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三章:纯情小处男

  不过,现在看来,貌似是她多虑了。

  借着漂浮着的药材做遮掩,东澜景泽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藏在水底,只剩一颗头在外面。

  紫幽也是个人精,见东澜景泽如此,她便知道他不可能会冒着走光的危险暗算自己。

  只是,叫她感到诧异的是,像东澜景泽这种嗜血成性又阴狠毒辣之人竟会如此……害羞?

  他此刻的表现,像极了纯情小处男。

  想到这里,紫幽看他的目光更加热切了,似是要将他整个人看穿一般。

  眼前的男人俊美又多金,并且还是权倾朝野的当朝王爷,身份尊贵,万人敬仰,这样的人会没有女人么?

  想想也是不可能,即便他洁身自爱,也总会有女人送上门,怎么可能还是处?

  可是,听府上的管事大娘说,东澜景泽从来不近女色,不但如此,就连随侍婢女都没有一个,很多事都是亲力亲为。

  除去几个定时打扫卫生的嬷嬷,他的院子就屠越一个下属,这也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她之前冒充他的侍女还会被人识破。

  “你是处么?”

  当紫幽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时,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怎么不知不觉间将心里想的事给当面问了出来。

  话已出口,想收回已经晚了。

  东澜景泽也是愣了半晌,看向紫幽的目光带着明显的不可思议:“你……说什么?”

  说出第一遍是无意间,现在,紫幽断没有勇气说第二遍了。

  她干干一笑,故作漫不经心道:“没什么,没听见就算了。”

  无意间的一瞥,视线落在他的锁骨处,那里有一排整齐的牙印,从牙印细密的程度来看,应该属于女人。

  将视线自那处血肉模糊的猩红上移开,紫幽眼里多了一丝嘲讽。

  “王爷好兴致,这厢才刚重伤了本妃,另一边就迫不及待的寻找温柔乡去了,果真不愧是人中……禽兽啊。”

  亏他还装作一副纯情小处男的模样,真是恶心,简直比女人还作。

  无缘无故的被人骂了,东澜景泽一头雾水。

  眸子里涌上一股冰冷,东澜景泽的声音隐隐透着一丝危险:“你说什么?”

  紫幽冷冷地回望着他,眼底满是戏谑:“哟,这就生气了?”

  目光扫过他的锁骨处,虽然有几缕发丝落在上面,但那排牙印依旧清晰可见。

  紫幽眼底多了一丝嫌恶:“这牙印够深的啊,估计是玩太疯了吧,啧,看上去还挺新鲜,约莫就是这两日的事儿吧?说起来王爷你也是够无情的,本妃虽然不在意你在外面找女人,但你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伤本妃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难怪他刚才要躲进水里,估计是怕人看见吧,要不是他无意间露出了锁骨,她还被蒙在鼓里。

  细细地咀嚼了一遍她说的话,东澜景泽才算是听懂了个大概,他低头看了看那排牙印,非但不生气,眼底反倒多了一丝笑意。

  “王妃莫不是吃醋了?”

  紫幽一愣,笑得极其讽刺:“吃醋?哈哈哈……我说蔺王殿下,你未免太自恋了些。论样貌,我男人不输你,论温柔体贴,你更是比不过我男人。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大变态,你觉得,我会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吃醋么?”

  眼前的这个男人阴险狡诈,腹黑多变,若真要跟这样的人过一生,那还不得累死?

  天天忙着算计和防止被算计,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是么?”东澜景泽望着她,眸色微敛,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说来说去,他到底还是抛弃了你。”

  原来在她眼里,自己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即便容貌一样,也始终替代不了她心中的那个人。

  不但如此,为了救那个人,她不惜对他下毒,喂醉流年,从某个角度来看,这个女人和他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足够冷心冷情。

  被他的话噎了一噎,一时间紫幽也不知该如何反驳,不,应该说这是该死的事实,叫人无从反驳。

  起初,她自我安慰,想着他或许是有急事离开,可是这么久过去了,她已经不能再跟以往那般,坚定不移地认为他是不得已。

  她替他找过上百个借口,可是没有一个借口可以让她原谅他的这么久音讯全无,至少,他应该让人给她带个信,告诉她他一切平安。

  “怎么,说中心事,伤心了?”

  见她眸光黯淡,似是陷入心结,东澜景泽不由适时出声,将她从阴暗的一角提了出来。

  整理了下心头的纷乱,紫幽故作无事的笑了笑:“蔺王殿下多虑了,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个儿的处境吧。”

  说完,她朝着一旁的衣架走去。

  木质的托盘里,一块巴掌大的方形玉制令牌在烛光的映射下散发着莹莹绿光,晶莹剔透。

  将玉佩拿在手里晃了晃,紫幽很大度的说:“令牌我拿走了,以往你算计我的事也就不跟你计较了,再见面你我便是仇人。”

  临出门,她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紫幽勾唇一笑,一瞬间,万千风华也不过如此。

  “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会儿我会引开屠越,这院子也就剩你一个了,够清静,你可以慢慢洗,可千万别冻着,也不用太感激我。”

  望了望满地的碎片,紫幽一脸的开怀,东澜景泽,你也有今天?

  随着房间的门一声轻响,紫幽一头扎进了夜色中。

  房间里,东澜景泽靠坐在浴桶里,目送她离去。

  右手轻轻抚上那排牙印,嘴角微微勾起,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再见便是仇人?呵,这只怕不由她决定。

  天亮时分,当苏寒和屠越二人将那只行凶的恶鬼带到皇宫,当众撕开那张人皮面具时,众人才惊讶的发现,原来那只恶鬼不是他们的王妃,而是……

  “怎么是你?幽儿呢?”

  第一个冲上前的是太子东澜凌轩,他一把拽住女子的胳膊,拧眉问道。

  “哈哈哈!”

  女子没有回答,而是一阵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