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综武侠]大夫今天回家了吗 86.番外.七夕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作品独发晋(jin)江(jiang)文学城, 订阅不足60%  面目狰狞的男人却从他的动作中看出了一点判官笔的影子, 阴沉沉道:“上一个在我面前使判官笔的人已经死了。”

  顾闲淡淡道:“医者仁心,我却是不会让你死的。”

  男人道:“你若真有本事杀我,我柳余恨必定谢你!”

  他话音未落, 人已一个大鹏展翅扑向了顾闲, 他知晓顾闲跟那边的白衣男人是一伙的, 于是也不敢大意, 上来便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

  长笛一转,顾闲轻轻格挡住迎面甩过来的铁球, 四两拔千斤的将铁球拨了回去。

  他脚尖一点, 忽然之间拉近了跟柳余恨之间的距离,柳余恨瞳孔一缩, 还来不及反应,那精致的长笛便在他胸膛上连点数下, 紧接着经脉里流动的内力一滞,丹田中的内力更是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迅速流失。

  这认穴打穴的功夫,世上还有哪种人能比一个大夫更精湛?

  柳余恨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他倒在了地上。

  他瞪大了眼睛, 惊怒难言,却又发现自己还可以生气, 还可以呼吸——他没有死。

  顾闲果然信守诺言, 他说不杀柳余恨, 就真的没有杀柳余恨。

  “砰”的一声巨响, 两股澎湃的内力在半空中相撞, 巨大的气流掀飞了地上的石头和沙土, 白衣公子猛地收回了自己的折扇,向后疾退,然后稳稳地落在了顾闲身边。

  他的对手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那老头也同样后退,脚步却不停,仿佛有人正在后面追赶他一样,他一刻不停的跑,很快就消失在了漆黑的树林里。

  宫九脸色阴沉,过了一会儿,却反而笑了起来。

  “江湖上有这样的武功的人不多。峨嵋派的独孤一鹤,少林寺的大悲禅师、血衣人薛衣人……”

  宫九用一种笃定的口吻道:“他是霍休。”

  顾闲看起来也并不如何意外,他只是问:“你们是怎么遇上的?”

  宫九答:“他们躲在这里商量事情,被我撞见后便欲杀我灭口。”

  “可他们杀不了你。”

  “不错,他们杀不了我,于是霍休一掌拍死了大金鹏王。”

  顾闲了然:“他害怕大金鹏王会落在我们手里,并抖出他们的计划。”

  若霍休知道此刻的陆小凤和花满楼正在青衣第一楼里等他,也不知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宫九赞赏的看了顾闲一眼,低声道:“他本来也想杀我灭口,或者杀了柳余恨灭口,想来顾大夫也知道这是为什么。”

  顾闲叹了口气:“因为事到如今,柳余恨也很有可能泄露他们的计划。”

  枭雄者,宁我负天下人,也绝不让天下人负我,心无障碍,狠辣果决。

  霍休的确有几分枭雄的味道。

  宫九傲然一笑,摇着折扇道:“他知道他可以逃,柳余恨却绝没有本事从我手上逃走。”

  他看了眼瘫软在地,用一张狰狞可怖的脸瞪着他们的柳余恨,幽幽道:“霍休忽然决定脱身,或许是他以为柳余恨已被你杀了。”

  宫九绝对不弱,霍休跟他动手的时候没有办法分神,直到柳余恨倒了下去,霍休才果断下了脱身的决定,宫九稍稍一想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由。

  顾闲道:“只可惜,我们早已认出了他的身份。”

  宫九忽然问:“天下第一首富的霍休处心积虑杀死了珠光宝气阁的主人和峨嵋派的掌门,你觉得这是为了什么?”

  顾闲看了他一眼:“有人爱名,有人爱财,若霍休当真是青衣第一楼的主人,那么以青衣楼楼主行事神秘的作风,霍休定然不是追求名声之人。”

  “那顾大夫就是认为霍休爱财了?”宫九笑了:“不错。没有哪一个商人会嫌自己的钱赚的太多,光是珠光宝气阁中的财宝就已经能让无数人趋之若鹜了。”

  顾闲静静地看着宫九:“那么九公子图的又是什么呢?”

  宫九摇着扇子的手一顿,“哦?”

  “九公子行事低调,想来同样不是个爱慕名声之人。”

  宫九饶有兴趣道:“顾先生以为我垂涎霍休的财富?”

