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四十三章:一纸休书

  不知不觉间,她又露出了自己嚣张的本性,这大概就叫得意忘形。

  紫幽抬眸,望进那双深到没有边际的眼眸里,她微蹙了黛眉,像是在努力的回忆着什么:“我不记得那人的样貌了,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我绝对没有说谎,的的确确是有人救了我。那时,我身染情毒……”

  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紫幽立马打住,却已然来不及了,樱悦悦已经抓住了她话里的重点,而且紧揪着不放。

  “原来你早已是不洁之身!呵,樱紫幽,你胆子可真不小,竟敢以残花败柳之身嫁给蔺王殿下。这乱皇家血统可是要杀头的大罪,搞不好还要株连九族,你胆子之大,足以包天呐!”

  面对樱悦悦一字一句血淋淋的指责,紫幽紧锁眉头,一声不吭。

  她的脑海里有两道交缠在一起的身影,女的是她自己,可是那男的,她却怎么也看不清对方的样貌。可是感官的触碰是那样的真实,真实到她就算想当做是一场梦也不行。

  “有印象么?”看着她拧起眉拼了命的想要回忆那段被尘封了的过往,帝音泽眼底闪过一抹心疼,回想起自己对她所做的一切,他的心不由紧紧揪起。

  纷乱的心绪,他不自觉间手上用力,将她搂得更紧了几分,使得紫幽整个人被困在了他的臂弯,动弹不得。

  误以为他是在生气,紫幽急忙解释:“以前的事我不太记得了,并不是有意要瞒你,但我不是妖。如果你没办法接受的话,可以赐我一纸休书,我也绝对不会再纠缠你。”

  虽然脑海里的影像很是模糊不清,但她知道,那样的事确确实实是发生了,更可气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个被她扑倒、与之春风一度的男人是谁,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为什么会这样呢?

  半年时间很长吗?长到足以让她忘掉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一个过客的轮廓?貌似不至于吧,记忆很模糊,回忆很累人,算了,不想也罢。只是可惜了,那个人救了自己,自己却不知道他是谁,连个报恩的对象都没。人家会不会怪她白眼狼?

  “那次在火海,也是有人救了你?”帝音泽试探的问。

  在抽走自己记忆的同时,他顺手将有关巫桓月的所有记忆一并抽离了。就算她不记得自己,他也不想她记着别的男人,特别还是那个人,他就更加不允许。

  “火海……”紫幽再次努力的回想,她觉得自己很没用啊,明明才过去没多久的事,可为什么就没印象了呢?摇摇头,她老实交代:“或许吧,我也不记得了。”

  樱悦悦嗤鼻冷笑:“樱紫幽,我说三姐,你怎么能这么敷衍蔺王殿下呢?就算要找借口,你也要找个合情合理些的,不记得了?你不觉得这借口太牵强了些么?”

  没有理会她,紫幽的视线一直落在帝音泽身上,她眼中带着愧疚,瞬间觉得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在面对家长无声的指责,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是妖……”她再次强调。

  许久过去了,就在她以为帝音泽不会再开口理她时,耳畔却传来一声轻叹:“傻丫头。”紧接着身子一轻,人已经被帝音泽打横抱在了怀里:“就算你是妖又如何,既然有缘遇见,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你离开。”

  “所以呢?”紫幽愣愣地看着他,愣愣地问。

  “所以,你想要的休书是绝对没有的。”帝音泽笑得一脸狐狸样,飞快的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然后阔步离去。

  紫幽:“……”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好晕……

  “等等……我还有事没做。”紫幽揪住他的前襟,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帝音泽脚下步子一刻也不曾停,只见他边走边对着空气大喊一声:“屠越!”

  随着琉璃瓦片接二连三的掉落,一青一白两道身影自房顶跌了下来,摔在地板上呈四仰八叉状。白衫男子揉着屁股哎哟叫个不停,青衣男子则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对着帝音泽的背影行半跪礼道:“属下在!”

  “将她们两个带回王府,先关到水牢,其他的容后再说。”交代完,帝音泽头也不回的抱着紫幽离去,直到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怎、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抓我?我又没做错什么!”樱悦悦一脸的不可置信,为什么,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那贱丫头也承认自己非完璧之身,为何反过来成她没事,自己这个揭穿她真面目的功臣却落得个如此下场?

  她不明白,真的很不明白!

  谁能告诉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屠越铁面无私地执行自家王爷交代的事,冷着个脸一声不吭,憋不住话的苏寒可怜那樱悦悦的无知,一副大发慈悲的模样对着人家直摇头:“啧,还真是有其姐必有其妹,姊妹两不止长得相差无几,就连智商也都不相上下,让人着急。至于下场嘛,自然也是不会差到哪里去,这还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纯属自找啊。”

  说着,他拿胳膊肘撞了撞一旁的屠越,眨巴眨巴眼道:“是吧老屠?”

  阿泽那家伙可是很护短的,惹了他自己说不定还会没事,但惹了小嫂嫂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用脑子想他也知道,阿泽一定会让她们后悔投胎到这个世上。至于她们的下场嘛,其实一早就可以预见到的啦。

  屠越白他一眼:“就你话多。”说完,他拿剑架着樱悦悦的脖子,逼着她往前走。

  苏寒则拎小鸡一般将芽芽自地上提了起来,“小姑娘,你是乖乖自己走呢,还是想让苏某将你打晕了扛回去?”

  “我、我……”令苏寒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芽芽这么不经吓,他还没出手呢,她自己就先晕了,他也是很无语啊。

  “悦悦……”

  “五儿……”

  张氏和樱哲急急忙忙跑上前来,却被一把明晃晃的剑挡住了去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