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尊上夫人

  再加上不让她们见面,待时日一久,她必定会感受到自己的真心,能回心转意也不一定。

  待巫桓月眼底重现清明时,紫幽已经走到了殿门口。

  眼看着她正欲抬脚迈出门槛,巫桓月疾步冲上前,伸开双臂自背后将她紧紧环住,他的头就埋在紫幽的发间,就这么紧紧抱住她。

  紫幽身子一僵,眉头轻皱:“放开。”

  “我不放。”巫桓月不松手,他也没打算松手。

  “我想……做你肚里孩子的爹,可以吗?”他这话说的小心翼翼,生怕紫幽会说出拒绝的话语。

  紫幽脸色微微泛白,低头看了眼怀中的男子,她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色。

  见她不说话,巫桓月以为她在犹豫,他信誓旦旦的做着保证:“我保证,定会待你腹中胎儿如己出,你只要答应我不把这件事告诉东澜景泽……最起码五年之内不能告诉他,答应我,好吗?”

  五年时间,足够他展现自我,同孩子培养感情,套牢她的芳心,这点信心他还是有的。

  ……

  璃宫。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染绿了青草,点红了荷花。

  荷塘边,柳树下,一身湖碧色衣裙的女子静静地站在那里,视线落在荷塘里的那片粉荷上,久久出神。

  仔细瞧去,她的眼神空洞涣散,找不到聚焦点。

  “夫人,雨下大了,我们进屋吧,万一着凉了可不好。”在她的身旁,一做侍女打扮的女子撑着一把油纸伞,一脸关切地说道。

  那碧衣女子转过身来,正是被巫桓月安排住进璃宫的紫幽。

  此时此刻,她脸色不太好,一连郁郁寡欢了好几日,看上去就像是久病初愈那般虚弱。

  “金铃,你伤好些了吗?”

  负责服侍紫幽饮食起居的丫鬟正是那日墓室之中身受重伤的赤链蛇,或许是巫桓月在毁掉墓室时将她带了回来,才会在这里碰到这小丫头。

  赤链蛇金铃一笑:“谢夫人关心,金铃已经完全好啦,主……不,是尊上他救了我,为了报答尊上的救命之恩,金铃一定会好好服侍夫人的。”

  好险,差点就说漏了嘴。

  主人交代过,目前不能让夫人知道过往的一切,因此还一再叮嘱过她,瞧她这嘴笨的,差点就坏了主人的事。

  想到这里,她恨不得扇自己两嘴巴。

  听了她的话,紫幽神色微黯,见状,金铃担心的望着她:“夫人,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尊上说了,你现在是有了身子的人,让我一定要小心照顾着,不如我扶你回屋吧。”

  拂开她的手,紫幽转过身去,背对着金铃:“金铃,你以后别唤我夫人了,这个称呼我不习惯。”

  也不喜欢。

  感觉像是一道无形的枷锁,时刻提醒着她与阿泽之间的咫尺天涯。

  金铃仰着头,单纯的她以为紫幽真的仅仅是因为不习惯,她笑吟吟的安慰她:“没事啦,多唤几次你就会习惯的。再说了,你和尊上马上就要成婚了,以后你就是尊上夫人,这圣宫的女主人,整个圣宫的人可都要尊称您为夫人呢,不对,应该说是整个巫族才对。”

  听了她的话,紫幽的脸更白了,心头泛起一阵阵难言的苦涩。

  因为看不见她的表情,金铃还以为她是因为害羞才背过身去,她自顾自接着往下说:“如今夫人和尊上成婚,就算那些个皇室也要对您俯首称臣,三跪九拜行君臣之礼,看他们一个个的谁还敢欺负我们,哼!”

  想起那日在墓室,那些个皇室成员竟敢胆大包天,不但重伤了自己,只怕后面还伤了夫人。

  今日之后,夫人有尊上罩着,再加上圣宫这个强大的后盾,看谁还敢欺负了她们去!

  金铃一直在背后说个不停,紫幽一句也没听进去,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竟然没了金铃的声音,忽然就变得安静起来。

  一阵凉风吹来,夹杂着毛毛细雨,紫幽不自觉用双手环住自己,感觉一阵阵的冷寒向她袭来。

  忽然,肩膀处一沉,有人自背后环住了她,并将头搁在了她的肩膀处靠脖颈的地方。

  不用转身,她也能知道是谁。

  一瞬间的沉默之后,巫桓月沙哑着声音开口:“外面冷,我们回屋吧。”

  说完,不待紫幽做出反应,他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大步朝着不远处的宫殿走去。

  偌大的寝殿内,男子一身宽大黑袍,静静的坐在那里。

  见紫幽泡了热水澡出来,他放下手中正在进行冲泡的功夫茶,自一旁的炉子上端下一壶煮沸的姜茶,倒上一碗递到紫幽面前:“方才淋了雨,喝点姜茶暖暖身子。”

  接过他手中的碗,紫幽并没有急着喝,而是望向对面之人:“他怎么样了,有进展么?”

  正准备端茶杯的手一滞,巫桓月随之淡然一笑,笑容里掩去了几分苦涩:“一切都挺顺利,你安心养胎。我既答应了你,就一定不会食言,十日之期还剩三日,三日后,我巫桓月定会还你一个活生生的东澜景泽。”

  “多谢。”紫幽眸色微沉,心头五味杂陈,一半高兴一半失落。

  高兴的是还有三天她的阿泽就要回来了,失落的是还有三天……她就该背弃她与阿泽的感情嫁给别人。

  她与巫桓月之间有约定,十日为限,他救活阿泽之时,也就是她们的婚期之日。

  “跟我不必这么见外,快趁热喝吧,凉了就起不了什么功效了。”

  说话间,巫桓月端起茶杯浅抿了一口,明明这茶是他平日喜爱的,香醇浓厚,苦后回甘。

  可眼下喝起来却像是变了一种味道,苦味依旧,独独少了那甘醇之味,不免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用过晚膳,巫桓月不愿回自己的寝殿,紫幽又一直沉默不语,自顾自看书,留他一个人在那儿干坐着。

  为了避免尴尬,他干脆命人将没处理完的折子辗转搬到了璃宫,就在紫幽对面批起了折子。

  每批改一本,他都会借着换折子之际偷偷瞄上紫幽一眼,瞧见灯下那抹倩影时,他的唇角就会不自觉微勾,感觉很踏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