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建议您将鸿梧小说首页加入“浏览器收藏夹”以便能够轻松访问时阅文学。鸿梧小说,阅见好时光! 加入收藏夹

猎行星际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不是爬虫也不是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已经没落的贵族终于在世袭制度被取缔的星际时代扬名联邦,以木家人都意想不到的方式。

  全世界看着你家被包围。

  “......一百二十八......八百六十四....三千二百......一万六千七百三十六.......”袭击的凶兽数量越来越多,木橦脑海中的画面被危险的血红色大面积占领,数目多到小贱懒得详细报数,反正还还在不断增长。

  相比起地鼠和移民营地的凶兽这里的凶兽明显战力有余智商不足。

  “你觉不觉得他们就像是......”木橦忽然停住。

  付长生补充木橦未尽的话语“发情。”

  木橦笑眯眯的点头,对啊,就是这个,她一直觉得这些凶兽的表现不太寻常。

  就在一分钟前木橦目睹了一个左拥右抱的大老爷被一只体格壮硕的长毛猪熊拦在怀里亲亲抱抱的辣眼睛奇景。

  长毛猪熊虽然体形强壮肥硕,性格却非常温顺,身为杂食性动物日常最爱的不是肉而是‘青蜜草’一种有着刺激性香气的草本科植物。

  这只猪熊冲入宴会厅直奔二楼客房,将这位没穿衣服做运动的宾客堵在床上,原本就非常激动的猪熊低吼着飞身冲了上去。

  这位艺高人胆大在这样危险的夜晚不愿意放弃消遣的贵宾被压断了腰的同时吓的屁滚尿流。

  那位大老爷差点被就地正法,若不是警察反应够快那就是一出血腥的人间惨剧。

  警察连续射击,四五颗麻醉弹才堪堪让激动亢奋的长毛猪熊软倒在床上开始呼呼大睡。

  这把隔壁屋里同样左拥右抱的木有才吓的够呛,忙不迭把衣服裤子穿上。

  木有才一脸惊诧,提裤子的手都在抖,隔着静音墙他还能听见猪熊兴奋的喊叫声和贵宾的痛苦尖叫。

  木橦静静的看着这些没有急着动手,今晚的木家庄园出乎意料的非常热闹。

  在后背和前胸分别贴了一张‘冰冰贴’透心凉冰清爽,一贴爽冰冰,再也不用担心被吊灯烘熟。

  傅宝金可真是个宝藏,给木橦准备的装备包里杂七杂八什么都有,品种多还不占地方,平时看起来没啥用却总能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绝了。

  一只‘小福人’一直趴在木有才裤脚上,木橦手里握着另一只小福人,它们所见所闻全部能够共享,木有才骂骂咧咧的提裤子穿衣服的样子清晰可见。

  “我大哥呢,呼叫我大哥。”

  个人终端立刻响应。

  “立刻给我滚过来。”

  木有德低沉愤怒的生意让木有才瑟缩了一下,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才瞪了床上妖艳女人一眼,“妖精你可害死我了。”

  这么重要的日子若不是这妖精勾引他也不会把持不住,差点误了正事。

  被称作妖精的女人斜躺在床上双腿交叠,薄被恰巧遮住胸口和腰腹,露出白皙的大腿,红唇仿似舔舐过鲜血。

  被那女人看了一眼木有才差点没忍住又回到床上,多亏自家儿子连续呼唤的哔哔声才把他唤回神“等我忙完再收拾你。”

  女人在木有才离开关上门的同时掀开薄被。

  就那一眼,小福人看见的最后一眼。

  木橦下意识抬头试图靠近看清楚一些,可随着门关上,木有才衣服上的小福人被门板挡住了视线,木橦自然也只能看见门缝关上后的一片黑。

  付长生对木橦的表现略感意外,“你羡慕那样的身材?”说着还打量了木橦一番,冷冰冰的话语也听不出是不是安慰一本正经,过来人一般轻叹一声“命里无时莫强求。”

  木橦“.......”竟然无言以对。

  好像被误会了。

  在门缝关上妖精女掀开被子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木橦在那位妖精女后腰靠近大腿根的位置看见了看起来有些眼熟的编码烙印。

  “小贱到你做正事的时候了。”

