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纨绔小毒妃 第一百八十章:哀默,大于心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哀默,大于心死

  “我想做什么?呵呵,我以为自己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难道你没听懂么?”说话间,曼华一步步朝着紫幽逼近。

  紫幽冷冷一笑:“你别忘了,这里是圣宫,你就算想杀我也得认清楚眼下局势。客人弑主,就算你不惧巫族势力,也该忌讳下同僚们的嘲讽吧。若是叫那九重天上的神仙们知道你做了这样的事,你觉得你家师父对你会如何感想,还会一如既往的袒护你宠你么?”

  眼前的女子想杀她,这很明显。

  只是她有些没想到,梦境里那般精灵古怪又不失单纯的红衣女子出现在现实中,竟然会相隔甚远,完全不似一个人。

  难道是她年纪大了,眼神儿不好使了么,才会看错人。眼前的女子哪里单纯了?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不过是想让你看看,师父他到底有没有在乎过你,也好叫你彻底死了这条心。相信你也很想知道不是么?”

  说着,曼华冷冷一笑,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匕首,直指着紫幽门面,并步步紧逼。

  “阿曼……”

  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唤,异常的熟悉,熟悉到让紫幽心口一疼,悲伤蔓延。

  “呵呵,瞧见没,师父他一刻也少不得我呢。才刚刚打坐完毕就出来寻我了,这样你还会觉得自己有希望么?当然,如果你还不死心,我可以让你看看,看看师父他在意的到底是你还是我。”

  说着,紫幽只觉得面前红影一闪,有刺眼的寒光直逼门面,她不躲不闪,抄手就去夺曼华手中的匕首。

  眼中闪过一抹冷意,曼华就势倾身向前,紫幽蓦地瞪大了眼,当她意识到上当时已经晚了。

  匕首扎进肉里的声音传来,随后眼前白影一闪,紫幽只觉得肩头一疼,自己已足尖离地。

  身子不由自主地飞向半空,撞上了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再狠狠摔下,跌在草丛里半天爬不起身。

  “阿曼,你感觉如何?”手忙脚乱的为女子疗伤止血后,帝音泽将曼华抱在怀里,满眼的关切。

  嘴角滑下一丝鲜血,曼华伸手轻抚眼前男子的脸,虚弱地笑着说道:“师父,心口那里好疼,阿曼是不是就快死了?不要,阿曼才刚刚和师父重聚,不想就这么死掉,阿曼还想永永远远的和师父幸福下去……”

  说着说着,嘴里又吐出一口血来,看得帝音泽肝胆俱裂,会再次失去她的恐惧感再次袭来,一阵阵将他淹没。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为师也绝对不会让你有事。”说着,帝音泽将曼华扶坐起来,一手扶着她的身体,单手往她体内度灵力,为她推血过宫。

  终于,曼华的脸色不再那么惨白一片了,她心口的伤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愈合,提着的心这才得以放下。

  帝音泽松了口气,半责怪半担心的道:“为师不过是打了个坐,你就将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要是我再晚来一步,你岂不就……”

  费尽千辛万苦才能与她相聚,若是她再有个三长两短或者什么意外,他又该怎么办?

  “紫幽!”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一道身影自他们身旁一掠而过,急急朝着不远处的紫幽直奔而去。

  将跌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女子扶起来紧紧抱在怀里,巫桓月用自己的衣袖给她擦拭唇角的脏污,满眼的疼惜和不忍。

  金铃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蹲到紫幽身边,看到她这副模样,吓得哭了起来:“夫人,你怎么成这副样子了,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尊上有交代,只要是有关夫人的事都要向他汇报,哪怕是芝麻绿豆的小事。

  所以,当曼华小姐约了夫人出门她就向尊上做了汇报。

  原本没觉得有什么,因为曼华小姐人很好,心地也很善良,她也就没想过会发生些什么。

  但奇怪的是,她将此事告诉给尊上后,尊上竟然勃然大怒,将她狠狠斥责了一顿后就放下手中事宜,抛下一干重臣一路飞奔至此。

  没想到,她们来晚了,竟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

  将紫幽搂在怀里,巫桓月用自己的额头抵住紫幽的,眸底满是懊悔:“对不起,都怪我来晚了,让你遭了这般苦,对不起……”

  只怪他太大意了,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如此大胆,竟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行凶!

  她这是不想活了么?

  想到这里,他抬眸看向不远处的红衣女子,眼底满是嗜血的冰冷。

  接收到他阴冷的目光,曼华赶忙低下头去,不敢与他直视,不动声色的向帝音泽身后躲去。

  除了那道白色的身影,紫幽眼里已然看不到其它,然而那道白色身影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会是你……”

  将她的模样看在眼里,莫名地心口一阵抽搐。帝音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伤阿曼的人竟然会是她?

  努力地咽下喉头的腥甜,紫幽勾唇浅浅的笑了,笑得极其讽刺:“没错,是我。”

  在他不顾一切只为救红衣女子而打伤她时,紫幽的心就已经死了。

  她不恨他的不分青红皂白,因为他的举动已经告诉了她,他在意的人不是她,是别人。

  她也不想去恨红衣女子,反倒应该感谢她,因为是她让自己看清了这残酷的事实。

  恨一个人很累,而且会让人变得面目可憎,不像自己。

  “师父,你不要怪夫人,她应该也不是故意要刺伤我的。她不过是想保留那些东西当做一个念想而已,作为一个女人,阿曼能理解她。反正阿曼也没事,就请师父不要再追究夫人的过失了好么?”

  小心翼翼地拉着帝音泽的衣袍,曼华一脸央求的看着他,眼中满是善解人意。

  这样一来,闻讯赶来围观的众人都会认为她十分大度,反倒显得紫幽小肚鸡肠,得饶人处不饶人了。

  “那不是咱们尊上要迎娶的夫人吗?她为何要与那红衣服美人儿过不去,还对人家下如此狠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