不会猜不到这背后的猫腻,只是不能给他实际证据。此刻找到小型货轮,释放南美被扣押的货轮才是第一要务。

  众人聊得正起劲儿,突然一个姑娘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别处,就看到孟东莱直直地站在她们身边,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了。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战战兢兢地往自己的座位跑。

  陈亦旋有些尴尬地站在一旁,小声唤了一句:“孟总好!”

  孟东莱没有理她,而是表情冷漠地扫了一圈办公室,整个大厅瞬间寂静无声,若不是中央空调的轰鸣,几乎都能听见此起彼伏地剧烈的心跳声。

  孟东莱语气僵硬地说了句:“跟我去办公室。”然后径直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刚刚还热闹十足的八卦小组,此刻好似被人缝住了嘴,都用同情的目光望向陈亦旋。

  陈亦旋耸耸肩,表示无所谓,用眼神安慰着这群小姐妹。她转身,跟在孟东莱身后走着,脑袋耷拢着,眼睛盯着孟东莱那一前一后频率稳定的细高跟,心里有些发虚。她在心里盘算着各种说辞,到底哪一种会比较好用,而不会引起孟东莱的怀疑。

  孟东莱到了办公室,她的助理立刻起身,左手拿着文件夹,右手帮她推开办公室的门,然后一边走一边说:“孟总,这是需要您签字的文件。”说完瞟了一眼后面的陈亦旋,感觉有点奇怪。上次孟总让她去查这个姑娘的资料,后来又放弃了,现在直接带了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两人有什么关系吗?

  她的眼神八卦地在两个人身上来回打量,想看出点什么,只是一个冷冷淡淡,一个小心翼翼,实在是看不出什么。

  孟东莱签好字,将文件夹递给助理,说:“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好的。”助理小姐点点头,收起文件夹,顺势看了自家Boss一眼,还是没有看出什么,转身往门口走。

  随着轻轻的一声关门声,办公室里陷入静默。

  陈亦旋默默地站在那儿,手指放在背后来回搅着,她看着孟东莱随意地翻着文件,偶尔看看电脑屏幕,仿佛她这个人不存在一般。

  陈亦旋有些尴尬,不知道孟东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先出击会比较好。于是悄悄地深呼吸一口气,试探着对孟东莱道:“孟总?”

  孟东莱闻言,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带着嘲讽:“哟,你还在这儿呢?”

  这是什么话?明明是你叫我过来的,陈亦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吐槽了自家老爸一番,什么破眼神,竟然要给她找这么个阴阳怪气的后妈?但她还是忍住没有表露出来,反而好奇心更甚,继续微笑着回道:“孟总说笑了,您叫我过来的,您不叫我走,我怎么敢走?”

  “难道财务部这边,也是我叫你过来的?”孟东莱看了她一眼,语气里带着嘲讽,继续笑道。

  陈亦旋无话可说,这事儿确实有些没有注意分寸了。公司的财务部本就是最敏感的地方,尤其是北山集团这种有鬼的公司,财务部更是重中之重了,她这么大喇喇地进来打探消息,稍微有点眼力见的人或是比较谨慎的人早就该对她有所防范了,比如孟东莱,就直接将她叫到了办公室。

  想到这儿,陈亦旋有些心惊,自己来过财务部多次,不知道有没有她预料中最糟糕的情况出现。

  孟东莱见她沉默不语,又道:“怎么?心虚了?你来财务部看来是真的另有所图了?”

  陈亦旋连连摆头,面露苦笑:“孟总真是高抬我了,我哪有那种想法,就算想做点什么,也没有那个胆子和能力啊!”

  孟东莱笑了笑,将手里的文件放到桌子上,双手交叉扣在上面,双眼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她,仿佛要穿透这层皮囊,直至她的灵魂。

  这眼神看得陈亦旋后背一阵发冷,背后的手指搅得更厉害了。

  “陈小姐,我奉劝你一句,虽然你救过孟瑞两次,有恩于孟家,孟家一定不会亏待你,但是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孟东莱表情严肃,目光犀利,“我这么说,陈小姐明白了吗?”

  呵!原来是不想自己与孟瑞有更多的瓜葛,担忧自己像李郁一般,土鸡变凤凰,只是这话出在别的大户人家嘴里,陈亦旋会觉得很正常,可是出在一个招了李郁做女婿,想和自家老爹结婚的孟家人嘴里,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

  但是孟东莱没有往别的方向想,陈亦旋还是松了一口气。她配合地点点头,头昂得高高地问:“那我可以走了吗?”

  “你走吧。”说完这三个字,孟东莱的眼神又回到了桌上的文件上。

  陈亦旋的高跟鞋踏得地面登登响,仿佛要踏穿地面才能善罢甘休。她走出办公室,对上助理小姐的眼神。她看到助理小姐的眼睛带着嘲讽,又带着同情,看来刚刚的对话,有第三个人在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