  小贱将木橦看见的那一眼画面从表层记忆提取不断放大细化重新复刻绘制。

  木橦看着脑海中的花纹,果然是驯炼营的编码烙印,即使这烙印外覆盖了一层花纹复杂的刺青,当小贱把周边多余线条全部剔除转移之后编码烙印清晰可见。

  看来勾住木有才的不是一般人,木橦想到驯炼营那神乎其神的伪装技术,这是只女妖精还是男妖精还不好说呢。

  木有才赶到木有德身边,两兄弟屏退其他人在隔音罩内小声商议。

  木橦握着手里的小福人,因为屏障影响导致画面抖动加黑框还粗颗粒莫名让人有一种偷看小电影的错觉。

  木有德坐在轮椅上双腿重伤无法站立行走,脊椎骨的伤势也不轻,重伤却无法得到有效治疗让他心情非常不好,情绪控制力也随之下降。

  “这时候你竟然还有闲心玩女人,有没有点分寸,平时管不住裤头也就算了,轻重缓急你也不懂?”

  一阵呵斥。

  若是平日里木有德绝不会如此严厉呵斥木有才,木有才这个人吃软不吃硬,没本事还最烦被人骂废物,心理敏感又记仇,被木有恒斥责过几次便记在心里,现在换了木有德也一样。

  原本认错讨好的表情僵住,脸色很不好看,“是啊,我一直都这样,大哥难道不知道?”

  木有德一口气堵在嗓子眼,不想在这时候节外生枝,心里却想着早晚要把这个会坏事的蠢货解决了。

  “木橦回来了。”

  这话成功打散了木有才的不忿,他们能够坐拥木家家产,他能毫无顾忌的挥霍正是因为没了木有恒又没了木橦这个继承者。

  “劫持了你的一双儿女一整晚,你竟然不知道?”

  木有才忽然明白木有德为什么发脾气,顿时心虚,“大哥,这事是我不对,交给我处理。”

  两人眼神交流,还真有些兄弟默契,这处理的意思不言而喻。

  “有恒死了,他的女儿我们也没能照看好,至少要看好木家的家业绝对不能让有心人以他孩子的名义做出对家族不利的事。”

  木有才看着自家大哥的目光多了几分崇拜,他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这么一来不就顺理成章了。

  被点拨之后木有才立刻反应过来,木橦已经死了,发了讣告举行过葬礼,那么回来的这个人肯定就不能是木橦。

  “对,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借用我侄女的名义作怪。”

  木橦就静静看着不说话...嗯...不说话.....不......没忍住“小贱,你确定我父亲这一辈三兄弟都是亲生的吗?”

  这话就差直接问这两人是不是捡回来的。

  “确定,百分之百肯定你的父亲和木有德木有才是血缘亲兄弟。”

  木橦耸耸肩,虽然意料中但还是有些遗憾这个答案。

  “不过......”谁知道小贱竟然还有补充,峰回路转“木有才的血缘母亲与你父亲和木有德不同,他的母亲是爱森族人,爱森族人无论男女都喜好繁殖,他们会在旅行途中选择看中的人留下子嗣,这是一个非常自私的种族,他们不会亲手抚养与外族繁衍的子嗣,木有才的母亲生下她就离开了。”

  管生不管养,挥挥手连尿不湿也不会留下一片转身就走,这么任性的种族能够屹立亿万年不倒仍有族人分布全世界也正是因为他们真的热爱繁衍,不留下点生命种子总觉得对不起来这世界走一趟的机会。

  所以这才是木有才与另外两个兄弟不同拥有超强繁殖能力的真相,一半爱森族基因作祟?

  木橦听完小贱的科普双眼闪闪发亮“真的吗,还有这种种族?”,人才啊,“为什么以前...不对...后来没有了?”