  “或许。”

  宫九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

  “顾先生果然聪明,这天下的财富总共就只有那么多,他霍休手里握着的多了,别人手里拿到的自然就会少些。我原本只想正正经经的与他做生意而已,却没想到他自己作死,给了我一个全盘接手青衣楼的机会,还附赠了我一个珠光宝气阁。”

  顾闲挑眉:“想来暗中窥视珠光宝气阁的人不在少数。”

  宫九傲然道:“那有何妨,总归接手这两股势力的人注定只有我一个。”

  顾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宫九伸出手,大大方方的撩起顾闲垂落在肩头的青丝,凑到唇边轻轻吻了吻。

  “那么顾先生呢?”

  他的眼中含着笑意,语气似是轻佻似是郑重:“有人爱名,有人爱财,顾先生爱的是什么?”

  顾闲道:“或许两者我都喜欢。”

  宫九笑了:“我一向喜欢聪明的人,却不大喜欢知晓我秘密的人。”

  秘密。

  这还是极乐楼的那一夜后,宫九头一次提起他的秘密。他的秘密是什么?自然是极乐楼那一夜的荒唐!

  顾闲没有说话,他注视着宫九,等待宫九接下来要说出的话。

  宫九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变了个味道,冷酷而带着几分疯狂,他低声道:“知晓我秘密的人从来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顾闲淡淡道:“愿闻其详。”

  宫九道:“第一种是黄泉路。”

  顾闲还是点头,“那第二种呢?”

  “是海路。”

  “海路?”

  “不错,海路。海上有一座岛,是我的私人岛屿,岛上放着我的小半财富和一些人手,当然也放着知晓了我秘密的人。”

  顾闲将手拢进宽大的袖子里,眼神微冷:“看来我又知道了一个秘密,我今天知道的秘密未免太多了一些。”

  宫九愉悦的笑了起来:“这黄泉路和海路,不知道顾先生更喜欢哪一条?”

  顾闲道:“抱歉得很,我既不喜欢黄泉路,也一向很讨厌海。”

  宫九莞尔道:“有时候并不是你不喜欢,就可以不做出选择的。”

  “的确是这个道理。”顾闲淡淡道:“可是这两条路之间,我的确可以不做出选择。”

  宫九紧紧盯着顾闲的眼睛,终于彻底褪去了翩翩公子的外壳,露出深沉冷酷的一面,顾闲也同样看着宫九,一双平静的眼睛里看不见一丝一毫的情绪。

  宫九终于还是笑了。

  他压低了嗓音,语气暧昧道:“顾大夫冷着脸的时候……也还是这样好看。”

  “不敢。”顾闲淡淡道:“九公子说笑的时候亦是气势凌人,俊美不凡。”

  宫九笑了笑,他指了指倒在地上的柳余恨,“这个人顾大夫打算如何处理?你可会介意我杀人?”

  被忽视了好一会儿的柳余恨冷笑道:“废话终于讲完了么?”

  宫九却看也不看柳余恨一眼,只是看着顾闲。

  顾闲深深地看了一眼柳余恨,叹了口气,转过身去。

  “你要杀,下手便干脆利落些,若是一击不成令他重伤,我还得费心救人。”

  宫九挑眉:“医者仁心,顾大夫竟然不拦我?”

  “正因为医者仁心,我才见不得有人在我面前负伤。”

  宫九玩味道:“那他要是死了呢?”

  顾闲道:“人都死了,在下一介凡人,又有什么办法。”

  柳余恨闻言竟是放声大笑起来:“好,好,善恶终有报,我这一生杀了太多人,终于也到了我得到报应的时候!”

  宫九忽而问:“听说你一心求死?”

  柳余恨喝道:“求之不得!”

  宫九慢条斯理的用扇柄点了点自己的下巴,苦恼道:“你想死,我却又不想让你死了。”

  他恶劣的一笑,“上官飞燕落在了我们手里,你知不知道?”

  柳余恨的神色立刻就变了。

  宫九笑吟吟道:“看来你并不知道这件事。她那样美丽的女人落在几个男人手里,真可谓是羊入虎口,插翅难逃。”

  柳余恨听懂了宫九话中的深意,额头青筋暴起,他不再一心求死,甚至看起来恨不得立刻跳起来掐死宫九。

  ——原来柳余恨也喜欢上官飞燕。

  那果然是个多情又充满魅力的燕子。

  宫九居高临下的问他:“你喜欢上官飞燕,还想为上官飞燕而活?”

  柳余恨咬牙切齿道:“不错!”

  下一刻,宫九手里射出了一锭银子,直直钉进柳余恨的眉心,银锭镶嵌进了他狰狞的额头中,缓缓渗出鲜血来。

  柳余恨脸上仍然保持着狰狞的神色,却再也做不出别的表情、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了。

  宫九高兴道:“你现在终于不想死了,我也终于想杀你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