  “不清楚。”

  “可惜了。”木橦颇有些遗憾。

  木橦的回归对木有德来说反而不是当前最严峻的问题,甚至于他真的怀疑有人派其他人伪装成木橦,毕竟在科罗尔星接连遇上事故木橦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件事你要查清楚,还有......”说到这儿木有德招招手示意木有才再靠近些,两人贴着耳朵轻语。

  木有才裤腿伤的小福人双手抬起身体微微拱起薄薄的一片努力一步一步向上爬,在爬过小腿肚越过臀部终于来到裤子和衣服连接处小福人应景的改变上下半身的色彩,丝毫看不出破绽。

  直到挪到后背位置小福人才停了下来,因为靠的近,收音总算清楚了一些。

  虽然木橦并不需要小福人也能听见。

  可是正因为小福人的不懈努力攀爬,木橦有了意外发现,在木有才身上有监控装置。

  位置大概是在胸口之前和小福人隔得远,这会儿靠近了小福人立刻有感应。

  木橦手里的小福人扭动比划起来,如果可以开口说话它可能已经叽里咕噜说出一长串了。

  木有才身上的东西想必是那位女妖精的杰作,木家还有什么值得费心的竟然会特意派人盯着木有才。

  木家身为真正的合法继承人对此一无所知,为了灵石矿还说的过去,为了木家的钱?

  “既然你自己也提到了灵石矿为什么还不想不通?”

  小贱这语气就差一道蔑视的小眼神了。

  木家做的就是矿产生意,开发矿脉销售矿石一条龙服务,还有贵族身份做背景,家大业大却又不至于地位尊崇到让人忌惮,还有比这合适的合作对象?

  说合作都不合适,对方显然是想要一口气吃下去,木有德则是上赶着往人嘴里狂奔不止。

  明白了。

  木橦挪了挪位置调整姿势,仰头刚还可以看见天花板,“抱歉爸爸,这栋房子大概是保不住了。”

  话音刚落。

  天花板骤然碎裂,一块块坍塌向下,吊灯没有了支撑物跟着向下掉落。

  宴会厅众人同时仰头。

  随着碎裂天花板落下的还有终于变大的雨势,雨水顺着破损的房顶向下流淌仿佛倾泻而下的瀑布。

  这次不再是小打小闹,不仅是宴会厅的人惊恐的合不拢嘴双腿打颤,就是全球各地正看着新闻直播的人也惊吓不小。

  一只庞然大物在黑暗中悄无声息骤然现身,雨水勾勒出它的身体线条,木橦在下落过程中正面直击了从天而降的巨兽。

  耳边传来黑老板惊讶到破音的大喊“你们家牧场竟然养恐龙?”矿老板的日常爱好让人无法跟不上节奏。

  庄园外还拼命坚持的媒体记者们见此彻底惊呆,一只翼展超过十五米的大家伙从天而降伸长脖子对着破洞的房屋张嘴一声吼。

  “吼——”

  被口气,气浪,声波同时攻击的木橦旋身同时将大吊灯也旋了一圈,落地刚好将她盖住。

  气浪在空中荡起一圈圈波纹,宴会厅所在的三层建筑遭遇重创,天花板被踏碎。

  忽然出现的大家伙第一眼看上去与已经濒临灭绝的大爬虫翼龙长的有些像。

  可木橦不记得自家养过恐龙类宠物,这种体积超标会飞行极可能对人类社会造成威胁影响的大家伙没有申请到特殊身生物养殖许可证是不可能私人圈养的。

  木橦落地后推开灯罩翻身爬起来第一时间找到隐蔽位置,耳边声音太嘈杂,哗啦啦的雨声与风声将大部分呼喊对话吞噬,

  大家伙的脑袋从屋顶探了进来,长长的脑袋扁平,两只极小的眼睛分列头部两侧,稍不注意便会忽略这两颗绿豆似的的东西,整个头部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电鳗。

  木橦立刻翻查了记忆书页,没找到任何相关资料,问小贱“我家牧场有什么类似的生物吗?”

  “雷鳗。”

  这不是鱼而是一种能低空滑翔的两栖生物,木橦脑海中浮现小贱绘制的图片。

  “这是同一种生物?”

  图片里的雷鳗翼展只有五米左右,体形不算小可也远没有此刻自己看见的这个大家伙这么狰狞可怖。

  雷鳗这个名字不是随便取的,这是一种靠释放电流攻击猎物的动物,当这样原本就很危险的动物异变成凶兽之后。

  攻击的来的不算突然伸长脖子的雷鳗只是抖了抖身体,没有掉毛但是空气中遍布着滋啦啦的电流,雨水以及被雨水打湿的建筑碎片成了最佳的传导媒介。

  面对无差别攻击,木橦躲避的动作略显狼狈,宴会厅里的其他人则更惨,好些抱团聚集在一起的人浑身过电在雨中摇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